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88章正妃

第88章正妃

        程瑜瑾不停咳嗽,两个丫鬟都吓了一跳,连忙上前给程瑜瑾端水顺气。

        程瑜瑾实在没想到,在听热闹的时候,竟然冷不防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等她好容易缓和下来,都顾不上其他,第一句话就是问“你刚才说什么,皇帝给谁赐婚?”

        连翘和杜若对视一眼,低声说“赐宜春侯府嫡长女程氏瑜瑾为太子妃,与太子择日完婚。皇榜都已经张贴出来了,现在全城百姓都在围着看。”

        杜若到底比连翘稳重,她虽然最开始十分震惊,但是之后想想,竟也不觉得意外。九爷对姑娘一直纵容又例外,姑娘也黏九爷,除了九爷,杜若没见过姑娘对任何一个男子,甚至任何一个人这样上心过。

        如果九爷不是程家人的话,那和姑娘结为夫妻,也可以想象,顺理成章。

        而程瑜瑾就没那么容易冷静下来了,她怔然了很久,满脑子都乱糟糟的。

        连翘虽然爱玩闹,但并不是不知轻重的性子,再说天底下恐怕没人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

        这得是多不想活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该震惊程元璟竟然选择了一个家族毫无助力的太子妃,还是该震惊她成了太子妃。

        无论是程瑜瑾还是程家,压根想都不会想。

        最开始得知程元璟是太子的时候,程瑜瑾非常吃惊,但是从来没动过程元璟的主意。她刻意接近,小心讨好,一切都是为了日后能得到太子照拂,却从没想过借这个机会,上位做太子妃。

        她从来不考虑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便觉得天下人都是这样。何况婚姻乃人生大事,太子的婚姻更是关系到国家大势,朝堂稳定,没人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程元璟不是那种会为了儿女情长而耽误正事的人,程瑜瑾内心里笃信不可能,就从来没往男女之情上想。后来她落入水中,被程元璟救起来,她才惊觉自己太大意了。

        她不想,不代表别人不想。

        她生病那几天情感脆弱,情绪激动下和程元璟说了许多气话,还当着他的面哭出来了。程瑜瑾现在再回想当时的模样,简直不想承认。不过,她隐约记得,程元璟好像说了什么,还矢口否认拿她当侧妃。

        程瑜瑾睡了一觉后,好些话都记不清了,之后连着几天都没有见到程元璟,程瑜瑾就渐渐忘了这件事。可是,这几天他竟然在准备恢复身份和赐婚的事情吗?

        今日宣读圣旨,通告天下,君无戏言,这一出口便再无转圜的机会。圣旨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拟好的,找到太子这么大的事,显然也不是皇帝说确定就能确定的。

        这几天想必外面并不平静,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李承璟和杨家、内阁甚至皇帝,都已经过招好几回合,今日他们看到的,只是尘埃落定、厮杀过后的最终结果。

        怪不得这几天没看到过他,原来他在忙这些事情。

        程瑜瑾怔松很久,虽然冲击很大,但是一切已成既定现实,程瑜瑾只能尝试去接受。何况,程瑜瑾不觉得这是坏事。

        她只是不敢相信天上真的掉馅饼,还正好掉到了她头上。

        她头一次审视起太子妃这个角色。李承璟这些年虽然一直在京城,可是这几天才真正复出。他出场的动静并不算小,他的经历可比狸猫换太子离奇多了,戏文都不敢这样写,可以想到,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太子都会是文武百官,甚至天下百姓的关注重点。

        太子妃在这个时候被一同推到台前,相比于从小就有家族铺路的其他皇妃热门人选,程瑜瑾这个准太子妃无异于横空出世,凭空降临。之前李承璟还没回来的时候,二皇子就是内定的储君,不少人暗地猜测过,不知道二皇子的正妃会花落谁家。

        甚至有人在想,杨家已经出了一位太后、一位皇后,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第三位后宫之主。

