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100.模范

第100.模范

        建武八年,山洪冲垮清玄观,年仅五岁的皇太子意外走失了。杨太后当然知道并不是走失,更不是所谓意外。可是人消失了就好,没了“太子”这两个字日日在耳边折磨,杨太后舒心许多,连笑容也变多了。

        她放心地将后宫交到侄女手中,然后等着侄女怀孕,生子,生下一个带着杨家血脉的皇子。

        当宫人来报喜,说皇后娘娘生下一个皇子的时候,杨太后和杨甫成就已经确定,无论这个孩子聪明还是愚蠢,贪玩还是上进,他都会是下一任皇帝。好在二皇子比他们预料的还要出息些,这简直是意外之喜,慢慢的,连朝臣也默认了二皇子的地位。

        杨太后本来觉得,他们所缺不过一个名衔罢了。前朝后宫都无阻碍,二皇子本人也拿得出手,所谓立太子,无非找个吉利的日子就能办。

        只不过,他们多少要顾忌皇帝的心情。

        杨太后觉得自己对皇帝有恩,皇帝理应回报他们杨家。皇帝是杨太后一手扶持着登上帝位,他九五之尊的荣耀,这些年一呼百应的好日子,都是杨太后一手赐予。杨家对皇帝恩同再造,不然以李桓那低微的出身、平庸的资质,凭什么坐这把龙椅?

        杨太后觉得这一切都是杨家应得的,只不过皇帝毕竟不是她亲生,天下之主的面子多少要给,所以杨太后并没有过分逼迫皇帝。杨太后原来觉得不急,反正皇帝就这一个选择,除了二皇子,他还能将皇位传给谁?没必要为了囊中之物,和皇帝撕破脸,所以这些年皇帝迟迟不提立太子,杨太后就一直等着。

        杨太后先前还觉得,皇帝兴许是想磨砺二皇子的心性,毕竟太顺风顺水对一个君王来说不是好事,所以皇帝才迟迟不肯把储君的位置给二皇子。想来杨皇后和二皇子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二皇子读书更加用功,杨皇后对儿子也更加勉励。

        杨家自以为已经和皇帝达成共识,于是在他们默认的“心照不宣”中拖了一年又一年。谁能想到,皇帝迟迟不肯放话,并不是为了等二皇子成长,而是另有中意的继承人。

        那个走失的,十四年不曾露面的皇长子,几乎已经被人遗忘的太子李承璟,还活着。

        杨太后打量着眼前已经长得十分高大,完全看不出幼时影子的青年男子,嘴边冷冷扯了扯。呵,并不是十四年不曾露面,而是他一直都在!她和甫成认为早就死了的孩子,其实这些年一直生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还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高中进士,入仕做官,堂而皇之地在杨家和杨甫成眼前晃。

        这简直是当着全天下的面在杨家脸上扇了个响亮的巴掌。可笑杨家还不紧不慢等着皇帝册立二皇子,殊不知,这对父子联手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程瑜瑾按赞礼女官的指示行礼后,良久不见太后反应。程瑜瑾眉尖轻轻动了动,察觉到杨太后的目光深深锁着下面,正落在李承璟身上。

        程瑜瑾了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尤其是一个你以为已经死了的仇人。杨太后此刻的心情程瑜瑾大概能想象到,可是李承璟,又谈何好受呢?

        被剥夺身份,被迫隐姓埋名,用另一个人的身份活了十四年,他又凭什么忍受这些灾难?杨太后视李承璟为眼中钉,李承璟看杨太后和杨甫成,又何尝不是如此。

        杨太后许久都没说话,虽然没有口出恶言,可是谁能看不懂这背后的意思。宫殿中的气氛都渐渐不对了,宫人们屏气敛声,低头不敢多看一眼,多听一句。

        李承璟十分沉得住气,杨太后不说话,他也不主动打破冷场。程瑜瑾和李承璟都是表面功夫极好的人,他们俩的行礼姿势一点不乱,始终游刃有余,礼貌得体。反而是杨太后故意晾着晚辈,还被两个孙儿辈比下去,有些不上台面。

        杨太后最终淡淡开口“你们有心了。起吧。”

        李承璟和程瑜瑾不紧不慢地欠身行礼,才慢慢站直,没有露出一点焦急不满之态。这回就连杨太后的嬷嬷看到,都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太子内敛深致,太子妃美丽端方,世人所期盼的明主模样这两人身上都有,就连她们这些杨家自己人看到,都觉得无懈可击,完美之至。这样一来,还有什么理由废太子?

