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83章挑明

第83章挑明

        程瑜瑾再醒来的时候,帷幔四垂,头顶的帐子勾勒着精细的蝶穿牡丹,身下锦被柔软温暖。程瑜瑾手指动了动,外面丫鬟听到动静,轻轻撩开床帐“姑娘,你醒了?”

        是杜若。见到熟悉的面孔,程瑜瑾微不可见地松了口气,她支着胳膊起身,杜若连忙上前扶着她。

        “什么时候了?”

        “未时三刻。”

        竟然过了这么久,她这一觉睡得长,都到了第二天下午。不知道是不是睡了太久,程瑜瑾喉咙发疼,四肢无力,脑子也昏昏沉沉的。看来,她这次落水,要病一段时间了。

        程瑜瑾在杜若的扶持下坐好,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身。

        杜若察觉到程瑜瑾的视线,说“姑娘不必担心,是奴婢和连翘给您换的。姑娘回来的时候已经累昏过去了,九爷将您放置好,就支使奴婢二人给您擦身换衣服,吩咐完之后他就走了。九爷这里器具一应都是全的,热水也都烧好了,奴婢和连翘用帕子沾着热水,给您将身体擦了一遍,又换了全新的里衣。之后太医也来了,给您把了脉,留下驱寒的方子,现在连翘正在厨房盯着药炉呢。”

        杜若细细将程瑜瑾昏迷后的事一一道出,她给程瑜瑾在腰后垫了个软枕,叹道“奴婢本来还在惊讶太医怎么来的这样及时,后来才知道,太医一早就在前院等着,等奴婢二人给姑娘驱寒更衣之后,才进来请脉。九爷真是能人,人还没回来,院子里的一切就已经安排好了。不然光等着烧热水烘地龙,就得耽误一会,姑娘当时身上还穿着湿衣服,哪里耽误的起。”

        经杜若这样一说,程瑜瑾才发现屋里暖烘烘的,目之所及并没有炭盆,原来是烧了地龙。程家贵为侯府,也唯有程老夫人的院子里铺了地龙,其他房即便是庆福郡主,冬日取暖也要烧炭盆。程瑜瑾先前还感叹当老夫人真好,光取暖这一项就不知道比别人舒服多少,没想到这么快,她便体验了程老夫人的待遇。

        地龙果然不同,屋子热的均匀,踩在地板上都有微微的温意,不像炭盆,即便用最好的炭,也会有一股烟味,烤到的地方又干又炙。当然,地龙要耗费的成本,也是直线型翻倍的。

        果然,太子的私宅,即使只是私宅之一,享受亦是奢靡。

        程瑜瑾活动了一下手腕,舒舒服服地靠在软枕上。屋子里温暖如春,身上也清爽干燥,虽然脑子里还昏沉沉的,但比昨天已经舒服了许多。程瑜瑾打量这间屋子,能看得出来这里久无人住,崭新又冰凉,没有人气,但是一应用具都是齐全的。

        程瑜瑾打量之后,收回视线问杜若“外面怎么样了?侯府知道我的消息了吗,母亲和二婶呢?”

        杜若轻轻摇头,低缓道“奴婢不知。奴婢跟着姑娘进来后,之后就一直守在姑娘身边。衣物热水都是外面的人送来,奴婢二人并不曾到外边去。”

        不能出去,这个情况可谓既在程瑜瑾意料之中,也在她意料之外。程瑜瑾又动了动,感觉自己身上有力气了,就说“先扶我起来换衣服吧,总穿着中衣像什么样子。”

        杜若应了一声,体贴地扶程瑜瑾起来“姑娘睡觉的时候外面送来了衣物,一共有五六套呢,姑娘可以慢慢挑。”

        想来也是,程元璟名下私产设备虽齐全,可是绝不会准备女子衣物。中衣还好说,取一套全新的勉强能凑活,但是外衣就必然要去外面买了。

        程瑜瑾想到这里才发现不太对,她低头看自己的身上,发现袖口有些长,肩膀处也宽松的不像样子。中衣本来就宽大,程瑜瑾刚才没有留意,现在才发现不太对。

        “姑娘您在看什么?”见程瑜瑾低头看衣袖,杜若问了一声,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也没声了。

