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102.开窍

第102.开窍

        今日是三日回门的日子,程瑜瑾和其他新嫁娘一样,也要在婚后第三天的时候回娘家,向娘家展示嫁人后的状况。出宫前,程瑜瑾去杨太后、杨皇后宫里盥馈,杨皇后知道她今日要回门,没有多做刁难,很快就让她出来了。

        程瑜瑾回慈庆宫换了身衣服,带着丫鬟登车。此刻宜春侯府已经等候许久了,程家将门庭洒扫的干干净净,大门洞开,程元贤率领程家兄弟子侄,立在门前翘首以待。二门前,程老夫人也由众人扶着,静静等待太子妃回门。

        日头渐高,程老夫人等了许久,终于有下人跑进来通传太子妃来了。程老夫人精神一震,连忙肃整女眷,屏气敛息,恭候太子妃。

        街上老远传来拍手的声音,李承璟的车架停在正门,而程瑜瑾的行辇继续往里走,直接进府,一直驶到二门前才停止。此刻程老夫人带着庆福、阮氏和程家近百号下人,一齐跪在门前,高呼道“参见太子妃。”

        几个穿着宫装的女子上前掀开轿帘,小心搀扶着里面的人。程瑜瑾慢慢出轿,站在众人前,微微一抬手“免。”

        众人这才簌簌站起身。程老夫人被人扶着站起来,颤颤巍巍道“老身给太子妃请安。恭祝太子妃万福金安。”

        “祖母免礼。”程瑜瑾走上前,作势扶了程老夫人一下,说,“是孙女不孝,有劳长辈在此等候。祖母快进来吧。”

        程瑜瑾只是比了个手势,并没有当真来扶程老夫人。程老夫人看到红色织金衣袖在她面前摊开,上面金色的纹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晃得人眼晕。程老夫人恍惚了一下,顺势站好,笑道“太子妃说的是,是老身看见太子妃,太心急了。太子妃请进。”

        乌泱泱的程家下人闻言从中间散开,如潮水般散到两边,等程瑜瑾和程老夫人走过去后,她们才敢依次跟上。

        今天程家无论主仆,所有人都在门口恭迎太子、太子妃,男子随着程元贤站在正门外的大街上,女子随着程老夫人等在二门,仆人依据等级跪在不同地方。程瑜瑾进院后,走入寿安堂正堂。此刻寿安堂已经布置好了,到处都是簇新的,专程为了迎接太子妃。程瑜瑾请程老夫人上坐,程老夫人不肯,再三推辞,程瑜瑾才半推半就地坐到最高处正位,程老夫人随之坐下。

        程瑜瑾此刻身边簇拥着大片宫人女官,屋外还站着众多内侍,全袖着手恭立。庆福郡主和阮氏见了心有惴惴,明明才两天不见,程瑜瑾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程瑜瑾今日穿了一身大红衣裳,端坐正上,只是那样一抬手,皇家威仪顿现。

        以前程瑜瑾仪态也好,坐姿站姿甚至走路都赏心悦目,众人见了只觉得美观,谁能知道换上皇家服饰,美则美矣,却不再是给她们欣赏的了。

        那是威出玉门,月照九州,光看着就感受到浩荡的皇家威严。美而不妖,威而不怒,所有人都说不出太子妃应该是什么样子,可是见到过程瑜瑾后,便觉得太子妃就该如此。

        庆福郡主此刻才觉得自己枉为皇家人,和程瑜瑾比起来,她这个郡主有什么仪态。阮氏更是讪讪,刚刚赐婚那会,程瑜瑾的衣冠还没有送来,阮氏也只是觉得程瑜瑾还是程瑜瑾,不过走大运被赐了一门好亲事。

        所以阮氏心心念念想巴着程瑜瑾,让她给自己儿子谋福。后来阮氏被程瑜瑾呛了一顿,讨了好大个没脸,阮氏愤愤不平,不敢当面说,只好私下里指桑骂槐泄愤。她那时还不觉得太子妃和寻常嫁女有什么不同,直到今日见了,阮氏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怕。

        若在今日,阮氏无论如何都不敢和程瑜瑾抢话,跟遑论算计。阮氏大气不敢出,庆福郡主也觉得自己这个嫡母很没面子,在养女自惭形秽,低着头不想说话。

        唯有程老夫人见识过许多场合,此刻还算稳得住,慢悠悠地询问程瑜瑾出嫁后的衣食琐事。

        程瑜瑾也含笑回答了,反正她又不可能说宫里不好,捡出来的话当然都是好话。

        程老夫人显然也明白,听到这些中规中矩的话,她也松了口气。寒暄一会后,气氛渐渐暖和一些,程瑜瑾将宫女内侍都留在外面,自己换了家礼,和程老夫人到内室说家常话。

        离开布置的金碧辉煌的正堂,众人神色明显轻松多了。不过说是行家礼,但是程瑜瑾依然是主,她坐在罗汉床主位上,程老夫人在对面落座,庆福郡主、阮氏等人搬了扶手椅,陪坐在下手。

