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80章上元

第80章上元

        程瑜墨和程敏都回娘家来了,正巧今日程元璟也回来了,程家难得人聚这样齐全,比除夕都热闹。程老夫人看着这满屋子人很高兴,众人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团圆饭。

        酒酣饭饱,热意和睡意熏的人懒洋洋的。程老夫人到里间睡觉,徐念春也被程敏打发去睡觉了。程敏将徐念春安置在碧纱橱里,亲自替女儿关了门,才轻手轻脚地朝外面走来。

        正房里零零散散坐着些人,现在没有长辈和小孩子打扰,他们精神放松,反而更好聊天。徐二爷、程元翰和霍长渊坐在正堂说朝堂中的事,程瑜墨由阮氏拉着坐在次间通炕上,絮絮说这些日子的琐事。

        程敏将五件正房绕了一圈,发现少了许多人。程瑜墨看程敏绕来绕去,似乎是找什么人的样子,问“姑姑,你在找二表兄吗?”

        程敏摇头,也跟着侧坐在通炕上,说“这倒不是,他都那么大的人了,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是在找瑜瑾。她吃饭的时候才回来,我去碧纱橱给念春铺被褥,才一会不注意,她又不见了。”

        程瑜墨笑容淡了些,说“原来姑姑在找大姐姐,刚才九叔回来了,现在姐姐一定在九叔那儿。”

        “哦,是吗?”程敏迟疑,“瑾姐儿什么时候和九郎这样相熟了?”

        随侍的丫鬟接话道“姑太太有所不知,这一年大姑娘和九爷十分投缘,老太爷还在世的时候,让大姑娘绣了一幅九爷的字,姑太太应当知道,正是送到宫里的那一幅。”

        程敏点头“这我知道。”

        “那就是了,为了这副绣品,大姑娘和九爷学了一两个月的字,之后屏风绣好,大姑娘也时常去九爷院里借书问字,现在想必也在呢。”

        程敏惊叹,她一年回不了几次娘家,对宜春侯府的近况并不了解,以前印象中程瑜瑾总是跟在程老夫人身边,这次没看到,才晓得原来程瑜瑾和程元璟亲近起来了。

        程瑜墨不知道想到什么,抬手用帕子掩了下嘴,无意说“不光如此,今天我们正在说话,突然找不到大姐姐了,还是九叔出去找的。自从九叔回来,大姐姐很少和别人待着,基本只跟着九叔。他们总是同进同出,我难得回娘家,却许久没有和姐姐说过话。可能是九叔学识高,大姐姐懒得理会我们吧。”

        阮氏在一旁应和“没错呢,连众人说闲话,他们俩也单独坐在外面,从不和大伙凑一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俩人才是一体的呢。”

        程敏看了程瑜墨一眼,程瑜墨垂着眼睛,白净纤弱的脸上看不出神态变化。程敏到底什么也没说,笑着道“孩子大了,总是会有自己的主意。再说了大姑娘从小早熟懂事,念春还和皮猴一样,她已经懂得帮着大嫂管家了。让她和念春坐一块,估计也没什么共同话题,我们谈论的事情又不适合她一个姑娘家听,要不是九郎在,恐怕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幸好九郎回来了,九郎和她年纪相近,阅历却比她多,恐怕这两人才有话可谈。我年纪大了,跟不上年轻人的喜好,索性让他们自己说去。”

        程瑜墨脸色平板,略略扯了扯嘴角,僵硬笑道“姑姑说的是。是我没注意大姐姐的处境。”

        程敏亲和地笑着,又说了些好话,将这个话题扯开。程瑜墨和阮氏说起霍家的事,程敏看着曾经天真纤弱的二侄女三句话不离霍家,心底深深叹了口气。

        孩子们都在长大,曾经怯怯躲在大人身后的程瑜墨也会拐着弯给姐姐上眼药了。程敏十分叹息,她倒不是说程瑜墨的做法不对,只不过,心里不好受是真的。

        她们两人是双胞胎,一个被过继,一个留在阮氏身边,种种原因让大伙提起她们来,总是会放在一起比较。前十五年,程瑜瑾以绝对的优势抢占了众人视线,程敏怜惜程瑜瑾被过继,总是忍不住多偏心她些,而且程瑜瑾也确实做得好。

        程敏原以为这段姐妹花的成长十分理想,姐姐沉静端庄,妹妹天真活泼,彼此之间也相互友爱,并不像其他人家一样明争暗斗。

        可是事实给了程敏沉痛一击,她以为的姐妹相互守望只是她的幻想。这对双胞胎姐妹的命运在十四岁大分叉,最终结果可谓大爆冷门,程瑜墨嫁入高门,反而是被众人给予厚望的程瑜瑾退婚,迟迟找不到好夫家。程瑜墨嫁到霍家才四个月,便暗搓搓地指点长姐,从姐姐身上找优越感,抢夺家人对姐姐的认同。

        孩子争夺家族的资源和注意是常事,但是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家里,程敏就有些心情复杂了。这还只是四个月,等日后程瑜墨在霍家站稳跟脚,生下长子,而程瑜瑾因为退婚定不到好亲事,甚至没有定亲,姐妹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这还了得?

