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118.匿瑕

第118.匿瑕

        程瑜墨浑浑噩噩,等她醒过神来抬头,发现外厅里面只剩下她一个人。霍长渊已经进去了,完全没有招呼她。

        程瑜墨手指紧紧掐入掌心,这就是她的丈夫,这就是她的娘家。一不小心,程瑜墨竟然折断了小指甲。

        她盯着小指头上的血丝,面带恍惚,而此刻丫鬟都围在暖阁里,根本没有人发现程瑜墨这里的意外。而程瑜墨也没有叫人,她将受伤的手藏在袖子里,连伤口都没有包扎,像是游魂一般走入暖阁,听着众人说话。

        她坐在那里,不禁一阵又一阵走神。

        程瑜墨忍不住想,她并不比程瑜瑾差,甚至远比程瑜瑾有情趣,远比程瑜瑾更得男人喜欢。若不是当初程家再无女儿,嫁给九叔的,理当是没有被人退过亲的自己。那现在,被太子温柔对待着的,被众人艳羡着的太子妃,是不是便是她了?

        李承璟来了之后,所有话题都围绕着李承璟和程瑜瑾来。他们说了没一会,午膳的时辰到了,程老夫人发话,众人移步饭厅,共进午膳。

        吃饭的时候,程瑜瑾不小心被辣椒呛住嗓子,她皱了皱眉,生生忍住。身后伺候的连翘都没发现,李承璟却往她这里看了一眼,说“拿一蛊酪乳来。”

        太子发话,丫鬟连忙往厨房传话,饭桌上各人也停了筷子,朝李承璟看来“殿下,是臣等疏忽,上菜没有考虑周全。臣失礼,请殿下降罪。”

        李承璟摆了摆手,顺手倒了杯茶,握在手中缓慢地晃动着,说“并非是我喜欢,只不过酪乳解辣,对嗓子好。”

        众人顺着李承璟的目光,恍惚发现李承璟是替程瑜瑾叫的。连翘后知后觉,连忙就要盛粥给程瑜瑾解辣,李承璟止住,说“粥太烫了,喝了越发辣。”

        这时候他手里的茶似乎凉了,李承璟手指在杯壁上试了一试,说“这个温度刚刚好,先清清嗓子。”

        程瑜瑾说不出话来,点点头将茶接过。她喝茶的时候,李承璟很自然地替她打下手。程瑜瑾喝完后,李承璟将茶盏接过,放在丫鬟的端盘上,然后轻轻抚着程瑜瑾的背“好受点了吗?”

        程瑜瑾点头,说“好多了,谢殿下。”

        这时候厨房送来了酪乳,程瑜瑾看到无奈“不过被呛了一下,用不着这么麻烦。”

        “怎么就麻烦了。”李承璟口吻淡淡,扶起袖子,给程瑜瑾夹了道菜,说,“这道清淡,试试这几样。”

        一桌子的人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李承璟的动作自然极了,他为程瑜瑾倒茶送水,熟稔自在,丝毫不觉得有损男子威风。而程瑜瑾的表现也很平淡,完全没有炫耀的意思,甚至看连翘等人的表情,这分明是司空见惯了的。

        程元贤举着筷子不知该如何下箸,程敏和庆福这些老夫妻目有感慨,而另一桌的未婚小姑娘们,看着眼前这一幕简直春心萌动,惊讶又艳羡。程敏又羡慕又感慨,她悄悄朝坐在另一桌的徐念春看了一眼,心想她的女儿日后只要能找到一个有太子殿下十分之一体贴的郎君,她这个当母亲的就心满意足了。

        阮氏瞧见,忍不住去看霍长渊和程瑜墨。他们这对夫妻也一同坐着,可是两人各用各的饭,从上桌到今,两人没说过一句话,甚至连个眼神交换也没有。

        ……竟似陌生人一样。不,比陌生人都不如,至少对着陌生人,霍长渊不会这样冷漠失礼。

        阮氏心中叹息,然而饭桌上除了她,根本没有人注意程瑜墨和霍长渊,众人都看着太子和太子妃。

        或许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而是同桌两对夫妻,彼此之间对比实在太明显,其他人都顾忌着面子不说罢了。

