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76章团圆

第76章团圆

        大姑娘呢?

        经过程元璟一说,寿安堂里的人才发现,程瑜瑾不见了

        许多人都咦了一声,程敏这才想起来好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过程瑜瑾了。程敏站起来,左右张望“我记得刚刚瑾姐儿就站在这里,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程敏转了一圈,发现程瑜瑾真的不在,她颦眉,将丫鬟招过来,问“大姑娘什么时候出去的?”

        守在门口的一个丫鬟上前,回道“大姑娘刚才带着人出去了,说老夫人这里的厨房忙不开,她回去取些东西。”

        “多久了?”

        丫鬟皱着眉想了一会,不太确定地说“大概有一刻钟了吧。”

        程敏听到,越发生气“大小姐走了这么长时间,你们怎么不来禀报?”

        小丫鬟低头诺诺听训,不敢辩驳。她心里也觉得委屈,大太太、二太太和姑奶奶谈得正欢,她们怎么敢上前打扰?

        然而这些话小丫鬟不敢说,二姑奶奶风头正盛,在宜春侯府便是金招牌,她怎么敢说程瑜墨的不对?

        程元璟隔着一道落地罩,静静看着里面这些披金戴银、满身华翠的贵妇人们,心底忽然烧起一股怒意。

        程瑜瑾离开了一刻钟,不光没人注意到,被人说出来后,庆福郡主和阮氏还都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就连程瑜墨,也只是抬起眼睛扫了一眼,并不着急。显然她们都觉得,内宅里没什么危险,程瑜瑾又谨慎,她一个人出门,根本不会有事。

        反倒是程敏这个姑姑,将整个屋子找了一圈,还找来丫鬟质问。相比之下,程瑜瑾的生母、养母、姐妹兄弟,冷漠的仿佛一块石头。

        程元璟想起看门人说的话,看门人说这两天府里一切都好,夫人太太都很开心。这就是他们所谓的,一切都好?

        程瑜瑾离开了一刻钟都没人发现,可见程瑜瑾走前,压根没有人和她说话,也没有人记挂,要不然何至于这么久都没人注意到,一个大活人不见了?

        程元璟想到往常家族聚会,程瑜瑾都是来他身边看书说话,程元璟原来以为是程瑜瑾不耐烦和人客套,来他这里躲清静。现在想来,恐怕多半是因为里面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程元璟心里仿佛有一团火,落在干草上,轰的一声烧成燎原之势。他又急又怒,最后,却涌上浓浓的心疼。

        这样的她,是如何度过整个新年的?莫非这两天,她一直是这样孤零零的吗?

        正如程元璟所想,庆福郡主和阮氏都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就连程老夫人也只是点点头,见怪不怪。女眷们随意讨论了两句,本来想回到之前断掉的话题,然而一回头看到程元璟的神色,顿时都噤了声。

        程元璟没有刻意施加威压,他只是看着刚才的丫鬟,不带情绪地问“她出门的时候带了谁?朝哪个方向走了?”

        程瑜瑾说回去取东西,但是程元璟不信。程瑜瑾场面话一套一套的,信五成都算多。

        丫鬟皱着脸想了想,说“姑娘带了杜若,好像是,朝西边走了。”

        那确实是回锦宁院的路,程元璟多少放心些了。他转身就要离开,刚出门,正好遇到程元贤等人。

        程元贤、程元翰领着霍长渊、徐二爷进院子,一抬头看见程元璟,都愣了一下“你怎么回来了?”

        程元贤看见程元璟时毫无准备,心里话脱口而出,他问完后觉得不对,赶紧补救“你怎么今日才到?这段时间去哪儿了,连初一给母亲拜年都忘了?”

        程元璟淡淡瞭了他们一眼,程元贤被那个眼神看得有些慌,他不敢等程元璟回话,赶紧自顾自就将问题圆上了“虽然外面忙,但是也不能忘了家里。你赶路回来也不容易,先回去休整休整吧。”

        霍长渊看着程元贤熟练地将自问自答一整套顺下来,全程不需要别人接话,他就自己表演完了惊讶、质问、找理由、圆场等一系列操作,可谓行云流水,十分自然。

        可见,以前做过不少次。

        霍长渊非常无语,程元贤哪里有侯爷、长兄的样子,在弟弟面前竟然卑微成这个模样。到底是他曾经的岳丈,霍长渊不忍心看下去,于是出口替程元贤解围“程元璟,听说你今年过年都没回来?是公务上出了什么事吗?”