        丫鬟零零散散围在程瑜瑾身边,这架势一看,主次尊卑顿分。

        程老夫人已经许多年没给别人做配过了。她是程家辈分最大的人,去哪儿都是坐最尊贵最中心的位置,众人小心奉承她,现在突然跌落到次位,程老夫人简直别扭极了。

        可是再别扭,对着程瑜瑾还得笑容满面“太子妃,您入宫不过两日,老身却觉得像过去了三年五载一般。这两天,您在宫里可习惯?”

        “一切安好。”程瑜瑾轻轻颔首,“谢祖母关心。”

        程老夫人小心地问出最关键的问题“那您和太子殿下相处可好?”

        程家人全都支起耳朵,相比于那些衣食住行的虚话,显然她们只关心这个。太子和程家有些渊源,但是要命的是程家人并不知此事,还误以为太子只是个庶生子,好端端的金大腿被他们作死作成了催命符。

        程瑜瑾想起昨夜自己醉酒后的事情,觉得惨不忍睹,但是还是端庄地笑着,道“我和殿下一切都好。”

        程老夫人试探问“老身之前有眼无珠,不识殿下龙章凤姿,言辞多有怠慢得罪,殿下……殿下可会降罪于程家?”

        程瑜瑾了然,敢情是来她这里求情来了。不敢和李承璟说,就跑来找她说话,他们为什么觉得程瑜瑾能影响李承璟?

        程瑜瑾心想程老夫人自己作的死,找她可没用。但是现在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杨家尚在,程家岂能先乱?

        程瑜瑾实话实说,道“祖母和父亲尽可放心,殿下既然娶了我,便表示对程家并无私怨。日后只要程家安分守己,约束己身,殿下明理,不会追究过往的。”

        有了程瑜瑾这句话,程老夫人悬了半年的心可算安稳下来。李承璟还在程家的时候,程老夫人一直觉得他是小薛氏在外面的私生子,虽不敢直接上手,但背后还是说了不少风凉话,甚至有一次,程元贤当着李承璟的面骂“奸生子”。当时不觉得有什么,等得知李承璟的身份后,程家人回忆起这些事,全都吓得直打寒颤。

        他们也不指望太子给程家什么优待,只要能看在程老侯爷对太子有恩的份上,不要追究程家的冒犯之举,程元贤就谢天谢地了。现在听到了程瑜瑾的准话,庆福和陈老福无疑都大大松了口气。

        程老夫人心头大患放下后,心思又活动起来。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程瑜瑾,美人如画,如在云端,程老夫人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想必男人看来,就更漂亮了。

        程老夫人旁敲侧击,问“太子殿下仁德,老身感激不尽,日后还有劳太子妃在殿下面前替程家转圜。太子妃,您和太子一切可好?”

        程瑜瑾心想这个问题不是刚刚问过么,为什么又来。她看到程老夫人暗含期待又若有所指的眼神,慢慢意识程老夫人在问什么。

        程瑜瑾尴尬了,这里已经没有外人,宫里跟来的女官和太监都被打点在外面。有赏钱拿又不必当差,宫人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程瑜瑾和程家人单独说话。可是饶是如此,被程老夫人、庆福郡主和阮氏等人眼巴巴盯着,程瑜瑾也说不出什么来。

        她要怎么说?这种事情,说好还是不好?

        程瑜瑾对于前世的记忆只知道大概,宛如看皮影戏一般,留在脑海的都是几个最特殊、最关键的转折性画面,就像一本高度概括的画集,具体细节她是记不得的。而这其中,和霍长渊的相处画面,几近于无。

        印象中,她嫁入霍家后,霍薛氏对儿子的占有欲爆棚,程瑜瑾权衡利弊后,就刻意和霍长渊保持距离,两人之间的亲密接触没有多少。所以,程瑜瑾在这方面的经验,并不算太多。

        她也不知道,正常的婚姻应该是什么样的,夫妻之间,这种事情要做到什么频率才是正常的。

        程瑜瑾想到昨夜自己喝醉,一回去就睡了,一夜相安无事,李承璟只在新婚之夜碰了她。但是洞房花烛本来就是新婚职责的一部分,按这样来算,李承璟的态度和她差不多,一切都是为了礼仪和子嗣。

