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71章催婚

第71章催婚

        皇帝突然出现在花园里,众人明显慌了。面见天颜是最荣誉也最庄严的事情,殿试时,宫里会给年龄大些的学子准备急效救心丸,免得他们看到皇帝的那一瞬间太过激动,直接晕过去。

        程霍两家的奴婢此刻就是这种快晕过去的心情。不提她们这些普通奴婢,就是程瑜瑾和程瑜墨两位千金小姐,平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人就是王妃、郡王妃,连宫里娘娘都不曾见过,如今突然越级见到皇帝,心情和参见殿试的老学究也差不离了。

        霍长渊虽然见过皇帝,但都是随着文武百官一同叩见,就算之前在宫宴上被皇帝询问,也隔着半个宫殿,像现在这样单独、私下见面绝无仅有。他亦十分紧张,在场中唯一淡定从容的,恐怕只有程元璟。

        御前礼数不能马虎,无论皇帝有没有从他们这里经过,有没有看到他们,在他们听到皇帝降临的那一瞬间,就该低头行礼,直到御驾全部通过。

        皇帝进入花园后,自然早有太监将园子里面的情形说了。皇帝听到亭台里有人,似乎突然来了兴致,径直朝他们走来。

        随着皇帝走近,霍长渊身体明显紧绷,程瑜墨更是面色发白。程瑜瑾眼角余光扫到身旁的程元璟,内心里更是一片通透。

        皇帝此行,根本就是为了程元璟而来吧。皇帝在宫里一举一动都被万人看着,根本没法单独召见程元璟。陪着太后出宫,规矩放松,总不能有人拦着皇帝逛园子。

        而皇帝的行踪不是秘密,皇帝在花园里遇到了什么人,转手就会传的众人皆知。程元璟现在还需要身份掩饰,单独见面太引人注目了,传到杨太后和杨首辅耳朵里,指不定他们就会对程元璟身份起疑。皇帝不能让程元璟冒险,所以,他们都需要一个掩饰。

        霍长渊就刚刚好。他的地位不高不低,不至于低到面圣被人起疑,也不至于高到和杨家有交集。而霍长渊的爵位还被皇帝关照过几句,皇帝偶遇他后,专门停下来询问一二,也在情理之中。

        程瑜瑾彻底明白了,怪不得程元璟和霍长渊走在一块,怪不得霍长渊没说几句话,就稀里糊涂地跟着程元璟来花园里走动。花园里行踪开放,遇到谁都不奇怪。

        程瑜瑾默默同情霍长渊这个傻子,被人当挡箭牌都一无所知。霍长渊肯定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踪□□控了,就连他走到花园里的时机、地方,都在不知不觉中被程元璟影响。而程瑜瑾和程瑜墨出现在这里,说是巧合,也不是巧合。

        程老夫人也想借着花园这个开放平台,让翟延霖见一见程瑜瑾。显然程老夫人也知道程瑜瑾作为门面十分出色,无论男人女人,见到程瑜瑾本尊后只会更满意。程老夫人一手安排了见面,谁知道程瑜瑾到达花园的时机,恰好和程元璟安排的时辰撞了。

        而霍长渊和程瑜墨是夫妻,碰面后自然会一块走,导致程瑜瑾也在预定时间,预定地点,成了面圣的一份子。

        程瑜瑾默默叹气,她今天的运气也太玄妙了。不过程霍两家有姻亲,程瑜墨是霍长渊的妻子,程瑜瑾是侯夫人的姐姐,程元璟是两人的九叔,他们四个出现在花园里毫不突兀,合情合理,比单独一个霍长渊掩饰性更好。这也是刚才,程元璟没有拦着霍长渊见程瑜墨的原因。

        众人低头行礼,察觉到皇帝走近,身体更低了低。皇帝走到程元璟身前时,程瑜瑾感觉到,皇帝的脚步明显停顿了一下。

        程瑜瑾垂下眼睛,默默盯着地上的缝隙,不去看近在眼前的张牙舞爪的金龙绣纹。太监早就将亭子另外布置了,程家的物件都被撤下去,另外换成一套明黄。

        皇帝片刻就回过神,继续往前走。他坐好后,十分随和地说“朕此行不欲大张声势,你们也不必拘束,都起来吧。”

        霍长渊诚惶诚恐地站起身。他站起来后,依然低着头,眼睛不敢随意瞟看。程瑜墨更是脸都白了,牢牢跟着霍长渊,将自己半个身体都藏在霍长渊身后。

        皇帝看起来十分随和,像一个温和的长辈般,问“朕记得你,如今霍家的爵位办下来了吗?”

        霍长渊没想到皇帝竟然这样亲切,时隔这么久,还记得霍家爵位一事。霍长渊受宠若惊,说“回禀圣上,靖勇侯府的爵位已经落实。臣谢圣上恩恤!”

        皇帝笑着点点头,其实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现在提起来,不过是起一个话头罢了。

        果然,皇帝说着,视线便自然和煦地落到其他人身上“这些人是你的亲眷?”

