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75章过年

第75章过年

        然而程老夫人也只是随口骂了一声,神态并不多在意,看到程老夫人这样样子,其他人哪里还敢说话。

        程敏在公府接触到的人物比娘家更高,未出阁时还不觉得,现在再置身娘家,顿时觉得大哥做事也太不靠谱了。她娘也是,一昧护短,从小宠着惯着,什么都是外人带坏了爷们。搞得她哥三十多岁,一把年纪,连个正经官职都没有,二哥也被养的唯唯诺诺,本事没多少,算计家里人倒是一把好手。

        程家衰落,已成定局。

        然而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回娘家是做客,委实不好说太多,只能两头劝道“娘,大哥,父亲他毕竟已经将九郎养了这么多年,他现在年纪大,身体又不好,你们忍忍他便罢了,不要再起冲突。再说,我听公公说,九郎年纪轻轻就身居四品,前途不可限量。连公公都让二爷和九郎打好关系,你们怎么能把自家人往外面推呢?”

        这一番话说的众人都沉默,程敏叹气,又劝“娘,大哥,争一时之气倒是痛快,可是侯府这么大的家业,以后该怎么办?你们就是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下面的孙儿们想想啊。正好九郎刚调回来,吏部的任书还没发,你们不妨给九郎找找门路,安插到翰林院里去,日后的回报大着呢。”

        程元贤立刻怪叫着嚷嚷起来“翰林?就他?”

        “怎么不行。”程敏瞪了大哥一样,简直恨铁不成钢,“你们可别忘了,人家是正经进士出身,前两次名次一直很好,直到殿试才掉下来的。”

        说起殿试,程家所有人都沉默。别说殿试,他们家连乡试都没见识过。正是因为无知,所以才对十六岁中进士毫无概念,能一个劲的作妖。

        婆婆和小姑子说话,阮氏不敢插嘴。听到小姑子让给程元璟找门路,阮氏急了,她瞥了庆福一眼又一眼,见庆福毫无站出来的迹象,她才忍不住说“给九爷找门路进翰林院?可是二爷还……”

        程敏是彻底没话说了,行吧,娘家哥哥一个比一个自视高,嫂子还是个拎不清的,她再劝下去,自己一番好心还要被嫂子记恨。程敏不再吃力不讨好,而是站起来说“我是外人,这些话不好多说,娘您好好想想吧。我去看看大姑娘。”

        碧纱橱里,程瑜瑾一脸虚弱地靠在罗汉床上,看到程敏进来,连忙就要起身见礼“姑姑。”

        “快坐快坐,你身上还有伤呢,讲究这些虚礼干什么。”程敏连忙拦住程瑜瑾,程瑜瑾却摇头,道“礼不可废。”

        程敏叹气,看着这个孩子规规矩矩行了家礼。她心想,两个哥哥已经指不上了,他们这辈子也就是那个德行了,然而程家第三代里,哥儿们也没一个拿得出手。瞧瞧大哥家的程恩宝,都被庆福宠成什么样,带出去简直被人笑话,二房的两个男孩,也略显小家子气。

        数来数去,程家最争气的竟然是两个姑娘。大姑娘端方静美,二姑娘天真可爱,一个受高门婆婆喜欢,一个受郎君喜欢,都是极有前程的。程敏想到这里唏嘘,一个家族要靠女子出名,可见这个家族衰落近在咫尺。程家是这样,她的夫家徐家何尝不是如此。

        程敏叹了口气,拉着程瑜瑾坐到身边,轻声问“还疼吗?我瞧瞧你手上的伤。”

        程瑜瑾心想这可不能给你瞧,她挽起一截衣袖,露出里面惨白的纱布,然后就将袖子放下了“姑姑,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程敏看到里面密密匝匝的纱布就抽痛,偏偏程瑜瑾一脸轻松地说没事,避重就轻,怕她担心。程敏对这个侄女的怜爱几乎溢出胸腔,她也不拆穿程瑜瑾,握着她的手说道“女儿家身上不能留疤,我那儿有一瓶上好的舒痕膏,是淑妃娘娘赏下来的,一会我让人给你送过去。晚上你让丫鬟拆开纱布,好好涂一遍药。”

        淑妃娘娘赐的药?徐家大小姐在宫里做娘娘,这也就是一样朝中无人,徐家却比程家有底气的原因。程瑜瑾心思转了转,最后对程敏腼腆一笑“谢姑姑。”

        “傻孩子,一家人,有什么好谢来谢去。”程敏现在看着程瑜瑾,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可惜这么好的姑娘却被人退了亲,霍家简直干的不叫人事。程敏内心里惋惜,猛地想起自家那个混不吝来。