        程元璟名下的私宅,想来都会准备几套程元璟的衣服备用。程瑜瑾也没听杜若提起过院子里还有其他丫鬟,这样说来,她身上这一身明显是男子身量的中衣,是程元璟的吧。

        即便是全新没穿过的,也足够让程瑜瑾和杜若都闹个大红脸了。

        程瑜瑾咳了一声,努力维持住从容淡定的大小姐形象,说“先更衣吧。”

        谢天谢地程元璟没打算让她一直穿他的衣服将就,更衣间里整整齐齐码了好几身衣服,从里衣鞋袜到披风罩衣,种类齐全,各种款式颜色有五六套。程瑜瑾心想当太子真好,连应急买衣服,都是五六套五六套的买。

        既然程元璟准备好了,程瑜瑾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拿来用。但是当她发现衣服里面有小衣的时候,还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杜若也羞红了脸,低声说“姑娘,您看这是云衣坊的衣服,云衣坊专门做女子成衣,这些应该是老板娘给您挑的。”

        “嗯,应该是。”程瑜瑾佯装淡定点头,说话间,这件事就定下了,这是老板娘挑的,没有其他人插手。

        程瑜瑾换好衣服,连翘也端着药回来了。她见内室没人,很是吓了一跳,等见到程瑜瑾和杜若从屏风后走出来,才松了口气,惊喜道“姑娘,您醒了!”

        程瑜瑾点头,她坐到塌上,见桌几上面已经摆好了各式酸梅甜点。程瑜瑾挑眉,连翘已经很有眼力劲地接话“这是刘义总管送过来的,说九爷担心姑娘刚醒来没胃口,特意送来些开胃的东西,给姑娘提提嘴里的味儿。”

        程瑜瑾都要感叹出声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瞧瞧人家大内太监,果然伺候人的事,还是这些人专业。程瑜瑾不太信这是程元璟吩咐的,程元璟昨天明显有事,哪里能记得住这些细枝末节,多半是刘义这位公公准备的,最后安在了主子身上。

        药刚刚出炉,还徐徐冒着热气,程瑜瑾让连翘将药放在一边,问“九叔呢?”

        她的声音低沉喑哑,听起来沙沙的,明显是病人。程瑜瑾说多了还是嗓子疼,她端了口茶润口,干涸的嗓子这才舒服了些。

        终于问出来了,该来的总会来,逃避并不是程瑜瑾的作风。

        杜若和连翘对视一眼,说“九爷在前院。”

        “昨夜多亏九叔救我,合该当面向九叔道谢。再说,我借住九叔的私宅,现在醒来了,总该和主人说一声。去前面请九叔,就说我有话和九叔说。”

        此刻前院里,刘义也在和程元璟说同样的话“……太子殿下,陈太医说程大小姐病情已经无碍,再服两贴药祛祛寒就醒来了。陛下昨日没等到您,只能先行回宫,刚刚……陛下还派人来,问殿下何故没来。”

        程元璟昨天灯会上救了程瑜瑾,之后直接回最近的宅子,连夜又是叫太医又是熬夜,一直折腾到天将明才歇下。而且程瑜瑾受寒昏迷,程元璟也泡了冷水,刘义等人担心程元璟的身体,也忙着准备驱寒汤药,这样一来,皇帝那里,自然是去不成了。

        而且,程元璟还担心程瑜瑾的病,换好衣服后立刻就去后面守着,直到快天亮,程瑜瑾的烧退下来才回来休息。没睡多久,又起来处理皇宫里的事。

        刘义叹气,皇帝来差人问了好几次,眼看太子殿下没心思关注其他,刘义只能挑好听的话递给皇上。

        这恐怕是皇帝第一次被人爽约,多半也是唯一一次,他没见着程元璟,生不生气暂且不论,程元璟到底被什么绊住,皇帝还是要知道的。

        刘义斟酌之后,委婉地转述给程元璟,结果他的主子眼睛都没抬,淡淡应了一句“嗯。”