        程敏说不出的叹息,她不忍让程瑜瑾面对这些,但是想起自己家里那个混世魔王,还是什么都没说。

        徐之羡也不知道怎么了,前段时间神魂不属,程敏身为母亲,大致能看出来儿子的想法。她本以为先前放下的那桩婚事有转机,结果没过多久,徐之羡出去一趟,回家后一脸消沉,程敏再提程瑜瑾,徐之羡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说。

        程敏看出来徐之羡这次是真的拒绝,偏偏无论她怎么问,徐之羡都不肯说原因。程敏除了长叹一声,也没办法多劝。

        孩子们,都长大了啊。

        程敏内心里长吁短叹,突然听到程瑜墨叫她。程敏回过神,见程瑜墨穿着一身锦绣华服,如京中再常见不过的少奶奶一般,矜贵又温雅地笑着“姑姑,你想什么呢,这样入神,我唤了你好几声都没反应。”

        程敏看到程瑜墨的神情,心中那种莫名的失落更重了。然而她毕竟是公府的二太太,顷刻间便调整好表情,笑道“我在想你二表哥那个混世魔王呢,没注意到外面。墨儿你刚才说了什么?”

        程瑜墨抿抿唇,颊边浮现出一个秀气的小梨涡“我和娘亲正在说上元节灯会的事情呢。上元节三天京城不宵禁,侯爷难得有假期,说要带着我去街上看看。但是靖勇侯府人丁少,婆婆懒得出门,就只有我一个人去看灯。人少了没意思,所以我想着,要不和姑姑一起走。昌国公府少爷姑娘们众多,我嫁去霍家后才晓得晚辈多是件多热闹的事,侯爷也喜欢昌国公府人丁兴旺,所以我们两家一起走,姑姑看如何?”

        程敏先是一惊,随后大喜过望。霍长渊如今炙手可热,而昌国公府这些年不上不下,全靠宫里面的娘娘撑门面。昌国公府也想过和靖勇侯攀攀关系,奈何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能有这个机会,徐家上下求之不得。

        程敏当然一口答应了,程瑜墨是她的侄女,这个门路由程敏带到徐老太君面前,无疑给程敏大大长了脸面。

        程敏隐约察觉到程瑜墨是故意的,毕竟程敏一直更喜欢端方懂事的程瑜瑾,这种事掩饰不了。程瑜墨现在这样说,是有意和程瑜瑾争高下,告诉程敏这些年看错了人。

        程敏倒十分希望是她想岔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误会了程瑜墨。可是谁让事实比人强呢,程瑜墨如今水涨船高,妻凭夫贵,是不争的事实。

        程敏也不得不向二侄女低头,她瞧了瞧阮氏,问“能和侯府一起看灯,我们当然喜之不尽。不过,墨儿你难得见二嫂一次,不和二嫂一起走吗?”

        阮氏叹气,接话道“我原本也这样想,可是母亲先前说了,上元节灯会她自有安排,让我们不要随意应承。墨儿现在毕竟是霍家的人,我不好违母亲的意,只能托姑太太看顾墨儿一二。”

        程敏自然一口应下。说起上元节,女子们的兴致来了,你一言我一样地讨论起来。不光是程敏、程瑜墨这些夫人太太,京城中所有女子,无论未婚的已婚的,贵族小姐还是平民百姓,都盼着上元节这一天。

        上元节三日不宵禁,皇帝和百姓普天同庆,众人都上街来看灯,平日里格外严格的男女大防此刻也松动了。没有幕篱也没有行障,小姐郎君们三五,成群结队,路上遇到了,眉眼一动都是笑意。

        换言之,上元节,乃是不折不扣的情人节。

        十三的时候院子里的丫鬟就开始骚动,等到了十五,丫鬟们都换上新衣,欢欢喜喜,热闹非凡。杜若和连翘更是卯着劲将程瑜瑾打扮成天仙,今天是一年中难得没有任何限制的时候,她们的大姑娘务必要艳惊四座,俘获未来姑爷的芳心,最好一开春就将婚事定下。

        程瑜瑾反倒没多少热情,她这几天一直在暗暗烦恼蔡国公府的事。程元璟说这件事交给他来解决,之后就再无动静。程瑜瑾简直抓心挠肺,她特别想知道,程元璟所谓的解决,到底是怎么个解决法?

