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84章报答

第84章报答

        屋子中陷入沉寂,安静了好一会,程元璟说“你决意如此?”

        程瑜瑾低着头,说道“殿下误会了,并非臣女有意冒犯,而是恢复了本来该有的礼仪罢了。臣女先前无状,仗着殿下在程家,暂时需要程家的掩饰,便当真像亲叔叔一样叨扰殿下,委实是臣女的过失。殿下乃天潢贵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臣女既然巧合知道了您的身份,便理当以君臣之礼对待殿下。更遑论昨日幸得殿下搭救,太子殿下既是储君,又是臣女的救命恩人,臣女自然要毕恭毕敬。”

        父子君臣,毕恭毕敬,程元璟笑了一下,然而眼中寒芒阵阵,并没有什么笑意“哦?那你先前在程家,为什么不想着敬而远之,反而如今才意识到?”

        程瑜瑾内心里叹气,果然,程元璟的势并不是那么好借的。与虎谋皮,皮还没谋到,她就没法脱身了。

        程瑜瑾原本压根没想过程元璟会动这方面的心思,故而满心都想着刷未来君王的好感,替自己谋取福利,最后挑一个得太子赏识日后前程无量的潜力股嫁掉,实现人生赢家三连跳。

        但是昨日程元璟跳下水救她,无疑在程瑜瑾脑门上狠狠拍了一板砖,让她有点找不着北。其实他们之前有许多界限模糊的亲昵举动,放在普通男女身上,有些过近了。但是那一声“九叔”实在太有迷惑性,程瑜瑾听多了也渐渐被蒙蔽,觉得亲人之间,亲昵一些很正常,打打闹闹也很正常。

        可是,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亲眷。如果两人谁都不提,等程元璟离开后,这些事情谁都不会知道,谁能知道程元璟并不打算就此为止,他当着她的面撕开两人之间并不坚固的窗户纸,程瑜瑾不得不面对另一个严峻事实。

        她刷好感,刷过了。

        程瑜瑾是真的没想到,太子殿下会看上她。似乎潜意识里已经把这种可能排除,程瑜瑾挑夫婿的时候,压根不把程元璟放在备选项里,所以她自然而然地觉得,程元璟也是如此。

        毕竟,程瑜瑾之于他,和先前同年和林清远考中进士,但家境贫寒只能靠母亲和妹妹纺线谋生的邹诚之于程瑜瑾,并无差别。

        都是一样个人能力出色,然而家庭处处都在拖后腿,考虑到程元璟的特殊位置,宜春侯府拖后腿的致命性比邹家还要严重。

        程瑜瑾很钦佩邹诚,也很感动他们一家人相互扶持的亲人感情,但是程瑜瑾绝对不会想嫁给邹诚,做给邹诚跨越阶级添一把火的高门妻。她完全可以在同阶层挑家庭出色,个人能力稍逊的,比如徐之羡,甚至拼一把,选择家庭能力都更好的林清远。

        她脑子到底开了多大的坑才会挑邹诚,做这种高风险没回报的买卖。换一个角度,她和程元璟之间的情况,同样是如此。

        如果说平民和士林隔着一道坎,普通官宦家族和公侯门第又隔着一道坎,那公侯和王孙皇室,就隔着天和地了。

        公卿世家世袭权力财富,不需要科考,不需要博出路,光就比科举学子强太多。然而放在王爷公主们眼里,也不过是一个名字罢了。区别在于有些家族的名字值得记,而有些家族不值得。

        宜春侯府程家,不巧,便是不值得这一类里的。京城里公爵都遍地,一个小小的、毫无建树的侯府,算的了什么。

        至于太子皇子这种还要踩在诸多王爷公主们头上的遥远存在,从来不是程瑜瑾会接触的。朝中形势日渐险恶,而程老夫人连夺储之争都不操心,可见程家到底是什么斤两。

        会被上位者注意到的才会担忧到底站谁,程家,甚至连站队的资格都没有。

        程元璟虽然缺席了十来年,但是太子之位至今好端端留着,可见皇帝分明属意于他。这样的情况下,等程元璟恢复身份,有的是高官名门愿意示好。他分明可以很轻松地娶到家世、人品、相貌、能力样样不差的高门之女,有一门强势的妻族助力,对他和杨家抗衡有多大好处,程瑜瑾不信程元璟不知道。

        而程瑜瑾有什么呢?她只有一个花团锦簇却名不副实的出身,一身光鲜好听却实际没什么用处的名声,以及一张漂亮的脸。

        程瑜瑾处处以利益至上,不困于情,不衡于心,所以她也向来这样忖度别人。程元璟的理智薄凉远高于她,只不过他从不表现出来罢了,这样一个人,程瑜瑾不信他会放弃现成的利益。

        既然如此,他昨日的举动,就渐渐指向另一个令人脊背生寒的可能。

        邹诚和程瑜瑾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在于程瑜瑾不能二嫁,而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如果程瑜瑾有条件,她也想选林清远为正室,再养一个邹诚投资,只是她不能。

