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108.围城

第108.围城

        霍长渊快步走向上房,此时上房里,程瑜墨眼睛瞪得大大的,里面已经隐约闪出泪光。即便如此,程瑜墨始终不肯退一步,委屈又隐忍地瞪着霍薛氏。

        霍薛氏到底要怎样!程瑜墨简直要崩溃了,前世她作为继室嫁进靖勇侯府,霍薛氏拿着程瑜瑾做标尺,处处挑程瑜墨的毛病。因为霍薛氏时不时在众人面前用程瑜瑾比程瑜墨,弄得程瑜墨和霍长渊感情尴尬,霍薛氏每提起一次,霍长渊就会陷入微微的恍惚中,似乎在回忆和程瑜瑾的过往,当天回去后必然又是好一番沉默。

        霍长渊睹物思人,程瑜墨在一旁看着,她心里就好受吗?可是她再嫉妒再怨恨又有什么用,活人如何跟死人比,何况死去的那个人是她的姐姐。无论作为继室还是作为妹妹,她都没法说程瑜瑾任何不是,反而还要咬碎银牙和血吞,强颜欢笑养育程瑜瑾的孩子。

        那个孩子长得极像程瑜瑾,霍长渊虽然看起来和长子不太亲近,可是程瑜墨知道,在无人处霍长渊会长久地凝视长子,目光深沉又挣扎,似乎怀念,又似乎后悔。可是每当那个孩子转过身来,霍长渊就恢复一派冰冷,仿佛对长子毫不在意。

        霍薛氏在提醒她,那个孩子在提醒她,就连霍长渊都在提醒她,你不如程瑜瑾,你做什么都比不上程瑜瑾。程瑜墨回顾自己的婚姻,觉得未成婚之前是块梅子糖,酸中有甜,但总体是快乐的,可是成婚后,是炒糊的糖浆,看似在蜜罐里,可是一入口,都是苦味。

        她忍了五年,人人都说她命好,早逝的姐姐没享到的福,都留给她了。甚至就连阮氏也觉得程瑜墨一帆风顺,前期不被众人看好,却越往后后劲越大,是当之无愧的福气娃。

        人人都说她有福,人人都觉得霍长渊对她一往情深,但是谁能知晓,她听到这些话时的心情呢。即便是程瑜瑾死了,京城众人提起程瑜墨,都免不了会拿她和姐姐比较。她的一生,仿佛依附姐姐而活,离开了程瑜瑾,没有人知道她是谁。

        这仿佛就是在程瑜墨心上磨刀子,可恨她心里痛的直抖,却还要对着满脸艳羡的人露出微笑。

        是啊,霍长渊是对她百依百顺,可是,他为的是谁呢?

        他对着这张和程瑜瑾有五分相似的脸,缠绵亲吻时,想的又是谁呢?

        她成功顶替了姐姐,嫁给了心爱的姐夫,却也从此彻底失去了自己,成为了程瑜瑾的附庸。

        程瑜墨前世忍了整整五年,她活在众人的歆羡中,却日复一日消沉抑郁,最终,因一场风寒而去。再一睁眼,她回到了十四岁的时候。

        她和程瑜瑾命运转折的那一年。

        程瑜墨当机立断,抛去前世不必要的羞涩纠结、难以出口,直接找到霍长渊说明真相。为了取信于霍长渊,程瑜墨还披露了许多细节,包括她救人的时间地点,在山洞发生的事情,以及……她解衣服为他取暖。

        如此之详细,断不可能是道听途说。霍长渊信了,第二天来程家退了婚。

        程瑜墨终于如愿以偿,两辈子第一次,真正以自己的身份嫁给霍长渊,而不是程瑜瑾的妹妹。

        但是婚后的日子,却和她的想象差之甚大。前世霍薛氏虽然指手画脚,但是只是嘴上恶心恶心人,并没有实际行动。程瑜墨听到霍薛氏的话心里不好受,时常都是郁郁的,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吃够了婆婆的苦,可是没想到,前世仅是心里不舒坦,相比于今世,实在是太轻松了。

        这辈子换成她毫无根基地嫁进霍家,程瑜墨才明白霍薛氏竟然这般可恶。霍薛氏不让程瑜墨和霍长渊亲近,变着法扣押着程瑜墨,却放自己身边的大丫鬟去“贴身”服侍霍长渊。

        偏偏霍长渊对此毫无所觉,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程瑜墨只是稍微对霍长渊提一提,霍长渊就觉得她不孝顺母亲,第二天,霍薛氏知道这件事,更是变本加厉地刁难她。