        然而这种念头一闪就过去了,儿女婚姻不是小事,程敏也就是想一想,离做决定还远着呢。程敏握着程瑜瑾的手说“你安心养伤,不必操心其他。你规矩好,孝顺,样貌也是我见过数一数二的,人生际遇自有定数,说不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程瑜瑾知道程敏在宽慰她退婚的事,看这话音,离打动程敏还有一段距离。不过程敏意动了就是好事,程瑜瑾不急不躁,笑着应是“我明白。”

        程敏又宽慰了一会,无非在劝程老夫人和程元贤有苦衷,让程瑜瑾不可和长辈离了心这等话。程瑜瑾心里好笑地嗤了一声,然而表面上还是乖巧应下,一副深以为然、忠贞不二的样子。

        程敏和程瑜瑾说了好一会话,然后让自己的嬷嬷送程瑜瑾回房。等人走后,她去找徐之羡,发现徐之羡靠在炕桌上看程瑜墨和徐念春跳红绳,一脸专注,那姿态比看书用心多了。

        程敏心里生出浓浓的无力,故意清了清嗓子,问“你们老祖宗呢?”

        程瑜墨收起绳子,说“祖母刚刚去里面歇着了。祖母说外面起风了,又黑又冷,赶路太折腾了,就让我们几个今晚睡在祖母这儿。”

        程敏心想知道外面又黑又冷,那程瑜墨身上还有伤呢,不是一样走路?这些话她不好说,只能沉着脸道“既然老祖宗疼你们,那都别玩了,赶紧洗漱,别吵着老祖宗睡觉。”

        “是。”程瑜墨爬下床,和徐念春手挽手去洗脸了。徐之羡也要跟着去,被程敏一把拉住“你这个孩子,刚才你大姐姐出去,你怎么都不去送送?”

        “啊?瑾姐姐回去了,什么时候的事啊?”徐之羡嘀咕,“她在里面上药,不让别人去看,墨妹妹说瑾姐姐最注重仪态,没收拾好肯定是不见客的。我还说等她收拾漂亮了,去问问她呢。她怎么就走了?”

        程敏瞪了徐之羡一眼,最后忍不住笑了。她这儿子虽然一身脂粉气,但是为人赤诚,心地是再好不过。如果有一门厉害媳妇看着管着,以后的日子未尝过不好。

        不对,程敏猛地反应过来“什么瑾姐姐墨妹妹,她们俩不是一般大?”

        徐之羡挠挠头“哎呦,我又忘了。”

        别说徐之羡,程敏也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觉得程瑜瑾是姐姐。程敏推了儿子一把,说“行了,快去洗漱吧。我要回未出阁时的院子睡,晚上不能看着你们俩。你已经大了,不要和妹妹们闹,明白吗?”

        程敏这话是提点徐之羡和程瑜墨保持距离,都十四岁了,不是小孩子。也不知道徐之羡先明白没有,一口应下,然而就催着母亲离去。

        此时程老侯爷的院子里,灯火也明煌煌地燃着。程老侯爷和程元璟对坐在灯下,程老侯爷愧道“殿下,老臣教子无方,冒犯您了。老身在此请罪。”

        程老侯爷说着就要下跪,程元璟扶住他,说“无妨,不知者无罪。处在他们的位置上,这样想很正常。”

        程老侯爷下跪本来就存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程家毕竟对太子有恩,他这样一下跪,太子怎么能追究。程元璟如程老侯爷的愿,说出原谅的话,然而不知怎么,听到后程老侯爷的心反而更凉了。

        太子殿下对什么都看得清楚,然而就是看得太清了,让程老侯爷时常觉得,他的这些龌龊心思,在殿下眼里一览无余。他只是不说而已。

        程老侯爷老脸挂不住,可是他行将死去,程家下一辈连个撑门面的都没有,他现在不算计,等他死了,太子殿下和程家最后一层牵绊也没了,程家要怎么办?程老侯爷只能忍着羞愧,继续说“今日多对不起殿下,老臣代不孝子向殿下赔罪。殿下,老臣之前疏忽,竟没注意大姑娘的名字犯了您的忌讳。要不,明日我给大姑娘换名讳?”

        程元璟眼前浮起那个丫头明亮惊人的眼睛,年到十四突然换名字,即便说是为了避讳长辈,外人也免不了揣测。程元璟回过神,垂眸掩去方才的恍惚,说“无妨。”

        “殿下?”

