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116.除夕

第116.除夕

        一转眼,就到了除夕。除夕时惯常皇帝会设宴,留亲近的臣子一同饮酒作乐,辞旧迎新。太后皇后这里,身边也围着许多道喜的王妃命妇。

        众人都围在杨太后身边,变戏法一般说着好听的话,笑语连珠,妙语层出不穷,简直热闹极了。

        然而在一派热闹中,杨家内部却有一点小小的不和谐。杨皇后虽然含笑听,但是脸色僵硬,并没有往杨太后的方向看去。而坐在杨皇后身边的杨妍就更加明显了,她的脸色都是冷的。

        程瑜瑾混迹在人群中,微笑着作壁花,眼睛却片刻不停,悄悄观察周围的人。杨皇后和杨妍的异样一早落入程瑜瑾眼中,不止如此,她还发现,今日窦希音没有来。

        稀奇,窦希音恨不得把皇宫当自己家,往日但凡有露脸的场合,她一定会盛装出席,而这次,陪杨太后过年这么重要的机会,各种王妃郡王妃都带着女儿齐聚一堂,窦希音却不在。

        程瑜瑾笑而不语,悠然作壁上观,并不说话。

        程瑜瑾注意到杨太后已经看了好几家的小姐,杨皇后坐在一边,连话都插不上。看她的脸色,并不算高兴。

        其实,对于程瑜瑾和李承璟来说,二皇子娶窦希音,对他们才是最有利的。窦希音姓窦还是姓杨并无差别,放任二皇子再添一门有力的外亲,反而不美。

        程瑜瑾佯装什么都没有发现,依然笑着听众人奉承。

        等到了傍晚,许多夫人告辞。能陪着皇帝、太后出席皇家自个儿的除夕宴的,都是一顶一的大红人,放在哪一家都能拿出去吹一年。往常,杨妍母女都是风风光光留下的,可是今年,没等开宴,杨妍就沉着脸出宫了。

        她走后,原本安静听杨太后说话的程瑜瑾,无声地朝杨妍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后程瑜瑾收回目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除夕宴会也分内外,男席、女席分别陈设在两个大殿里,宫殿之间有回廊相连,宫女太监往来穿梭,忙忙碌碌。中间的广场搭了台子,歌舞不停。

        杨太后毕竟年纪大了,熬不动,她在除夕宴上露了个脸,就由嬷嬷扶着回慈宁宫休息了。杨太后走后,杨皇后和程瑜瑾便是主位,然而女子看歌舞能有什么乐子可言,程瑜瑾和杨皇后彼此间都少说话。上头皇后和太子妃如此,下面人也不敢闹。

        相比于女子这里,男子所在那一殿就热闹多了,时不时有笑声、叫好声。晚宴一直要持续到新年到来的那一刻,耗时非常长,等到了后期,女眷们纷纷找借口离席,去外面透气。

        程瑜瑾耐心极好,稳稳坐了许久,直到杨皇后也离席更衣,她才带着丫鬟去后殿放松一二。连翘跟在程瑜瑾身后,十分钦佩。别看在大殿里坐着,其实不比站着轻松,因为要一直保持挺直的坐姿,还要始终维持微笑,连翘光看着就累,而太子妃近乎一动不动地坚持了两个时辰。这份定力,光想想就心生敬畏。

        程瑜瑾在后殿里终于能松口气,然而即便四周没人,程瑜瑾也不曾露出松散的姿势,保持仪态对她来说已经成了日常。

        连翘给程瑜瑾端出醒酒汤,说“太子妃,用不用奴婢帮您捶捶腰?”