        程瑜瑾喉咙渐渐发干,她昨天在冰水里待了许久,嗓子现在都是哑的,现在,那种熟悉的冰冷无力感又回来了。

        程瑜瑾声音喑哑,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病气“九叔,您出身尊贵,天纵之才,可能一辈子都不需要懂生存艰难。对您来说是一时新鲜,可是对我来说,是十五年全部的努力,以及后半辈子毕生指望。”

        或许是太子殿下看她好看,一时兴起,想拢到身边养。这对程元璟来说是一时兴起,对程瑜瑾,就是一辈子。

        正妻和妾,所隔岂止是鸿沟。哪怕皇家的妾叫侧妃,那也是妾。

        程元璟目光幽深地看着她,不漏过她脸上丁点变化。她又叫他九叔,是变相的示弱。可是这样的求饶,听在程元璟耳中却刺耳极了。

        “一时新鲜?”程元璟一字一顿,慢慢说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或者说,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程瑜瑾低着头,似乎在想如何回话。程元璟坐着,而她垂着头站立,露出一截修长纤细的脖颈。

        程元璟目光先是落到那截脖颈上,然后慢慢上移,仔细在她脸上流连。程瑜瑾当真有一副极好的皮相,皮肤白皙细腻,脖颈不堪一折,当她静静站着不说话的时候,美丽的像是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让人惊叹,也让人想染指。

        程元璟想起她刚才的话,不觉笑了笑“既然你想要分清界限,那我问你,何为事君之礼?何报救命之恩?”

        程瑜瑾似乎是惊讶到了,她眼睛睁了一下,飞快地瞥了程元璟一眼,虽然努力掩饰,但眉心还是略微皱起。这样的话近乎露骨,程元璟以前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显露过强权强势、无所顾忌的一面,程瑜瑾便下意识地觉得,程元璟一直是个君子谦谦、理智明德的太子。

        程瑜瑾从来没想过,程元璟竟然也会说这样的话。强权相逼,挟恩求报,可谓不客气极了。

        程瑜瑾顿时说不出话来,她可以壮着胆子和对方讲道理,但是这一招说白了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对方足够君子,那便行得通,如果对方根本无所顾忌呢?

        连翟延霖都可以逼她就范,更何况程元璟。

        程元璟看到她脸色都变了,伸出手,道“过来。”

        程瑜瑾迟疑,踌躇了很久都不曾上前。而程元璟也是好耐性,一直伸着手等着。

        耐心,却也不容置喙。

        程瑜瑾到底没办法,无声叹了口气,上前两步,试探地将手放在程元璟手心。

        手指刚刚接触到他的手掌,便被一把包住。随后一阵大力传来,程瑜瑾被拉到了坐塌前,程元璟非常自然地揽住她的肩膀,将她安置到自己身边。

        这本来是一个人的位置,突然加了一个人,空间骤然逼仄,程瑜瑾几乎是贴着程元璟坐下。她全身都僵硬了,程元璟却仿佛没发现一般,先是试了试程瑜瑾额头上的温度,又翻过她的手腕切了一会,说“好多了,多养些日子就行了。”

        程瑜瑾连动都不敢动,但是她又不敢沉默,程元璟彻底撕破脸,若是她一直乖乖巧巧任人施为,谁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程瑜瑾眼睛飘忽了一会,问“殿下竟然会把脉?”

        “久病成医,我小时候身体不好,见多了就慢慢会了。”

        这话涉及两代宫廷斗争,程瑜瑾不敢随便接,停了一下,保守地选择拍马屁“殿下果真聪慧。殿下如今文武双全,实在看不出来幼时身体不好。”

        想来类似的话他经常听,程元璟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程瑜瑾一会,突然笑了“你很怕我?”

        程瑜瑾叹气,放下芥蒂,好好和他说话“是的。殿下刚才那样说,我没法不怕。”

        程元璟不置可否,他把脉后并没有顺势放开程瑜瑾的手,而是还握着掌中,慢条斯理地把玩。程瑜瑾想抽不敢抽,只能僵硬地等着。他一根根摆弄程瑜瑾的手指,忽然说“你昨天见到翟家人了?”

        程瑜瑾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起这个,如实回道“是。昨日我和母亲、二婶母出门看灯,正巧在中途遇到了翟二太太。翟二太太有话单独和母亲说,母亲便让我随意看看两边的灯摊。后来……后面的事,殿下就知道了。”

        “原来你没听到她们说了什么。”程元璟了然,“怪不得。”

        “什么?”程瑜瑾没懂,疑惑地看向程元璟。

        程瑜瑾就坐在他臂弯之内,那双眼睛放近了看,越发漂亮的惊心动魄。程元璟看了一会,突然特别想做一些距离更近的事,只是他们如今还未成婚,甚至还没订婚,这些举动太越界了。