        程瑜墨一副新婚打扮,依偎在霍长渊身后,不难猜想她的身份。霍长渊觉得今日皇帝也太随和了,竟然还问起他的家事。霍长渊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介绍道“谢圣上记挂,臣百宠若惊。这是臣的妻子,这位是……”

        霍长渊说着要一一介绍剩下几人,他的手掌比到程元璟的时候,程元璟侧开一步,避过霍长渊的指点,自己拱手说道“臣程元璟,拜见陛下。遥祝陛下圣体康泰,愿世清平。”

        皇帝眼睛终于能光明正大地落到程元璟身上,他听到这两句话,眼眶一酸,险些落下泪来。自从建武八年父子二人不得不天各一方,各自生存,皇帝已经足足有十四年,不曾亲耳听过程元璟说话。每年新年、过寿时,程元璟都会亲自写贺词,由心腹太监送到宫里来。然而一纸书信,哪里比得上儿子站在自己身前,亲口说话。

        更何况为了安全,这些书信皇帝阅后即焚,无一例外。一年里的其他时候,皇帝就是思念亡妻和长子,想拿出来再看一看都不成。

        皇帝居住在宫里,身边每时每刻都跟着数量庞大的内官,想要私下见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而程元璟明面上的身份是宜春侯府第九子,没有任何足以进宫的理由。皇帝明明知道长子在什么地方,最近做了什么事,却许多年都没有亲眼见过。

        他上一次看到长子,还是在建武十九年的殿试上。那时候众多新科举子鱼贯而入,程元璟跟在人群中,低头给他请安。

        父子对面不相识,那是程元璟六岁被送到清玄观后,父子二人第一次见面。然而就算这样,皇帝都得忍耐着感情,不能露出丝毫异样。这些人是新科举子,皇帝理应还不认识他们。

        殿试的时候,皇帝忍耐不住,亲自到下面看考生答题。他都不敢直接停到程元璟身边,只能装作好奇,站在程元璟旁边的考生身边,借着动作偷偷去看程元璟。

        一晃十年,这个孩子已经长大了,他脊背挺直,高挑清俊,他年幼时天天生病,长大了却一点都看不出来。程元璟察觉到皇帝在看他,但是没有回头,皇帝只能注意到,他的字很好看。

        后来,皇帝顺了程元璟的意思,将他放到外地历练,又是三年不见。

        这一次,是十四年以来,父子二人距离最近,甚至可以说唯一一次直接见面。

        皇帝听出来程元璟后一句“圣体康泰,愿世清平”,是今年祝寿辞上的话。他此刻再说出来,是亲口向皇帝道晚来的寿辰祝福。皇帝心酸又欣慰,然而听到长子说自己叫程元璟,又觉得十分刺耳。

        他哪里姓程,更不叫程元璟。他乃是大齐的皇太子李承璟。

        皇帝想到这里朝另一个女子身上看了一眼,说起祝寿辞,程家今年倒办了桩得心事。往年的贺辞皇帝阅后即焚,没有一样保留下来,而今年程家别出新意,用双面绣绣了扇屏风,当做侯府的贺寿礼送了进来。这样绕开了太子,皇帝可以光明正大地表示自己的喜欢,并且将东西摆在案前,日日观摩,而不必迫于无奈将其毁掉。

        程家多年来虽然没什么作为,可是非常听话,宫里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时候程家的不思进取、没什么存在感反而成了优点,这样可以很好地将程元璟掩饰起来,充足的时间,让程元璟长大。

        今年的那扇屏风,又是另一件让皇帝十分满意的事情。

        程瑜瑾站在下方,听皇帝随口问了两句霍家的事情,然后就自然而然地将话题引到程元璟身上。听到程元璟向皇帝问好的时候,程瑜瑾也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声。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皇家也不能幸免。她正在感慨,隐约觉得皇帝的视线扫过自己,程瑜瑾立即反应过来,端端正正行万福礼“臣女宜春侯府长女,庆福郡主之女,给陛下请安。”

        宜春侯府长女,皇帝慢慢有点印象了,似乎绣屏风的那个人,就是程家的长孙女。皇帝再一次打量程瑜瑾,心里面惊奇,程家不出息,没想到他们家的姑娘教养的不错。皇帝见过多少女子请安,可谓行家里的行家,程瑜瑾方才的动作,比宫里专门纠正妃嫔仪态的管事姑姑都标准。

        标准而不死板,难得。还有屏风上的双面绣,虽然是程元璟写的,可是要将神韵绣上去,也并非易事,皇帝原本以为主针的人怎么也有二十年绣功,没想到,竟然这样年轻。

        皇帝多看了程瑜瑾两眼,道“都起吧。”

        程元璟和程瑜瑾这才一齐站起身。皇帝看着眼前这一画面,莫名觉得很感慨,他说“朕上次见霍长渊便觉得亲切,和朕早年走失的太子很像。没想到再一见面,你都已经娶妻了。”

        霍长渊低头,道“谢圣上记挂。太子洪福齐天,吉人自有天相,想必很快就能找到。”

        霍长渊本来是随意说讨好话,此话一出,亭子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微妙。程瑜瑾低头,心想这话还真没错,太子殿下,恐怕很快就要找到了。

        今日皇帝“偶然”遇到程家人,便是找回太子很重要的一个铺垫。皇帝总不能昭告天下说他早就知道太子的下落,太子突然被认回来,总得有一个说得通的契机。

        然而皇帝似乎越说越起兴,兴致勃勃地问霍长渊“你何时成婚,已经多久了?”

        霍长渊如实回答“回禀陛下,臣今年九月成婚,如今已三个月了。”

        皇帝点点头,若有所思“都三个月了,我记得你的年龄和太子差不多,只比他大一岁。你成婚的年纪已经算晚的了,若是太子在民间,现在不知道成亲了没。”

        放在不明真相之人的耳朵里,皇帝这话可谓一片拳拳爱子之心,即便儿子已经失踪,也挂念着儿子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娶妻生子。可惜,程瑜瑾不幸多知道了那么一些,现在再听到,就觉得好笑又无奈。

        程瑜瑾偷偷去看程元璟,果然程元璟脸色不太好。果然天下父母都是一样的,即便人不在跟前,也能拐着弯催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