        程老夫人将众人神色一收眼底,她心中百转千回,最终只余长长一声叹息。

        她原本还觉得太子尊贵端方,而程瑜瑾也是规矩的性子,这两人在一块,恐怕婚后会相敬如宾,沉闷死寂。三日回门的时候程老夫人甚至怀疑过他们夫妻是不是做戏,这并不是程老夫人不相信太子,而是因为她不相信程瑜瑾。

        但是现在,时间证明一切,他们自以为火眼金睛的揣测,其实都是卑劣的恶意。三天两天可以装,一个月勉强也行,那半年呢?

        恩爱可以假装,但是眼神,装不出来。

        程老夫人最开始,是不太看好长孙女这对的。两个冷静聪明的人放在一起,谁都没法收服谁,不如在太子身边放一个娇憨天真的女子,更能讨太子欢心,毕竟男人不会喜欢太聪明的女子。像霍长渊和程瑜墨这样一个威武一个不谙世事,一个大刀阔斧一个全身心依赖的,就很好。

        可是谁能想到,最后的结果,却大相径庭。

        事实证明聪明人在哪儿都能活好,而两个聪明人放在一块,只会翻了倍的好。所谓优秀的男人不喜欢聪明能干的妻子,不过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以及蠢人的自我安慰罢了。

        程瑜瑾和太子这对始终都是和和气气的,听说半年来一次红脸都不曾。而程瑜墨和霍长渊呢,程瑜墨处理不了难缠的婆婆,一心依靠着霍长渊,而霍长渊又不屑于理解女子心思,时间长了,仿佛柔弱的藤蔓紧紧缠绕着树木,最后即便是大树也会窒息而死。到如今,一个埋怨丈夫故人易变,不再像婚前那样呵护她,一个暗暗嫌弃妻子太过黏人,完全不会自己行走。

        这还是在程家长辈面前呢,霍长渊进门以来,和程老夫人问好,和庆福郡主、阮氏问好,对程瑜瑾垂着眼睛毕恭毕敬,对程、徐两家的晚辈,也十分和蔼耐心。他是个孝顺的女婿、恭敬的臣子、和气的姐夫,但是唯独对于他的妻子,不曾有过一句问候,不曾有过片刻关心。

        对比李承璟对于程瑜瑾的关注,霍长渊的表现太过冷漠了,简直比陌生人都不如,那明明是他的妻子啊。

        程老夫人深深叹了口气,程瑜墨当年嫁人时,也双眸晶亮,一腔孤勇,觉得自己和天下其他女子是不同的。然而到最后,大家都不过普罗大众罢了。

        反倒是被众人一致觉得太死板的程瑜瑾,用实际行动证明,真正厉害的人物,做什么都好。

        这一顿饭吃得各有心思,等饭后,男子们去外间说话,程老夫人也带着众多儿媳孙女一起去暖阁话家常。程老夫人看着程瑜瑾,嘴唇动了好几次,最后才试探着问“太子妃,您最近可有喜讯?”

        程瑜瑾被问习惯了,十分镇定,说道“殿下说孩子都是缘法,不必着急。”

        程老夫人欲言又止,但是不敢逼程瑜瑾太紧。程瑜瑾最开始赐婚的时候,他们还想着用家族孝义拴着程瑜瑾,然而程瑜瑾对庆福、阮氏冷了一次脸后,程家人都不敢了。程瑜瑾如今是宜春侯府唯一的指望,眼见和程瑜瑾说感情没用,程老夫人还哪敢得罪这尊金菩萨。