        程瑜墨被折磨的苦不堪言,她去年六月成婚,但是到现在,能不受打扰地和霍长渊独处的次数一只手就数得过来。她已经嫁人一年有余,最开始是阮氏偷偷地问,到现在程老夫人也不住追问,都在催她赶紧生孩子。

        程瑜墨倒是想啊!可是霍薛氏故意拦着他们,不让她和霍长渊亲近,她有什么办法?现在霍薛氏也拿她生不出孩子做筏子,嚷嚷着要给霍长渊纳妾。

        程瑜墨心力交瘁,她不得不亲手在自己心里插上一刀,搬出程瑜瑾来,明里暗里威胁霍薛氏。好在霍长渊明白事理,主动说出不要纳妾,程瑜墨才终于松了口气。

        天知道她说出自己的太子妃姐姐时,心里有多痛。

        程瑜墨从小生活在程瑜瑾的阴影下,所有人见到她,都会说“你看你姐姐,如何如何”。程瑜墨当了程瑜瑾一辈子的影子,前世,程瑜瑾这个完美前妻即便死了,影响力都笼罩在方方面面。侯府里发银钱的份例规矩,是程瑜瑾定的,办大宴席的菜单酒水,是程瑜瑾定的,就连程瑜墨房间里的一块桌布,一个花纹,都是程瑜瑾定的。

        她早就忍够了。她以为她这一世豁出去一切,已经改变了命运,众人在和她说话时,终于不再提她的姐姐如何如何,她终于能彻底摆脱程瑜瑾的标签,以自己的身份被众人记住。

        程瑜墨对此又恨又快意,姐妹二人,凭什么妹妹一直是对照组呢?凭什么一直是程瑜瑾踩在她头上呢?她非要让别人知道,只要有同样的机会,她并不逊于程瑜瑾。

        这一切持续到程瑜瑾退婚,转而是程瑜墨订婚,嫁人。程瑜墨成了最年轻的侯夫人,夫婿前途无量,而程瑜瑾呢,只是一个被退了婚,从神坛坠落的前明星。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以及莫欺少年穷,似乎都在她们姐妹二人身上印证了。

        程瑜墨说不出的快意,而曾经因为程瑜瑾忽略了她的人,程瑜墨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有多有眼无珠。程瑜墨享受着迟来的繁荣,虽然关上门,她在霍家的日子可谓步履维艰,但是,她依然是靖勇侯夫人,霍长渊日后权势会远超旁人,相比于程瑜瑾,她是不折不扣的人生赢家。

        没瞧见,程敏也变得对她极为热情吗?

        可是这样舒心的日子,还没持续多久,就戛然而止。

        程瑜瑾被封为太子妃了。仿佛一下子,程瑜墨被从阳光下打回阴沟,她试图展示给外人的光鲜形象,也骤然分崩离析。

        她依然还是那个,做什么都不如姐姐,永远靠着姐姐的名声过活的可怜人。这半年不断有人向程瑜墨询问关于太子妃的事情,程瑜墨都说不知,她咬着牙,不肯借程瑜瑾一丁点势。仿佛这样就能证明,她并没有输。

        但是当程瑜墨在霍家人面前说出程瑜瑾的名字,以此让霍薛氏打消纳妾的念头后,程瑜墨所有的信心都崩塌了。

        她这段时间本来就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她以为借了程瑜瑾的势,纳妾风波已经解决了。可是今日程瑜墨却看到,霍薛氏接苏氏入府,正是前世,差点取代了程瑜墨成为侯夫人,并且在婚后依然给她制造了许多麻烦的表妹,苏氏。

        她都已经牺牲了这么多,霍薛氏到底还要怎么样!程瑜墨彻底崩溃,当即不管不顾和霍薛氏争吵起来,霍薛氏本来就对儿媳用太子妃压她很不爽,现在看到程瑜墨竟然敢顶撞她,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指着程瑜墨的鼻子骂不孝。

        霍长渊就在这种时候走入正房。他一进门,就看到霍薛氏指着程瑜墨大骂不孝,而程瑜墨双眸含泪,阴鸷又绝望地瞪着霍薛氏。她的眼神中满是恨意,看那眼神,简直恨不得将霍薛氏生吞活剥了。

        霍长渊悚然一惊,立刻上前拽住程瑜墨的手,将她狠狠拉到后面“你做什么?”