        杨家这一辈没有适龄女孩,可是杨家长女,也就是杨皇后的姐姐杨妍,膝下有一女,名窦希音,年龄和二皇子正好。但是也有人觉得杨家连着出了两位皇后,皇帝脾气再好也不会无限制地容忍下去,皇帝绝不会让杨家再把持二皇子的正妃之位,所以,买股买反,反倒是其他女子的赢面高一点。

        京中从不缺高门豪族,也不缺野心家,不少公卿都从小给女儿造势,想反其道而行之,取代杨家成为下一任国丈。

        然而无论冒险分子如何想,相比于外人,杨家当然更中意自己的外甥女。而且窦希音和二皇子乃是表亲,又时常被杨皇后、杨太后接到宫里住,和二皇子相处的机会多,不知道比其他热门候选人高了多少。

        窦希音对此极为得意,在外做客时,总是会若有若无地拿出来炫耀一二。暗自和窦希音竞争的贵女们气的不轻,可是又无计可施。

        现在好了,无论是窦希音还是想投机的贵女们,算盘都落空了。因为失踪多年被她们默认死亡的太子回来了,太子妃也落到了程瑜瑾头上。程瑜瑾都能想到,等她和李承璟的婚讯公布后,京城中要浪费多少名贵瓷器。

        程瑜瑾当然认识窦希音,京城就这么大,杨家的外甥女谁能不知道。只不过程瑜瑾和窦希音不太熟,窦希音每次出场都前拥后簇,众星捧月,窦希音身边也自有一个小圈子,圈子里都是所谓名门贵女,一个个优越感极重。

        程瑜瑾从来不做白工,她以前不觉得自己和窦希音会有什么交集,自然也懒得浪费力气融入她们的圈子。但是如今成了太子妃,还正巧挡住了窦希音的道,以后,恐怕她和窦希音一圈子的人摩擦不会少。

        然而窦希音说白了只是个道具,窦希音一个普通三品武官家的小姐,敢张狂成这样,还不是因为背后有杨家这棵大树。说到底,窦希音只是个添头,程瑜瑾真正的对手,乃是杨太后,杨皇后。

        有杀母夺位之嫌的继母,强横势大有扶持皇帝继位之恩的继祖母,程瑜瑾默默叹了口气,看来,她婚后要走的路还长呢。

        可是一码归一码,如果让程瑜瑾用太子妃之位换轻松的婚后生活,程瑜瑾还不干呢。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小户之家的婆婆小姑子未必就好伺候,既然一样要步步为营、小心经营,换一个更难的剧本,搏根本没办法计量的权势利益,程瑜瑾觉得这笔买卖很值。

        而且,李承璟直接以程元璟的身份回归,他没有和程元璟割裂,程家无论愿不愿意,都已经牢牢绑在太子这艘船上。日后若是太子赢还好说,若是太子输了,等待程家的也将是举族覆灭之祸。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如自己亲自上阵。

        程瑜瑾突然充满了斗志,身上的萎靡之气一扫而光。她很小的时候就为自己做好了规划,包括十二岁崭露头角,十四岁成为模范闺秀,然而靠着名声嫁一个有钱有权的夫婿,实现后半生的飞跃。之后,她依然会是模范儿媳妇,模范当家夫人,每一步每一阶段,都规范的仿佛是捏造的假象。

        截止被霍长渊退婚前,程瑜瑾的进展都十分符合她的人生规划。虽然中间出现了一些小差错,她还一度想换一个潜力股抽底反杀,谁能想到她突然成了太子妃,计划完成的简直超额。

        程瑜瑾完全不排斥这个身份,她恨不得现在就开始太子妃的日常。连翘见姑娘怔了一会,突然和中邪了一样精神奕奕,简直像要立刻跳起来。连翘吓了一跳,问“姑娘,您怎么了?”