        霍长渊一说话,话题立刻转移到官职上,解了程元贤自说自话的尴尬。程元璟被他们堵着,只能忍着不耐回了一句“不是。个人私事。”

        这下连霍长渊都有些挂不住脸面了,程元璟还真是惜字如金,多说一个字都不肯。霍长渊只好再主动说“私事我不方便打听,不过人回来了就好,老夫人和大伯父私下提到你好几次了。你如今全须全尾回来,他们终于能放心了。”

        霍长渊说完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刚才觉得程元贤自问自答,还要替程元璟找理由太过卑微,但是现在,他不也在干同样的事情吗?

        霍长渊的表情瞬间不好了。

        程元璟没有接话,场面一时陷入冷场。霍长渊算是体会到刚才程元贤的感受,可惜此时没有人替霍长渊解围,程元翰还一脸不满地瞪着霍长渊。

        这个小子怎么回事,程元翰这个正经泰山还在这里呢,霍长渊倒好,一口一个大伯父,不知道的以为程元贤才是他岳丈!

        男子们堵在门口,一时谁都不想说话,局面僵持。幸好这时候程瑜墨听到声音,从梢间走出来。

        程老夫人的屋里是地龙,全天循环十分暖和,屋里的窗户都是半支着,通风散火,以免屋里的主子热病了。程瑜墨走到正堂后,正好从半开的窗户里看到熟悉的身影,她惊讶了一下,顿时如蝴蝶一般欢欢喜喜扑到外面。

        “侯爷,你来了!”

        程瑜墨都顾不上披斗篷,掀开帘子就往外跑。出门后,冷冰冰的空气激的程瑜墨一个激灵,程元翰看到,连忙喊“墨儿你还穿着单衣呢,快回去加衣服!”

        程瑜墨才不管,她快步跑到霍长渊身边,亲昵地抱住霍长渊胳膊。霍长渊身上披着斗篷,他又不能当着程家人的面将程瑜墨推开,只能顺势揽住她的肩膀,将她纳到自己斗篷的范围内。

        刚刚反应过来的丫鬟们大呼小叫地跑出来,一出门见到这副场景,都停在门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阮氏听说程瑜墨没穿外衣就跑到外面去,她吓了一跳,连忙跟着追出来。阮氏手里搭着程瑜墨的披风,然而等她看到外面的场景,先是怔了一下,随后立刻笑了。霍长渊当着众人的面接住程瑜墨,没有呵斥她失仪,还用自己的斗篷将程瑜墨抱住,可见有多么宠爱程瑜墨。阮氏十分得意,顿时也不急着给程瑜墨送披风了,而是说“二爷,长渊,你们可算谈完了。刚才母亲还说要摆饭了呢,你们正好便回来了。快进来吧,外面冷。”

        屋里的小丫鬟听到外面的动静,都趴到窗户上看,悄悄捂着嘴偷笑,就连程家几个男子和徐二爷也露出揶揄的眼神。霍长渊在这样的目光中感到十分尴尬,其实他并不习惯程瑜墨在众人面前的亲密动作,私下里程瑜墨黏着他,霍长渊觉得受用,可是大庭广众之下还拉拉扯扯,霍长渊就觉得丢人了。

        然而程家毕竟是程瑜墨的娘家,当着岳父岳母的面,霍长渊到底不能直接将人家女儿推开。他眼看阮氏笑呵呵地站在台阶上,没有丝毫将程瑜墨披风递过来的打算,甚至巴不得他们多抱一会。霍长渊无奈,停顿片刻后将自己的斗篷解下,盖在程瑜墨身上。

        两边又传来小丫鬟的说话声和偷笑声。程元璟近距离被人秀了恩爱,以前他眼风都懒得多扫一眼,然而现在,他却感受到一种微妙的扎眼感。

        有什么可秀的,程瑜瑾也披过他的衣服,甚至不是斗篷,是外衣。

        这样一来,程元璟更想去见程瑜瑾了。他在外面忙忘了,直到三十那天中午,终于在近侍的提醒下想起今日除夕。然而那时候已经来不及赶回程家了,程元璟只好飞快将手里的事情收尾,之后就立即朝宜春侯府赶。

        他回程家,并不是顾忌程元璟的身份,也不是演戏给外人看,他只是想见到程瑜瑾。

        程元璟自有记忆以来,就没有和家人真正过过年。他的母亲在他三岁那年就死了,等到六岁,他也“死了”。从前从不觉得新年和其余日子相比有什么特殊,但是今年,不知道为什么,他竟再也忍受不了独自一人。