        程瑜瑾给自己留足了余地,只是含笑点头,并不多言。话不能说太满,万一李承璟像其他男子一样飞快地冷下去,她迟迟不能生出子嗣,那她也没办法。

        程老夫人瞧见程瑜瑾矜持又冷淡的微笑,有点愁了。以前就是这样,别府夫人带着子侄来程家拜访,程瑜瑾笑着打个招呼,就懒得理会那群少年郎,一心和夫人说话。程瑜瑾长成这个样子,她一冷脸,谁还敢上前讨无趣,反倒是程瑜墨懂得和男郎们主动说话玩闹。

        程老夫人眼睁睁瞧着做客的少年们惊艳地看着程瑜瑾,但程瑜瑾眼风都不扫一个,那些少年根本不敢过来烦程瑜瑾。程老夫人为此愁了很久,特别怕程瑜瑾结婚后也是这番作态。

        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果然没错。

        程老夫人甚至觉得,程瑜瑾完全干得出关上门不让夫婿进门这种事,或者把夫婿往其他地方赶,总之不要来烦她。

        现在程瑜瑾的夫婿是太子,程瑜瑾不至于不让太子进门,但是只消对太子冷淡些,太子便不会再留下。长此以往,夫妻感情岂不是越来越冷,越来越刻板?这样一来哪能生的出孩子。

        明明姿容如画,但是却没开窍,程老夫人十分糟心。程老夫人倒是想提点,但是她年纪一大把,教导刚成婚的孙女夫妻之道,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程老夫人隐晦道“太子妃,太子殿下流落在外多年,成婚又晚,想必陛下早就盼着抱孙子了。太子比你年长,你们夫妻间有什么事,你要听他的,凡事顺着殿下就好。”

        程瑜瑾不明白这么显浅的道理程老夫人为什么要特意说一遍,但还是点头“我明白。谢祖母。”

        可是程老夫人一看程瑜瑾的表情就知道她没有明白,她根本没懂程老夫人在暗示什么。程老夫人一阵无语,本想一会让庆福去教导程瑜瑾,但是想到庆福郡主和程元贤的婚姻模样,觉得还不如不说。

        程老夫人和程老侯爷感情也说不得好,只不过程老夫人强势手狠,程老侯爷身边的女人都活不下去,程家的三个孩子才都出自程老夫人的肚子。唯有程元璟是六岁时突然回来,成了漏网之鱼,但是后来证实,其实也并不是。

        庆福郡主和程元贤的夫妻生活就更不必说了,程元贤左一个小妾右一个美姬,对女人一个月一个鲜,庆福郡主常年独守空房,唯有在程老夫人这里才能见到丈夫。程瑜瑾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耳濡目染,怎么能学会正常的男女相处之道。

        相反,程瑜墨父母双全,阮氏和程元翰感情也好,所以程瑜墨比程瑜瑾更会和男子相处。

        程老夫人暗自烦心,程家现在已经拴在了太子这条船上,若是程瑜瑾生不出太子的嫡子,那程家的筹码就弱多了。程老夫人不在乎程瑜瑾是不是和太子做表面夫妻,只要有了嫡子,他们俩即便貌合神离也没关系。

        程瑜瑾和太子都是美而端方型气质,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倒是十分好看,可是,两个端方的人在一块,总是让人担心他们生不出孩子。

        程老夫人敲了一会,下定决心,悄悄嘱咐了嬷嬷几句。

        等午饭后,程瑜瑾和李承璟就要回宫了。方才一同吃饭时果然如程瑜瑾所说,李承璟始终进退有度,温和有礼,对程元贤说话也和和气气的,并没有翻旧账的意思。程家人放了心,下午时欢欢喜喜送程瑜瑾回宫。

        只不过临走前,程老夫人交给程瑜瑾一个盒子,还再三嘱咐她等回宫后身边无人再看。

        程瑜瑾没放在心上,这次回门她带回来许多礼盒,她出宫时带了回门礼,离开时娘家又回赠许多。程瑜瑾以为程老夫人的盒子也不过其中之一,并没有怎么在意。

        等回宫禀报皇后太后,又在慈庆宫用了晚膳后,程瑜瑾换上轻便的家常衣服,才想起白天程老夫人交给她的那个神神秘秘的盒子。

        天黑后殿中清净,程瑜瑾无事可干,就翻出程老夫人的东西看。最开始她还没看懂,心想程老夫人给她修道的书做什么,直到翻了两页,看到一张十分详细的示意图。

        程瑜瑾愣了片刻,砰的一声合上书页。

        她羞愤的脸都红了,恨不得立刻将这个盒子扔出去。程老夫人一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交代的那样郑重,程瑜瑾还以为什么什么要紧事,结果就是些这?

        程瑜瑾羞恼难当,又气得咬牙。然而再气她也不敢冲动,这种东西不能乱放,要是无意被下人翻到,她这个太子妃还有什么颜面?

        程瑜瑾正着急找掩饰的地方,身后悠悠传来一个声音“你在看什么,怎么这样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