        刘义头疼,只好再一次委婉提醒“殿下,圣上没见着您不放心,原定只在十五这天出宫看灯,刚刚又延长了一天。圣上很关心您昨夜为什么没有来。”

        皇帝在上元灯节这天出宫与民同乐,其实所谓的出宫,也还在皇家自己搭的塔楼里,与行宫无异。只不过规矩比起紫禁城宽松许多,门禁亦容易操控,所以皇帝才能短暂地脱身,悄悄和程元璟会面。只可惜昨天程元璟没去,皇帝没办法,只好再多“与民同乐”一天。

        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先不说皇帝的这个临时决定给下面人带来多少麻烦,程元璟听到,亦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

        刘义低着头,不敢打搅主子思考。过了一会,程元璟放下笔,在信纸上盖了自己私印,说“我知道了,此事我自会和他说。”

        刘义明白这是不让他多说的意思了。刘义不知不觉出了一头汗,幸好,他时常跟着太子身边,多少能揣摩到主子的心意,陛下派人来问的时候,他只含糊说殿下受寒,并没有提及程大姑娘的事。现在看来,他竟无意捡回一条命。

        刘义心生复杂,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想。他眼睛瞅到桌子上已经快凉掉的药,小心提醒“殿下,您该用药了。”

        程瑜瑾昨天回来直接病倒,程元璟倒还好,然而伺候的太监们诚惶诚恐,生怕主子出现丁点不舒服。程元璟稍微有个头疼脑热,他们的脑袋就挂在裤兜上了。

        所以,程元璟这里也留了驱寒的药,可是程元璟觉得身体无大碍,懒得喝。刘义简直费尽脑子,想劝又不敢劝,只好变着法提醒程元璟喝药。

        果然,程元璟听了这话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丝毫没有用药的打算。刘义十分头疼,他还想逾越劝一劝,忽然耳朵一动。程元璟也听到院外的说话声,沉声问“何人?”

        侍卫停在门外,恭声回“禀主子,是程大小姐的丫鬟。”

        刘义发现程元璟的神情仿佛突然就柔和下来,他肩膀松了松,说“让她进来。”

        杜若低着头进门,根本不敢抬头看上面的人,规规矩矩行礼后,说“禀九爷,姑娘醒了,想当面和您道谢。不知九爷方便不方便?”

        其实是不太方便的,刘义默默地想,皇帝还在外面等着,暗部里也积压了一堆事情,程元璟现在出去,这些事情又要往后推。可是刘义却知道,对于程大小姐,程元璟一定是有空的。

        果然,听到程瑜瑾醒了,程元璟几乎是立刻站起身来,大步朝外走去“她醒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有立刻来禀报?”

        程瑜瑾靠在榻上搅红豆银耳羹,嘴里还含着一粒梅子。她才尝了两粒,程元璟就来了。

        程瑜瑾放下碗碟,站起来行礼十分郑重“九叔。”

        程元璟看到程瑜瑾已经下地,眉梢轻皱。他示意程瑜瑾不用麻烦,程瑜瑾微微后退一步,避开程元璟的手,规规矩矩行了全套礼节。

        “谢九叔救命之恩。”

        程元璟垂眸扫了眼落空的手,定定看着程瑜瑾,没有说话。程瑜瑾也不急,依然维持着最端正的礼节,恭敬地等着。

        程瑜瑾不负虚名,大病未愈,维持行礼的动作这么久,身体晃都不晃一下。程元璟到底不忍心让她受累,她病还没好,她自己不在意,程元璟却不行。

        “起来吧。”

        “是。”程元璟率先坐下,程瑜瑾应了一声,这才不紧不慢直起身。其举动态度,和在程家面对叔叔时完全不同。

        或者说,这才是他们之间正常的距离。

        下人们见势不对,早就都退出去,屋门一合,只剩下程瑜瑾和程元璟两个人。

        程元璟坐着,程瑜瑾微微垂了首,眼睛规矩地盯着地面,温顺又恭敬。程元璟看着她这个态度,莫名来气“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臣女的本分。”程瑜瑾垂下眼睫,掩去眸中所有神色,低声道,“太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