        等他回到程家,已经是第二年的初二。程元璟一回府就来找程瑜瑾,莫名其妙被霍长渊秀了一把后,程元璟就更想看到程瑜瑾了。

        此时屋里的女眷都知道霍长渊来了,甚至徐家几个表姐妹挤在窗户前,争先恐后地看外面的场景。她们来得晚,没看到霍长渊抱着程瑜墨那一幕,但仅是看到程瑜墨披着霍长渊的衣服就已经足够了,徐念春几人捂着嘴,激动又羞涩地围在通炕上嬉闹。

        程敏也跟出来了,笑着说“知道你们小夫妻感情好,快进来吧,母亲早就念着你们了。”

        霍长渊如释重负,率先往前走,程元璟见势离开,逆着众人往外走。霍长渊觉得奇怪,问旁人“他这是去哪儿?”

        丫鬟在一旁回答“九爷要去找大姑娘。”

        霍长渊一愣“大姑娘不在屋里?”

        霍长渊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似乎有失望,也有气愤。程家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大团圆的时节,所有人都围在一块说笑,唯独程瑜瑾不在?

        霍长渊那一瞬间甚至也想折身出去找程瑜瑾,可是他被人团团围着,不得脱身。院子里的事早就被婆子绘声绘色地转述给程老夫人听了,现在程家女子们笑着看他,眼中又是调笑又是得意。霍长渊没法解释,一愣怔的功夫,程元璟就要走出去了。

        二房可谓大大长了脸,阮氏正得意着,说话也一点都不避讳音量。阮氏看到程瑜墨手腕上换了个新的镯子,故意问“墨儿,你那个羊脂玉手镯呢?那是你祖母赐的,你怎么摘下来了?”

        程瑜墨的声音夹杂在女子的喧闹中,说“我生辰的时候侯爷送了我一对新镯子,我不忍拂侯爷的意,便换下来了。”

        原来这对是霍长渊送的,周围的女子又发出一阵艳羡的惊叹。程元璟马上就要走出大门了,他耳力好,听到这句话,生生停下来。

        “你说什么?”

        程瑜墨冷不防见到程元璟停下身,隔着一个庭院和她说话。程瑜墨见程元璟定定盯着她,才确定程元璟确实是在问她。程瑜墨有些惶恐,道“我说前些日子我生辰,侯爷送我生辰礼物……”

        程元璟眼神变得更冷,他果然没有听错,程瑜墨说的是生辰。

        程瑜墨和程瑜瑾是双胞胎,程瑜墨过生日,那程瑜瑾呢?

        程元璟眸光沉沉,问“什么时候?”

        “啊?哦,九叔问我生辰吗?是腊月二十。”

        此时将寿安堂闹得人仰马翻的大姑娘本人程瑜瑾,正坐在花园旁的小阁楼里,一边烹茶,一边和林清远聊天。

        她完全不知道外面为了找她已经折腾成什么样子,更不知道程元璟已经回来了。程瑜瑾脸上带着笑,悄悄地,不动声色地打量林清远。

        这样近距离看,林清远越发眉清目秀。程瑜瑾越看越满意,脸上的笑也越发真诚。

        林清远正在谈自己今日看的书,一抬头撞到程瑜瑾的眼神,声音顿时停了。

        程大小姐依然仪态万千,端方美丽,但是,为什么他觉得,她的眼神不太对劲?

        像老农民含笑看着养了一冬天贴了一身膘的猪,也像是老母亲看着含辛茹苦养大终于金榜题名的儿子。

        林清远生生被自己的联想惊出一身鸡皮疙瘩。

        正好这时水开了,程瑜瑾伸出纤细的手腕,熟稔地撇去茶沫,倒入第二波生水。烹茶讲究的就是静、慢、雅,而这一套动作由程瑜瑾做来,又是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她白皙纤细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林清远的眼神不由落在程瑜瑾的手腕上,再也移不开视线。程瑜瑾一边动作,一边问“林大哥学识渊博,瑜瑾大开眼界。林大哥学问这样好,竟然还如此勤奋,连过年都不松懈。”

        程瑜瑾的问话终于将林清远从那种似玄非玄的境界中拉出来,林清远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竟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姑娘的手,十分尴尬。他低头咳了一声,耳朵不由染上热意“大小姐过奖,官假有限,我来不及回家乡,便只能留在京城看书。这几天同僚都陪家人团聚,我找不到清谈学问的人,便想着碰碰运气,来找景行。可惜,景行也不在。”