        “我没事,我好的很。”程瑜瑾说着就要站起来,“我还没在这个院子里走过呢,我都不知道它的全貌。”

        程瑜瑾虽然在这个庭院住了十来天,可是很少出门,更别提在院子里转悠。程瑜瑾原来觉得这是太子的私人产业,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可不想再外面乱走,不小心撞到什么不该看的。

        但是现在程瑜瑾的心态不一样了,这是太子的私宅,日后便是她财产的一部分。程瑜瑾至少要知道这个庭院的大致状况。

        连翘和杜若见程瑜瑾要出门,都大吃一惊“姑娘,您怎么突然想起要散步了?外面风大,您病还没好,当心吹了风加重病情。”

        “不,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程瑜瑾脸色虽然还有些白,可是眼神晶亮,眉宇间郁气尽散,看着果然和前几天的病人完全不同。连翘和杜若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是程瑜瑾要出门,她们拗不过,只能七手八脚给程瑜瑾系披风,戴暖套,熏手炉。

        根本没有人能阻挡程瑜瑾对财产的热情,生病都不行,何况寒风。众人都小心顺着程瑜瑾让她养病,听说程瑜瑾要出去散步,各个如临大敌,将程瑜瑾围了一层又一层,最后还是宫里的那些公公们想出来主意,在风口扯了一条锦帐,人为替程瑜瑾挡住风。

        程瑜瑾一出门看到,委实十分无语。

        宫里混出来的人,果然在讨好主子这一点上,无人能出其二。

        程瑜瑾顺着游廊将后面两重院落都走了一遍,默默估量其中的价值。连翘见她们姑娘不像是散步,更像来参观屋子,虽然不得其解,但也慢慢放下心。

        吓死她了,她以为姑娘受了刺激,要在大冬天吹冷风散心。今天这样大的风,硬生生吹上一会那还了得。

        佯装成小厮的太监们见太子妃并不像是要在花园里伤春悲秋的样子,只好悻悻收了帐子。程瑜瑾兴致勃勃,一口气看完了后面两重院子,都没有露出疲惫之色。她朝前院扫了一眼,目露迟疑。

        职业看眼色的小太监瞧见,立刻上前问“姑娘,您怎么停了?”

        现在程瑜瑾并没有受册,还是未婚之身,不能称作太子妃,然而这些太监们都不傻,圣旨都已经发了,这位主便是板上钉钉的东宫娘娘,他们不趁现在提前讨好太子妃,还等什么?

        程瑜瑾问“前院还没看过,我方便去吗?”

        “怎么不方便?”小太监一脸谄笑地说道,“整个院子都是姑娘的,姑娘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哪还能不行?”

        程瑜瑾挑了下眉,听这意思,这个院子被过到她名下了?程瑜瑾转瞬就明白了,她之前和李承璟名义上是叔侄,她待在叔叔的院子里养病没问题,但是现在显然不行。

        男女大防严苛,即便是未婚夫妻也要避嫌,而且他们两人一个是太子,一个是准太子妃,都不能让名声受损。所以李承璟干脆将这个三进庭院送给她,程瑜瑾住自己的房子,外人就不能说什么了。

        程瑜瑾十分羡慕这种三进宅院说送就送的手笔,但同时她也确定了,太子真的有很多私宅。

        程瑜瑾虽然笑着,眼睛却微微眯了眯。

        既然太监这样说,程瑜瑾也就不顾忌,朝前院走去。住宅前后有别,女子只能止步二门,但是现在整个庭院都是她的了,程瑜瑾也无需顾忌什么内外。她出于避嫌,没有进书房、正房里面看,只在游廊上打转,默默估量整个宅子的面积。

        以及日后出手能卖多少钱。

        这里靠近最繁华的主街,地段一流,屋宅向来供不应求,而且这个庭院前后三进,厨房内院后罩房一应俱全,不愁叫价。程瑜瑾心里默默盘算,忽然耳朵一动,听到身后有声音。

        而同时,下人们的问好声也一齐响起“给太子殿下请安。殿下千岁。”

        程瑜瑾慢了半拍回头,正好和来人视线撞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