        程元璟到底忍住了不轨之心。他接受储君教育十多年,终究是尊重秩序多于恣意放浪,何况,这是对程瑜瑾的尊重。

        程瑜瑾只觉得程元璟静默地看了她一会,那种眼神让她莫名警惕,然后他移开视线,毫无异常地说“翟家去不是谈判的,他们是去道歉的。”

        程瑜瑾皱眉,下意识回道“怎么可能,如果他们想退婚,态度怎么会……”

        剩下的声音戛然而止,程元璟像是早就料到了,含笑看着她“所以,我说他们是去道歉的。”

        这个道歉有两层含义,一层是因为退婚对不起女方而道歉,程瑜瑾已经见识过一次,比如霍家毫无诚意的赔礼。一层是因为惹了不该惹的人,害怕被日后清算,忙不迭上前道歉。

        程瑜瑾原来以为翟二太太去找庆福是第一种,可是现在看来,竟然是第二种?

        蔡国公府是不可能怕程家的,这其中,只能是因为程元璟。

        先前的婚事只是口头约定,无契书无证据,连知道的人也不多。翟家好声好气地退了婚,程瑜瑾没有名声上的损失,还收获一堆蔡国公府的赔罪礼,简直是最理想的情况。程瑜瑾先前最好的打算,也不及此。

        程元璟说她不用担心,他会替她解决,竟然是真的。

        程瑜瑾说不出话来,因为信息差,昨夜她不知道翟二太太到底说了什么,所以铤而走险,冒死赌林清远的人品。如果林清远下来救她,她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嫁给林清远,如果林清远不下来救她……那她看清楚一个人,免得自己下半辈子遇人不淑,也不亏。

        如果再晚一天,程瑜瑾得知霍家的危机已经解除,她绝不会做这种冒险的事。但是她当时不知道,时机稍纵即逝,那一瞬间程瑜瑾必须做出决断来。

        程瑜瑾良久没说话,最后长长叹了一声“罢了,事已至此,落子无悔,没什么好说的。”

        程元璟轻笑了一声,将她的食指从上到下捏了一遍,声音不疾不徐“你不信我。”

        “因为你不信任我,才会做出大冬天跳水逼人来救你的事。但凡你对我有些信任,都不会如此。”

        程瑜瑾沉默。她当初救人是真的,但是后面看到冰层裂开,也不失生出些其他主意。她落入水中,一半是为了救人,一半是顺势而为。

        她骗过了所有人,就连跟她最久的杜若也觉得她当时是急于救人,没办法才跳下去。其实要不是当时林清远在,程瑜瑾扭头退回岸上也没什么,名声重要,但是她的命更重要,侯府有的是身强力壮、经验丰富的护院小厮,她何必自己冒险?

        但是程元璟一眼就看出来了。或许他当初跳下来救她的时候,就已经明白她想做什么了。

        程瑜瑾叹气,问“您既然已经知道,当初何必还下来救我?冬日的河水到底不是闹着玩的。”

        “我不来救你,那该如何?是眼睁睁看着你力竭,还是看着另一个男人来救你?”程元璟声音不疾不徐,明明没什么强硬的语气,但是落在耳中,说不出的吓人,“你为了一个男子,竟然罔顾自己的性命。你就这样喜欢他吗,为了嫁给他,连命都不要了?”

        程元璟生气了。不同于之前刻意本着脸吓她,这次,是真的。

        他越是生气,越是不动声色。

        程瑜瑾许久没有回话。她的手还在程元璟掌心中,毫无预兆的,程瑜瑾突然握掌成拳,反手握住程元璟的虎口。

        她的眼睛亦瞪得大大的,不闪不避,毫无犯上的自觉,直接看到程元璟瞳孔里去“九叔一出生就是嫡长皇子,五岁就成了太子,自小想要什么就去拿,行事光明磊落,是不是看不上我这种机关算尽,一心一意只为了攀附的人?”

        程瑜瑾不等程元璟回答,自己说了下去“如果我是男子,我也看不上。想要过人上人的生活,那就自己成为强者,总是想着嫁给一个强大的男人算什么?”

        “你以为我不想吗?”程瑜瑾眼睛清若琉璃,线条优美,漂亮的像是精心勾勒好的。这样近的距离,她定定看着程元璟,程元璟都能在里面看到缩小的自己的身影。

        “如果我是个男子,但凡我有其他选择,我会做这种事情吗?你以为,练习仪态比科考更简单不成?一遍一遍练习同一个动作,将每一步都落在刚刚好的位置,会比挑灯夜读、背书写字容易吗?”

        “我背诵诗文比所有兄弟都快,写字也毫不逊色,如果我能参加科举,我也会潜心闭关,一心只读圣贤书,我也会日日琢磨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好。但是我没有机会。”

        程元璟不言不语地看着她,他看到一滴眼泪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打转,倏地滑落。

        程元璟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仿佛被那滴眼泪烫伤。过了一会,他抬手覆到程瑜瑾脸颊上,像是碰到什么一触就碎的珍宝一样,轻轻擦干她的眼泪“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