        在热闹中,天色慢慢黑了。宜春侯府今日早早便用了晚饭,然后庆福郡主和阮氏带着丫鬟和晚辈,一同坐车去外面看灯。

        说是晚辈,其实程家里未出嫁的女子,只剩下程瑜瑾了。程瑜瑾一想到一会庆福郡主和阮氏两双眼睛盯她一个人,就觉得生无可恋,一点兴致都没有。

        然而这还不止,她一下车,都没走两步,就见庆福郡主左右张望,随后惊喜地冲一个地方招手。

        程瑜瑾一见对方马车上的标志,脸色便冷下来了。

        又是蔡国公府,不必多想,这必然是程老夫人的手笔。

        翟二太太其实早就看到宜春侯府的马车了,但是她撇过脸,假装没看见,现在庆福郡主直接冲她招手,翟二太太再也避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上前。

        “程大太太,程二太太,真巧,在这里遇到了。刚才人多,我都没看到。”

        翟二太太这话庆福郡主没做他想,热络地上前说话。阮氏看到蔡国公府,眼睛亮了,也立刻跟着上前寒暄。

        唯有程瑜瑾,还站在原地,冷淡地看着前方那一伙人。

        翟二太太嘴上说着高兴,心里却一直唉声叹气,她随便抬起眼睛一瞥,正好看到程瑜瑾站在不远处,映着满城灯火,静静地凝视着她。

        翟二太太心里猛地一突。她随即想起出门前婆婆的交代,就更愁了。

        她得知婆婆看中了宜春侯府的大小姐,想娶回来给大伯兄当续弦的时候,翟二太太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然而蔡国公府毕竟是婆婆和大伯兄当家,翟二太太一个弟媳妇有什么反对的权利?她只能跨着脸,听婆婆和大伯哥商量娶妇的事情。

        不过是续弦,听他们的安排,倒比原配正妻还要隆重!翟二太太气的不轻,一想到新国公夫人一过门,她就要将管家权交回去,更是心疼的心肝肺疼。翟二太太私下打听程大小姐的风评,许多个夫人一提她,都是一致称赞,评语全是大方得体,上场面,聪明能干诸流。

        翟二太太听着,就更堵心了。

        翟二太太本来觉得,让一个小丫头骑在她头上,这已经够添堵了。没想到,这还没完。

        大伯兄某一天从外面回来,突然脸色阴沉,府里女眷都吓了一跳,婆婆连忙追问,翟延霖都只是摇头,并不言语。翟延霖便是蔡国公府的天,他脸色不对,全府女眷都跟着惴惴。

        之后的事情翟二太太也不清楚,只知道翟延霖和婆婆单独说了会话,出来后婆婆脸色也极其复杂。再然后,婆婆便让翟二太太出门,趁着上元节人多不惹眼,客客气气将程家的婚事推拒掉。

        上元节出门不是什么问题,蔡国公府本来就和程家约好了。但是,退婚可以理解,客客气气是什么意思?

        翟二太太嘴里发苦,尤其是被庆福郡主热情拉着,噼里啪啦,满嘴都是即将成为一家人的亲近话,她就更头疼了。

        翟二太太跟着庆福郡主看了五六个灯摊子,庆福郡主满心都是挂名女儿要攀上蔡国公府的兴奋感,此刻兴致极高。翟二太太心里惦记着事,哪里有心思看灯。翟二太太心神不属,她纠结了一会,猛地下决心,说道“程大太太,我有话和你说。”

        庆福郡主一脸笑意“二太太怎么还这样客气,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了。”

        翟二太太幽幽叹气,她扫了跟在后面的程瑜瑾一眼,虽然没有明说,庆福郡主已经懂了。庆福清了清嗓子,对程瑜瑾说“大姑娘,我和翟二太太有些话要说,你先去隔壁那个摊子看看灯。”

        程瑜瑾目光静静扫过庆福郡主和翟二太太,被那样的目光看到,翟二太太莫名屏息。好在程瑜瑾没有多问,乖巧地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

        翟二太太这才将那口气松出去。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翟二太太横下心,和庆福郡主说起婆婆的话。

        而此时,程瑜瑾站在街对面另一个灯摊前,眼睛虽然看着灯,可是表情里没有一点欢喜之意。

        小摊主都被程瑜瑾看怕了,他哈笑着上前,问“这位小姐,您看中了哪一盏灯?小的给您取下来?”

        程瑜瑾哪里在看灯,她明白小摊主的意思,也不欲站在这里挡人家生意。她带着杜若和连翘走了两步,一旁忽的传来一个将信将疑的声音“程大姑娘?”

        程瑜瑾身子停了停,侧过身回头。对方发现程瑜瑾有反应,兴冲冲地推开人群挤过来“竟然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程瑜瑾愣了许久,都说不准这是天意还是人为。

        “林……编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