        直到东宫夫妇二人离开,杨太后脸色都是冰冷的。嬷嬷扶着杨太后回内殿,小心伺候着太后换下衣冠,试探道“太后娘娘,您如今要什么有什么,再没有什么事不顺心,还忧愁什么呢?别和您自个儿的身体过不去。”

        杨太后冷笑一声,说“哀家原本也觉得诸事顺遂,等二皇子立了储,哀家便再无遗憾。谁能知道,那位不声不响,竟然凭空变出来一个长子呢。他和皇后做了这么多年夫妻,竟然能滴水不漏地瞒这么久。呵,原来是哀家小瞧了我们这位圣上。”

        这话嬷嬷不敢接,更不敢劝。她只能等杨太后消消气后,含糊道“皇后娘娘是个有福的,皇后和二殿下最孝敬您,日后必不会让您劳心。”

        都已经是皇后呢,还能怎么有福呢?杨太后听到这话没有回应,但是态度显然是默认的。过了一会,杨太后沉沉道“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既然太子还活着,流落在外不是办法,总是要找回来的。哀家当初听说太子坠入洪流、下落不明的时候,就觉得不会如此简单,现在人回来了,其实也说不上意外。只不过实在没想到他一直在京城,还在甫成手下做了好几年的官。”

        说起这个杨太后就生气,她脸色铁青,顺了好一会气才继续说道“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哀家本想着将希音指给他,可惜我们杨家这一辈没有姑娘,希音也算是半个杨家人,有了太子妃牵系,太子也不至于和杨家离了心。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早就物色好了人选,哀家这里赐婚的旨意还没准备好,那边皇帝就发了封妃的圣旨。皇帝一出口就落地成钉,哀家还怎么好提希音的事。”

        嬷嬷试探着问“太后,那您看今日这位太子妃……”

        这也是杨太后迷惑的地方,她当了许多年的皇后,后来又成了太后,一双眼睛早就锻炼的毒辣无比。可是程瑜瑾,却让她很迷惑。

        这个女子自然是漂亮窈窕的,然而后宫之中美貌并不是稀罕物,性格能耐才是最要紧的。但是也正奇怪在这里,若说程瑜瑾的性格……似乎是没有性格。

        她的一举一动都太标准了,简直就想世人构想中贤良淑德、聪明能干又端庄美丽的正室夫人。因为一切都太过符合想象,没有一点个人痕迹,反倒让人觉得不敢相信。

        杨太后活了这多年,还真没见过这种全人。看不出对方深浅,导致杨太后也不知道该拿对方怎么办。这种感觉,仿佛让杨太后回到先帝在世,她费尽心思和其他妃子斗法的时候。

        杨太后自己都觉得荒唐,一个小小的太子妃罢了,怎么会让她想起当初和宿敌交手的感觉?她曾经的对手,这些年早就被她杀光了,区区一个程瑜瑾,怎么能翻出浪花来?

        杨太后摇头笑了笑,觉得自己这几天思虑过重,都疑神疑鬼了。她不以为意,道“不过一个十五岁的黄毛丫头,是人是鬼,又有什么所谓。”

        程瑜瑾和李承璟从慈宁宫出来,又去了坤宁宫。皇帝今日也在坤宁宫,他见到李承璟带着妻子来请安,似乎十分感慨,程瑜瑾才刚弯下身就被皇帝叫起“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李承璟他成婚晚,这些年也多有不易,你们既然成了婚,务必好好过日子。”

        两人齐齐应声“是。”

        皇帝又勉励了几句,大方地送了见面礼。见皇帝如此,杨皇后还怎么说话,只能笑着挑好话讲。

        然而杨皇后虽然笑着,脸上的神情却十分勉强,相反,她此刻的心情简直说得上糟糕。

        杨皇后看着眼前的太子妃,这个女子年轻,美丽,端庄大方,是所有人想象的太子妃的模样。她穿着仅次于皇后一等的礼服,却比杨皇后更年轻,更鲜活。

        杨皇后多年来独霸后宫,没人敢和她争宠,所以杨皇后一直感受不到岁月的流逝,也感受不到真实的评价。其实杨皇后的容貌只是一般,性情手段也十分平常,但是有杨太后和杨甫成撑腰,众人说奉承话都来不及,怎么敢戳她短处?