        正如程瑜瑾所说,求人就要拿出求人的态度来,程老夫人一下子就明白了程瑜瑾的意思,一家子低调地吃喝玩乐,继续不思进取,不帮忙,也不给程瑜瑾添麻烦。总之,十分有自知之明。

        其实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只要程家自己不作妖,这种舒坦日子就能继续过下去。纨绔程元贤简直满意极了。

        要是程瑜瑾能早日剩下皇长孙,那就更完美了,程元贤简直能躺在金山上嗑金豆子。

        程老夫人听到程瑜瑾说没有,有点着急,但是不敢催。程瑜瑾都这样说了,程老夫人还能说什么,只能应和道“太子妃说的是,儿孙都是缘法,随缘自然就到了。”

        程老夫人说完看向程瑜墨。她对于程瑜墨就没有那样小心,非常直白地说“二姑奶奶,你也是。你虽然不慎掉了孩子,但是其他女子可不和你讲原委,趁如今侯爷没有纳妾,早日再怀上一个才好。你被你娘惯得娇贵,但是婆家不同于娘家,没人会惯着你,嫁人了可不能再使小性。头一胎不拘男女,只有生下孩子来,才是真正在婆家站稳了跟脚。”

        程瑜墨被程老夫人说的脸红气弱,低着头,细若蚊蝇地应了一声。

        程瑜瑾知道自己也很危险,垂着眼睛,完全不吱声。她在程家表现的胸有成竹不慌不忙,但是等回到宫里,四下无人后,程瑜瑾对着贴身丫鬟,长长叹了口气。

        程瑜瑾忍不住去摸自己的小腹。她今日说“孩子要随缘”,然而实际上无论后宫还是朝堂,都不给他们随缘的时间。程瑜瑾和李承璟都面对着巨大的压力,可是偏偏都半年了,她的肚子里也没有动静。

        明明,李承璟做那档子事情的频率并不低。现在程瑜瑾不需要参考前世的经验,她完全可以判断,李承璟的频率是非常之很偏高的。

        莫非,是频率太高了,反而影响怀孕?

        程瑜瑾摸着平坦的小腹,十分认真地思考起来。

        程瑜瑾当真认真地思考起这个可能,或许,频率低一些,更利于怀孕?李承璟从外面回来,瞧见程瑜瑾坐在罗汉床上,长裙迤地,鸦睫低垂,十分认真地思索着什么。

        李承璟自然坐在她对面,问“想什么呢,这样认真?”

        程瑜瑾抬头看了李承璟一眼,明明什么话都没说,但是莫名的,李承璟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下一刻程瑜瑾就开口说“殿下,妾身刚才想到一个禅理。”

        程瑜瑾说话,永远别指望她能一口气说出来,势必要圈圈绕绕兜很久,将全天下的大道理都说一遍,才能带出正题。李承璟叹口气,说“你竟论起禅理来,倒是难得,说吧。”

        程瑜瑾清了清嗓子,先从一个自然现象起兴“殿下,俗话说月盈则亏,水满则溢,月都是如此,人自然也一样。殿下你说是不是?”

        “嗯。”

        “凡事都要克制,不然,过刚易折,强极则辱,反而会取得反效果。”

        李承璟沉吟片刻,忍不住说“你怎么还是这样啰嗦?”

        程瑜瑾情绪酝酿了一半,听到这里抬头用眼神瞪他。李承璟眼神坦然又无辜,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了吧。明明就是一句话的事,绕来绕去我听着累。”

        程瑜瑾被打断,也懒得铺垫了,直接说“殿下,我仔细想了下,觉得祖母所言在理。我们当以子嗣为要,太耗费精力了不太好。”

        程瑜瑾说的隐晦,但是李承璟一下子就听懂了。他不禁挑眉,十分无语“这可毫无道理吧,我们未来的儿女不给面子,为什么要亏着我?”

        此刻殿里还有其他伺候的人,程瑜瑾朝两边扫了一眼,轻轻咳嗽道“殿下,过犹不及,水倒太满了反而会导致一无所获。你说这个道理对不对?”