        程瑜瑾摇头“不必。我刚才出来时候见已经有太监往外搬烟花了,想必很快就要放烟火。我在这里歇一歇就好,万一把身上衣服弄皱了,反而不好。”

        连翘应是。程瑜瑾喝了醒酒汤,又饮了两杯茶提神,感觉混沌的脑子渐渐清醒了,才起身往外走。此刻宫里已经非常热闹,太监们忙着搬炮仗放烟火,杂耍团在空地上大显神通,围栏上下站满了看热闹的宫女,对着广场兴奋地指指点点。往正前方看,那里已经燃起明晃晃的烛火,将周围明黄色的帐篷映照的恍如白日,两旁挤满了人。

        想必,是御驾已经从大殿里挪出来,移驾到外面了吧。此时不到新年,还不能燃放炮竹,但是已经有机灵的小太监燃放起焰火棒,窜上窜下地逗主子开心。

        娘娘们此刻也聚成一堆,衣香鬓影,满目珠翠,各个手里捧着暖炉,或笑或立,对着台阶下面指指点点。

        程瑜瑾走近,宫妃们都退开向程瑜瑾问好。程瑜瑾对着她们轻轻点头,笑着和众人说话。此刻已是深夜,风又干又冷,夜幕黑得出奇,空气中弥漫着特有的硝火味,一闻就让人想起过年。

        程瑜瑾在这种氛围中有些出神,她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她还待在宜春侯府,面对满堂热闹兴致缺缺。谁能知道一年后,她非但嫁了人,还在紫禁城里过年呢。

        程瑜瑾似有所感抬头,朝另一个方向望去,正好看见李承璟站在皇帝身边,正凝望着她。

        此刻外面突然响起巨大的爆竹声,各个角落的烟花一燃,噼里啪啦震的人耳朵发麻。程瑜瑾被吓了一跳,自然而然抬头去看天。与此同时,宫外的天空也亮起来,闪过一阵一阵的彩光。

        时间一视同仁,在这一刻,新的纪年同时降临九州大地。

        程瑜瑾心里一动,立刻回头去看李承璟,发现那个位置已经没人了。众人此时全在抬头望天,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震耳欲聋,若不是喊话,根本注意不到别人的动静。程瑜瑾悄悄地退到后面,一转身快步朝外走去。

        她才刚走到一半,便在半路上遇到了李承璟。她不知不觉露出笑意,对着李承璟快跑两步。李承璟也张开手,稳稳接住了她。

        程瑜瑾竟然穿着大红吉衣,外面罩着雪白的斗篷,站在那里宛如红梅临雪,美不胜收。程瑜瑾扑到李承璟怀里,斗篷在夜幕中几乎要发出光来“殿下,新年快乐。”

        李承璟也含笑,将她连人带斗篷一同拥入怀中“你也是。新年快乐。”

        “我是不是第一个和你道贺的人?”

        “是。”李承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低沉含笑,“我只盼你每年都是第一个。”

        在这种时候,程瑜瑾没有理智地和他分析可能性,也没有回避,而是同样回抱了他“会的。”

        新年到后,宫里到处都在喜气洋洋地放烟花,众人见了无论认不认识,有无龌龊,都拱手道喜。皇帝见状十分欣慰,他在乾清宫台阶前看了小半个时辰,便精力不济,回宫休息去了。

        皇帝走后,其他皇子、王爷和臣子才敢散开,宫妃也三三两两回宫了。李承璟送走了皇帝,无意再在外面耽误时间,随意应付了几波来和他贺岁的人,便快步往宫门口走去。

        等在夜幕中看到那个雪白色的身影,李承璟发现自己竟然松了口气“你怎么没走?”

        程瑜瑾闻声回头,她手里还提着一盏宫灯,越发将她身上的红衣照得暖融融的“我在等殿下啊。”

        李承璟自然而然地握住她的手,将她手中的灯接过,手掌一转就圈住她的手。程瑜瑾笑,问“殿下,你这是做什么?”