        “没必要换了,喊着还挺顺口的。”

        程老侯爷没太明白,但太子发话,他还能和太子对着干?程老侯爷点头道“是。”

        从复礼院出来后,程元璟缓步走在漆黑的夜色中。夜风朔朔,干枯的树杈发出呜呜的声音。程元璟不说话,其他人不敢打扰,沉默地跟在主子背后。过了一会,前头的主子突然说“明日取一瓶膏药来。”

        刘义愣了一下“殿下,您受伤了?”

        程元璟扫了他一眼,刘义想起来太子最烦废话多,连忙低头“诺,奴婢遵命。”

        故而姑奶奶回府十分热闹,程老夫人老早就念叨起来。庆福郡主时刻紧绷着神经,生怕哪里做的不妥当,得罪了姑奶奶,便是得罪了婆婆。

        程瑜瑾一大清早就换上自己见客的新衣服。她穿着玉红对襟袄,下面搭着四幅马面裙,因为未出阁,头发上不好太过华丽,就簪了一对银鎏金花边簪,顶端用白色和红色的玉镶成宝蝶戏花模样,花柄处嵌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发髻顶端插入一根挑心,一样的风格,只不过红白色调对换了一下。程瑜瑾换成这套打扮,当真是金相玉质,美人如画。

        程瑜瑾去给姑姑请安。程敏这次回娘家,把自己房里的几个孩子都带回来了,十三四的姑娘少年们齐聚一堂,隔着老远就能听到欢闹的声音。门口丫鬟禀报“大姑娘来了”,程敏回头,看到门口走进来的那个姑娘,眼睛着实亮了亮。

        程瑜瑾进来给程敏请安,声音不疾不徐,行礼时的动作也规范极了,蹲身下去时,裙角到头上的簪子,一点点都没晃。程敏看了啧啧称奇,她回头对庆福郡主说道“大嫂是怎么教的姑娘,我看着真是要羡慕死了。若是我们家那个能有瑾姐儿一半的懂事,我就是少活几年也乐意。”

        庆福郡主笑着推辞,程敏口中的对比组徐念春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噘嘴道“娘你总是埋汰我。你要是这么喜欢大表姐,干脆领她回去当女儿得了。”

        程老夫人听了哈哈大笑,指着徐念春对旁人说“瞧瞧,这还是个拈酸吃醋的。”

        程敏没好气地拧了徐念春一把,佯骂道“就你话多,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我倒是想抢你大表姐回去当女儿,就怕你大舅母不愿意。”

        庆福笑道“她能得姑奶奶看重是她的福气,要我看,念春活泼娇憨,我倒很愿意多一个这样的女儿。”

        徐念春立即跑到庆福郡主身边去撒娇,程老夫人被逗得合不拢嘴,其他姑娘太太也掩着手帕笑,寿安堂一时间和乐融融。

        程瑜瑾也配合地笑,但是她看着这一幕,心里却不由发酸。徐念春能肆无忌惮地和姑母吵嘴,跑到庆福郡主那里去撒娇买痴,程瑜墨也能倒在阮氏怀里笑。

        那她呢?

        满堂热闹,却和她没什么关系。

        然而即便如此,程瑜瑾都不能流露出丝毫失落,依然要笑着同众人逗趣,讨程老夫人欢心。程敏笑了好一会,随意回头,冷不防看到程瑜瑾站在锦绣深深的暖阁中,轻轻地看着众人笑。

        程敏心里不知怎么动了一下,她此刻再仔细打量程瑜瑾,发现自己这个侄女容貌好的出奇。衣服是红的,首饰也又有金又有红宝石,若换成别人,指不定得多俗气,可是穿在程瑜瑾身上却明艳的恰到好处。仿佛世界上最珍贵的珠玉宝石,就是该给程瑜瑾做配。

        唯一的遗憾就是程瑜瑾现在年龄还小,这一身打扮穿在她身上显得正式,若是再过几年,等程瑜瑾长到十七八,眉目长开,身形抽条,该得是何等的流光溢彩,绝世风华。

        程敏打量完之后,忍不住问庆福郡主“大嫂,大姑娘这一身好看,她头上那套金镶玉首饰从没见过,当是大嫂给的吧?”

        庆福扫了一眼,应道“是我当年出嫁时母妃为我准备的嫁妆。我年纪大了用不上,就给小姑娘们戴个新鲜。”

        程敏“哎呦”了一声,口气中不无羡慕“大嫂对孩子真是慈爱,大姑娘能投胎给你做女儿,实在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

        其实程瑜瑾一进门阮氏就注意到她的头饰了,现在有程敏开头,她才能将视线光明正大地放上去。这样仔细打量,阮氏的心情更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