        所以这些年杨皇后一直活得舒心而自足,直到这一刻,她看着年轻的太子妃,无比清晰地感受到,她老了。

        当年那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已经长成俊美的青年,李承璟在成长,而杨皇后却一直在老去。如今李承璟带来了他的妻子,太子妃的发冠、翟衣、首饰,无一不在提醒杨皇后,太子妃是来取代她的。

        太子,储君也。太子妃,自然便是储备着的皇后。

        程瑜瑾昨日天不亮就被叫起来,从三更一直折腾到入夜,几乎只合了会儿眼,就又醒来了。今□□见又没少折腾,顶着六七斤重的发冠,身上还拖着沉重的礼服,尤其是在杨太后和杨皇后面前,她不能露怯。这么一会下来,她就是铁打的人也撑不住了,全靠多年的意志力硬撑。

        好在今天她不必再紧绷一整天,见过皇帝之后,皇帝没多过为难他们,很快就让他们散了。杨皇后坐在旁边,脸上笑容微僵,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程瑜瑾和李承璟又去另一处宫殿见宫中的皇子公主,在皇帝皇后之后便不是他们拜人,而是别人拜他们了。因为杨皇后的缘故,宫里这些年人丁算不得兴旺,除了李承璟外,只有一个皇子,两个公主,俱是杨皇后所出。

        朝见礼到此已经结束,程瑜瑾来见皇子公主不过是认认脸,之后就可以自由活动了。二皇子李承钧上前,说“恭喜皇兄新婚,臣恭祝皇兄、皇嫂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李承钧祝贺,自然由李承璟出面应承“二弟有心了。”

        他们两人虽然称呼着兄弟,可是口气都是谨慎疏离的,没有丝毫兄弟的亲近。想来也是,二皇子出生的时候李承璟已经失踪,二皇子根本没见过这个哥哥,更无从谈起兄弟情义。而对于李承璟来说,他满五岁册封太子那年杨皇后怀孕,等六岁辗转回到程家时,刚好听说宫里新诞下一个嫡出皇子,正是李承钧。他本来就险些葬身于杨家之手,不得不放弃身份、顶着他人的名义生存,可是一回京却得知,杨皇后生下了一个皇子。

        杨家取代他之心,昭然若揭。

        指望李承璟和二皇子手足情深,实在是为难。

        李承璟和二皇子的位置非常微妙,他们两人都是嫡出,生母却分别是前后两代皇后,中间还掺杂了上一辈的恩怨和利益。本来,李承钧是众望所归的太子人选,李承钧数年来也以此自居,但是李承璟的出现,无疑将这一切都打碎了。

        只要李承璟不死,这个太子,就不会换人。

        他们两人一说话,其他人都不敢开口,宫殿里顿时安静下来。李承钧温和地笑着,说“皇兄大婚是全天下的喜事,我朝社稷有望,臣喜不自禁,特意为兄长设了一道小宴,还望皇兄务必赏脸。”

        另两位公主和程瑜瑾都没有说话,但眼睛俱悄悄在这两人身上移来移去。两位嫡皇子之间的较量,谁都不敢掺和,但是又提着心观战。两个公主都想知道,她们这位新出现的太子兄长会如何应对?