        李承璟垂了眸子看她,灯光将他的眼睛照得笑意融融,熠熠生辉“好了,现在你和灯都是我的了。”

        按理两人回宫自有步辇,但是今日李承璟却不愿意放开程瑜瑾的手。他可记得大婚庆贺宴那天,程瑜瑾散宴后,等都没等他,直接自己就回去了。今日却肯留在外面等他,这对李承璟来说,实在是不小的进步。

        李承璟不想让第三人上来讨嫌,便将宫人远远打发走,他拉着程瑜瑾的手,就这样缓慢走在新年第一天的紫禁城中。此时烟火已经放的差不多了,唯有乾清宫广场前还有阵阵响声,他们背着乾清宫而走,那些喧嚣仿佛也步步远去。

        空气中弥漫着深夜的清冷和新鲜的硝火味,有一种奇异的家的感觉。虽然夜风冷硬如刀,却并不让人厌烦。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享受着难得的静谧温馨。李承璟走了一会,忽然说“瑜瑾,你说我们以后的孩子,像你还是像我?”

        程瑜瑾惊讶,随后哑然失笑“殿下,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

        “因为这是我和家人度过的第一个新年,自然就想起孩子来。”李承璟说的平淡,程瑜瑾听着却突生心疼。她用力握住李承璟的手,说“所有数字里我最喜欢一,因为有一就有二,接下来就会有许许多多。”

        李承璟发出一声轻笑,笑声在夜风中清朗好听,比宴席上的陈年佳酿都醉人。程瑜瑾觉得脸上有点热,而李承璟握着她的手,很认真地畅想未来的事“要我说,如果是男孩,像我像你都好,如果是女孩,还是像你多一点好。”

        程瑜瑾好奇,偏过头看他“为什么?”

        “男孩娶妻,他无论像了谁,都不会差。但是女孩却总是要嫁人的,如此说来还是像你多一点好,这样我不必担心她日后被男人骗。”

        程瑜瑾挑眉,似笑非笑地睨李承璟“殿下,你这话说的可不地道。你夸你自己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踩我?”

        李承璟忍不住笑,他虽然平时总是浅笑,但是像此刻这般疏朗大笑的时候却很少“你个傻丫头,我这是在夸你啊。”

        程瑜瑾含笑瞪了他一眼,道“那我可真是谢谢殿下。”

        两人就这样手牵手,慢慢走回慈庆宫。此刻慈庆宫上下全都整装站在院子中,脸上含笑,看到李承璟和程瑜瑾后齐刷刷行礼“给太子、太子妃请安。太子、太子妃新年康顺,万福归泰。”

        这些声音又欢喜又响亮,程瑜瑾听了不禁露出笑容,李承璟也难得露出笑脸,说“你们伺候太子妃有功,所有人都赏三个月俸钱。”

        宫女太监们听到更加开心,越发卖力地说吉祥话。程瑜瑾在满院子欢欣中走回内殿,她在广场前看了许久的烟火,身上全是硝石味。净房全天都是有热水的,她去简单沐浴更衣,换了全新的中衣,才慢慢朝外面走来。

        内殿里红影重重,外面的灯笼将窗花照得红彤彤的。程瑜瑾在内殿里没见着人,早已习以为常,自己单手挽住头发,朝里间走来。

        李承璟果然在屏风后坐着,瞧见她,很自然地上前接过她手里的头发。不过今日他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替她绞头发,而是用力握紧帕子,用帕子吸了吸她发梢的水,便随手往旁边一扔,打横将她抱起来。

        程瑜瑾猝不及防,下意识攀住他的肩膀。“殿下,你做什么?”

        李承璟抱着她大步朝床帐走去“自然是办有利于国家传承、宗庙祭祀的大事。”

        程瑜瑾听到十分无奈,她双颊绯红,一手扶在他肩膀上,不知道该推开还是应下“你怎么突然这样?明天元日,还要大朝贺呢。”

        “我知道。”李承璟将她放在大红锦被上,笑着支在她颈侧,“正因如此,所以才更要加紧了。这可是事关国本稳定的大事啊,外面已经催了好几次,你若是再不怀孕,我颜面何存?”

        程瑜瑾咬唇,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耳根通红“你这个人简直……你说这种话,竟然还一副上朝奏事的神情。”

        李承璟挑眉“那不然呢?像你这样,脖子都红了吗?”

        程瑜瑾气得瞪他,立刻就要伸手捂住自己的脖颈。李承璟轻松拦截住她的手,压在锦被上“乖,这是我的职责,今夜配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