        霍长渊的手劲并没有收敛,他一个行军打仗的人,全力一甩力道该有多大。程瑜墨几乎是被扔到了后面,她站立不稳,后腰狠狠撞上了桌角。

        程瑜墨吃痛,摔倒在地上,好半晌爬都爬不起来。

        霍长渊才发现自己下手重了,瞧见程瑜墨痛的浑身弓起的模样,他顿生愧疚,正想上前扶程瑜墨起来,却被霍薛氏拦住。

        霍薛氏看见霍长渊回来,本来就生出底气,见儿子问都不问便将那个小妖精推开,霍薛氏更加得意,立刻洋洋自得地围过去,拉着霍长渊的手哭儿媳不孝,哭自己多年守寡空守侯府的辛酸,哭自己独自将儿子拉扯大的不易。

        霍长渊听到这里,心不由软了。他知道母亲为他付出了许多,所以从不忍拂逆霍薛氏任何事。这样一来,他原本愧疚的心又渐渐变得坚硬,谁让程瑜墨对母亲不孝,她早该被教训了。

        想到这里霍长渊冷下心肠,没有管委顿在地的程瑜墨,而是搀扶着霍薛氏,居高临下,冷冰冰地说“母亲,是儿子管教不力,竟然让她敢对您不孝。儿子这就回去教训她,母亲切莫为此气坏了身子。”

        霍薛氏心中一阵熨帖,她欣慰地拍了拍儿子坚实有力、早变成成年男子的手臂,欢欢喜喜地将他拉到座位上,另一手牵过苏氏,说“我就知道长渊是最孝顺不过的。你还记得你苏表妹吗?可儿,快过来见过你渊表哥。”

        苏可儿走上前,娇娇怯怯对霍长渊行礼“渊表哥。”

        霍长渊面有疑惑“这是?”

        “这是你姨姨家的女儿,名唤可儿,你忘了不曾?”霍薛氏嗔怪地看着霍长渊,说,“你们小时候玩的最好了,没想到一转眼,你们都长这么大了,可儿也变成了大姑娘。真是女大十八变,瞧瞧可儿的模样身段,真是无可挑剔,放眼京城里,恐怕没人比得过她。”

        苏可儿确实有几分姿色,但是若说无可挑剔,无人能及,那就太夸张了。远的不说,仅仅说东宫中的太子妃,对于苏可儿而言便是碾压级的美貌。

        霍长渊心里微嗤,但是他知道母亲的性子,没有扫霍薛氏的颜面,而是点头应道“母亲说的是。”

        霍薛氏越发高兴,拉着苏可儿,不断给霍长渊介绍。他们坐在舒舒服服的内室,仿佛都已经忘了,落地罩外的八仙桌旁边,程瑜墨这个正牌夫人还倒在地上,痛的冷汗直流。

        程瑜墨好容易在丫鬟的扶持下站起来,最开始是腰疼,后面变成小腹一抽一抽的痛,直痛的她冷汗直流,直不起身来。程瑜墨冷冷看了里面一眼,气到极致,已经变成冷的,麻的,仿佛只剩下恨。她费力咽下口中的铁锈味,气若游丝地对丫鬟说“我们走。”

        霍长渊虽然坐在里间,其实一直挂念着外面的程瑜墨。他现在冷静下来,又泛上后悔,程瑜墨身体一直弱,哪抵得上他的力气?他即便要管教程瑜墨,也该在私下无人处来,怎么能当众将她摔到地上呢?

        霍长渊记挂着外面,根本没心思听霍薛氏回忆往昔,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匆匆出去看程瑜墨了。

        霍长渊走的突兀,任谁都能看出来他的敷衍。苏可儿小心翼翼瞧了霍薛氏一眼,一说话哭腔氤氲“姨母,都怪我不好,惹表哥生厌,将表哥气走了。”

        “好孩子,哪能怪你。”霍薛氏怜惜地拍了拍苏可儿的手,眼睛瞥向霍长渊追出去的方向,立即换上厌恶之色,“都怪那个衰门精,还不是她勾走了长渊的魂。恬不知耻,不守妇道。”

        霍长渊一路追到后院,他发现程瑜墨丝毫没有等他的样子,不由有些生气,她也太拿乔了,这是妻子该有的样子吗?霍长渊忍着不悦走进院子,一进门,就见程瑜墨的丫鬟慌慌张张地跑出来,手上全都是血。

        霍长渊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眼前自然而然浮起一幅场景,丫鬟端着水盆来来往往,霍薛氏抱着一个襁褓又是哭又是笑,这时门帘猛地被掀开,也是一个满手血的丫鬟跑出来,哭着喊“不好了,夫人血崩了。”

        霍长渊身体晃了晃,用力按上眉心。他并无怀孕的妾侍,程瑜墨也不曾有孕,血崩的是谁?夫人又是谁?

        而这时,程瑜墨丫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好了,夫人小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