        李承璟端坐着,慢慢说“我觉得,不太对。”

        程瑜瑾眼睛又忍不住看后面,她素来注重仪态,当着宫人的面讨论这种事,即便明知道他们听不到,程瑜瑾也觉得十分心虚。恐怕唯有李承璟,能一边正襟危坐,一边说着不肯放松房事的话。

        正好这时一路宫人进来换茶水。程瑜瑾立刻噤了声,板正地坐着。李承璟还很放松,他端起新烧的热茶,将杯子烫了一道,一边倒茶,一边说“依我看,这个禅理应当这样讲。夜光死而又育,潮汐时涨时落。阴阳圆缺,总是相伴而行,缺一不可的。有阳就有阴,有光就有影,实在不能割裂而取其一。就如我的名字,璟,玉光彩也,但凡光彩者则生阴影,曰为瑕。正所谓高下在心,川泽纳污,山薮藏疾,瑾瑜匿瑕。瑕避无可避,无须否认,只要瑕不掩瑜便可。”

        李承璟说完,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缓声重复“瑾瑜匿瑕。”

        李承璟说的是“瑾瑜”二字的注解,这本来是极其正经的解释,但是程瑜瑾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她脑子里不由浮现出一系列动图,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后,程瑜瑾赶紧打住,并且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她太污浊了,这样正经的经书,她竟然想歪了。

        李承璟说完之后,十分郑重地抚手,赞道“这个匿字用得好。”

        程瑜瑾的脸轰的一声红了,她刚才还以为自己脑子太污浊了才会想岔,结果就是!

        这厮确实就是那个意思,光风霁月地说下流话!

        程瑜瑾面红耳赤,她咬着唇,说不出话来。此刻周围还围着许多宫人,宫人见太子和太子妃讨论禅理,还满口之乎者也、焉哉乎也,都对着他们二人投来钦佩的目光。

        程瑜瑾脸烫的快要燃烧,臊都要臊死了。而偏偏对面的人还眼带笑意,似有所指地看着她,说“璟则伴生瑕,而瑾瑜匿瑕。我们名字发音相似,可见缘分天定,我们注定是要做夫妻的。”

        这简直是当众调戏,还是十分下流的那种,程瑜瑾耳尖都红了,说不出是气的还是羞的。李承璟忍笑忍得十分辛苦,这时刘义在门外禀报有臣子谒见,为太子拜年,李承璟只能暂时抛下自己面红耳赤的太子妃,去外面处理拜年的事。

        李承璟直到出门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笑着的。

        程瑜瑾是真的要被这个人气死了,偏偏他说话时光明正大,一派端庄持重风度,周围围着这么多人,没一个看出他的真面目。

        程瑜瑾暗暗咬牙,太子出去后,杜若连翘也慢慢围过来,轻手轻脚替程瑜瑾倒茶。连翘十分艳羡,说“太子妃,您刚才在和太子讨论什么呀,字字句句引经据典,全是玄而又玄的禅理,奴婢听都听不懂。”

        连翘本意是恭维太子妃开心,结果却见程瑜瑾用力瞪了她一眼,脸色冰冷。连翘不解其意,小心翼翼地问“太子妃,奴婢说错了什么吗?”

        杜若见状,连忙上前解围“太子和太子妃论玄,我们这些奴婢怎么能听得懂。要奴婢说,太子妃和太子不止名字像,连人也很像呢。都是一样的风姿过人,都是一样的端庄。”

        杜若本意救场,结果她说完后,却意外地发现程瑜瑾脸色更加冷了。程瑜瑾轻轻哼了一声,说“谁和他一样?”

        杜若愣住了“啊?”

        程瑜瑾抻了抻袖子,淡淡道“我和他可不一样,我是表里如一的端庄。”

        程瑜瑾是表里如一的端庄,那谁不是呢?杜若被搞懵了,她和连翘对视一眼,低头不敢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