        二皇子主动邀约,李承璟若是推辞,倒像是害怕一样。程瑜瑾察觉到李承璟的态度变化,适时开口,表现出一个贤惠大度的太子妃形象“殿下和二皇子手足情深,这是社稷之福。既然殿下和二皇子有约,妾身不方便打扰,便先行告退。”

        程瑜瑾这话说的非常贴心,完全是长嫂口吻,然而仔细听立场处处都是东宫。二皇子听到,拱手对程瑜瑾行礼“谢太子妃。太子妃和皇兄才刚刚成婚,臣今日便占了皇兄的时间,倒是臣弟对不住太子妃了。”

        “二皇子这是说什么话。”程瑜瑾笑着说,“殿下的喜好便是我的喜好,你们兄弟团聚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我怎么会有异议。”

        李承钧忍不住抬头看这位年轻的嫂子。程瑜瑾和他差不多大,当初李承钧听说他那位凭空冒出来的太子哥哥娶了曾经的侄女后,李承钧先是匪夷所思,随后心中鄙夷,觉得这位长兄卧薪尝胆十四年,实际长进并没有多大。正妃这样紧要的位置,他就这样浪费了。

        可是现在,李承钧有点明白李承璟为什么娶她了。如果是这样一位美人,李承钧也愿意背负骂名、不顾辈分娶她。何况现在看起来,这位美人并没有把全身的属性点都加在长相上,她的谈吐和进退都很不错。

        李承钧的邀约是必然要去的,李承璟先前没说话,是不放心程瑜瑾一个人。既然程瑜瑾主动给台阶,李承璟不再推辞,他朝外面扫了一眼,说“有劳二弟。不过太子妃刚刚进宫,路还不太熟,孤先送她回宫,之后自去赴宴。”

        李承钧愣了一下,另两位公主也面有意外,程瑜瑾说“殿下,不必这样麻烦。”

        “你的事情更重要。”李承璟口气平淡,但意味十分坚定,“我送你回去。”

        程瑜瑾也怔了一下,没想到李承璟在这么多人面前,能毫不避讳地说出“你的事情更重要”这等话。

        李承钧有点看不下去了,莫非现在当太子要求已经这么严格了吗?不光要勤勉自律,礼贤下士,还要和妻子相敬如宾,家庭和睦,务必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全面发展,从各个方面都成为天下士大夫的表率?

        李承钧原来还觉得不急,现在忍不住想,是不是,他也要赶快娶一门王妃了?

        程瑜瑾就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离开,李承璟果然如他所说,亲自把她送回慈庆宫,自己换了身常服,就又出门了。

        李承璟走后,程瑜瑾悄悄松了口气,大殿里其他伺候的人也是如此。突然从叔侄变成了夫妻,李承璟也从她的九叔变成了太子,程瑜瑾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太子不在,众人都轻松许多。程瑜瑾让丫鬟将她的发冠取下,褪去一身华服,终于好好歇一歇。杜若进来,低声问“太子妃,午膳已经备好了,您要用膳吗?”

        如今李承璟出去赴宴,只剩下程瑜瑾一个人用午饭。程瑜瑾昨天被繁琐礼节折腾了一天,夜里因为李承璟,也没比白天少折腾。今天又起了个大早,程瑜瑾精神已经很疲乏,只想赶紧回床上补觉,便点点头,说“传膳吧。”

        杜若应诺。一个人用膳也清净,宫人们全都顺着程瑜瑾的喜好伺候,程瑜瑾只吃了七成饱,就放下碗筷,回内殿休息了。

        晚上还有晚宴,程瑜瑾不敢睡太多,早就嘱咐了杜若,未时就唤她起来。

        没有李承璟闹人,程瑜瑾现在才算好好睡了一觉。她这一觉睡得格外沉,再醒来时,满目昏暗。拔步床里看不出时辰,程瑜瑾又躺了一会,低声喊外面的丫鬟“杜若,水。”

        她刚刚睡醒,嗓音慵懒喑哑,语调也是软的。话音刚落,最外面的帐子就被人拉开,程瑜瑾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撑起胳膊肘想坐起来。

        她起到一半,身后扶上一个有力的手掌,将她稳稳撑住。这个力道明显不会是杜若,程瑜瑾惊讶回头,发现李承璟侧坐在床沿上,一手扶着她,另一手将茶盏放在旁边的桌几上。

        “醒了?”他放下茶盏后空出一只手,十分自然地抚上她的额头,“还头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