        “九叔出门访友,想来过几天就回来了吧。”程瑜瑾对外界一无所知,还笑眯眯地诱惑猎物,“若是林大哥着急,不妨将话留在我这里,等九叔回来了,我立刻派人去林府提醒林大哥。”

        林清远非常感激,拱手道“多谢大小姐。程姑娘热心好客,帮了我许多,倒让我不知该如何回报了。”

        程瑜瑾低下头,纤长的睫毛如蝶翼一般,微微颤动着“举手之劳,哪用得着林大哥回报?若是林大哥当真过意不去,不如教我些诗文。”

        这个林清远擅长,他本性阔达,没有多想,一挥手就应承下来“这有何难,大姑娘尽管包在我身上。”

        程瑜瑾抬头,对林清远抿嘴笑了笑。林清远不知道为什么被那一笑晃得眼晕,他连忙错开视线,游离来游离去,不知道该看什么。最后,茶壶里的水又咕嘟起来,林清远像找到救星一般,连忙说“大小姐,水开了。”

        “嗯。”程瑜瑾应了一声,抬手往沸泡里浇第三道水。水气氤氲,茶叶被沸水烧的舒张,清淡绵长的茶香在屋子中蔓延开来。

        程瑜瑾的声音并着茶香响起“林大哥,你过年孤身一身,不能回家,家里不会担心吗?”

        林清远叹了口气,难得生出些落寞来“家父家母当然是不放心的。他们写信催了好几次,但是忠孝难两全,我既入翰林,总要以圣命为先。”

        程瑜瑾点头,放下水,叹道“林大哥说的是。然而可怜天下父母心,林大哥这样,恐怕家中长辈更不能安心。林大哥为什么没想过成家,若是你身边有妻子照料,想必长辈也不会不放心到这种程度。”

        话题不知道怎么就变得沉重私密起来,林清远呼了口气,说“家母和祖母都催过我这件事,但是我总觉得还不到时候。”

        “不到时候?”程瑜瑾挑眉,问,“这是怎么说?”

        林清远沉默,过了一会怅然摇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按理这是人伦天常。可是,我总觉得还没到必须成婚的时候,现在我没找到那个人,不想贸然成婚。”

        程瑜瑾听到这里挑了挑眉,显然又意外又震撼。林清远对婚姻的认真,远超程瑜瑾想象。她长这么大,身边的勋贵子弟,哪一个不是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吃红利,成日走马游街,眠花宿柳,等到了年龄,便娶一个门当户对的闺秀妻子。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和红颜知己厮混,他们要做的,只不过是给正妻体面,不要让自己的若干红颜美妾们越过正妻。

        程瑜瑾亦习惯了这样的夫妻模式,她的父亲母亲,她的姑姑姑父,甚至她的姐妹们,都过着这样的生活。妾不过是家族财产的一部分,管理好了,不要让她们生出庶长子,不要让夫婿宠妾灭妻,这就足够,谁会和妾室较真呢?

        至于喜不喜欢,愿不愿意,根本没人考虑过。像林清远这样没有遇到心仪的女子,便拖着不成亲的,简直是异类。

        程瑜瑾停了许久,低头笑了笑“真是羡慕林大哥未来的妻子。能得林大哥这般认真对待,是何等幸运。”

        程瑜瑾一天都在笑,可是唯有现在才是当真笑了。然而讽刺的是,她是苦笑。

        程瑜瑾不无落寞地想,能被一个男子这样倾心对待,会是何等幸福舒心呢?她总是鄙视霍长渊和程瑜墨,可是程瑜墨上一世,亦是被霍长渊真心爱护。唯独她的一生,始终像她的父亲母亲、姑姑姑父一样,相敬如宾,始于利益,终于利益。

        林清远被程瑜瑾说的脸红了,他看了程瑜瑾一眼,隔着水雾,她的脸看不清晰,然而雾里看花更加美得惊人。林清远突然就有些结巴“其实……没有大姑娘说的那样严肃。我亦不过一介凡人,大姑娘不必如此作想。”

        程瑜瑾抬头,对林清远粲然一笑“怎么不至于?林大哥对自己也太没有自信了吧。”

        林清远未来的妻子当然值得被众人羡慕,因为,那个人就是她啊!如此幸运儿,舍她其谁?

        这样一个痴情苗子,放他去寻找自己的真爱?怎么可能,程瑜瑾当然要耍手段拦截下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