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119.5皇6妃7 8

第119.5皇6妃7 8

        年节一日日走动着,很快就到了元宵节。程瑜瑾还记得去年皇帝大动干戈,带着宫妃去灯楼“与民同乐”,如今太子找回来了,皇帝也就没有了与民同乐的兴致,照常待在宫里过节。

        杨皇后瞧见,心里冷冷哼了一声。

        元宵宴会上,程瑜瑾惯例坐在高台上当众人参观的吉祥物。难得的是今年杨太后竟然也给面子出席元宵宴,她坐在上首,时不时召各家夫人和小姐上去相看。

        是的,杨太后为二皇子相看正妃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杨太后一会说赵家的小姐贤淑,一会说李家的闺秀静美,总之不接窦家的话茬。如此,京城中人还有什么看不懂的,窦希音被吊了七八年,如今彻底被杨太后放弃了。

        京城因此刮起一阵风来,有的人家趋之若鹜,也有的人家让女儿称病,不去应皇太后的宴席,私下里赶快给女儿定亲。众人对此各持所见,各有态度,但是无疑,有一点是统一的。

        那就是窦希音,窦家,成了京师里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程瑜瑾平心而论,觉得杨太后此举做的确实不太妥当。既然当初没这个意向,那就不要给窦希音希望,把人家吊了七八年,活生生从少女拖成大龄待婚女子。如今窦希音已经及笄,在十三四那段最适合议亲的年岁,窦希音和窦家都一门心思想着二皇子,根本没张罗过相婿。现在杨太后突然说她并无此意,当初只是看两个小孩子可爱随便逗着玩,婚约并不作数,未免太过分了。

        但是自己做的选择自己承担,就算杨太后再不地道,当初一日日往宫里跑的是窦希音,眼高于顶看不起其他男人的也是窦希音。如今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皇妃做不成,还错过了议亲的大好时机,可谓鸡飞蛋打,一切成空。窦希音除了怨自己,其实也怪不了别人。

        程瑜瑾这个人就胜在看得清,她对别人冷酷无情,对自己同样如此,并不会于人于己两套标准。但是可惜,窦希音显然并不是这样。

        程瑜瑾余光里瞧见窦希音悄悄出了门,她眉目不动,仿佛并没有看到。

        窦希音在大殿里待着憋闷,实在忍受不了,出门来透气。她在寒风中恨恨地往前走,一路将脚步踩得又响又重,幻想着脚底下是那些碍眼的闺秀的脸,直暴走了一炷香,才终于冷静些了。

        不知不觉她离宴席已经很远了,窦希音站在寒风里,瞧着她七八年里最熟悉不过的红墙碧瓦,巍峨宫城,觉得自己可怜又可悲。

        她原以为,自己也是属于这座宫廷的。所以每次进宫,窦希音瞧着高耸的红墙,金碧辉煌的琉璃瓦,以及森严的门禁,都觉得与有荣焉。因为她知道,她会是眼前这一切的女主子。天底下一个女人最高的荣耀尊贵,都将属于她。

        窦希音压根没有想过,自己会嫁给其他人,更不会想二皇子会另娶其他女子。她是那样相信杨太后,怎么会知道,杨太后在骗她。

        现在好了,杨太后公然打窦家和杨妍的脸,窦希音沦为京城笑柄不说,还面临嫁不出去的窘境。窦家听到风声后将信将疑,又观望了一段时间,见杨太后当真打算给二皇子择妃,这才慌了。杨妍当头棒喝,连忙给窦希音相看女婿,这时候才发现好的人选前几年早就被挑走了,剩下的都是些歪瓜裂枣。要么品行不端眠花宿柳,要么家里是个狼虎窝,甚至还有些人,身份家庭才干远远不及窦家,此刻全涌上来试图捡窦希音这个现成的漏。

        换在往常,窦希音和杨妍哪里看得上这种人,这些人给她们提鞋她们都嫌脏。可是现在,这些竟然便是窦希音最好的选择。

        何其讽刺。

        窦希音气得浑身打颤,杨妍也大哭了好几天,跑回去和父母诉苦。杨甫成当然心疼大女儿,大女儿出嫁时他官位还低微,给杨妍说亲时选了各方面都很一般的窦家,而小女儿却成了皇后。两个女儿差距委实太大,因此,杨甫成这些年对大女儿一直十分亏欠,如果能将外孙女嫁给二皇子,巩固杨家权势的同时,还能弥补大女儿一家,杨甫成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但是,杨甫成也没想到,杨太后居然出尔反尔,对着自家人狠狠捅了一刀。

        杨夫人整天哭着闹着要为大女儿讨回公道,杨甫成不堪其扰,私心里也非常恼恨杨太后。杨太后儿子已经死了,膝下再无血脉,全靠杨家为她延续富贵,可是杨太后就是这样回报他们的。杨甫成如今已为首辅,小女儿贵为皇后,二皇子也是杨皇后嫡亲的子嗣,可是杨太后说给二皇子选妃就选妃,说相看人家就相看人家,连杨皇后这个正经婆婆都没法插嘴。

        越俎代庖,竟至于此。

        杨甫成心中有气,多年来积压的不满也一点点浮现出来,渐成爆发之势。杨太后这些年越发颐指气使,唯我独尊,靠着当年对杨甫成的提携之恩,肆无忌惮地支使杨首辅做事,还动不动在众人面前放言她对杨家有大恩。要不是这次的事情,杨甫成都没有发现,这些事他已经惦记了这么久。

        可是杨太后毕竟是他的姐姐,后宫里辈分最高的皇太后,皇帝和杨甫成都不能把杨太后怎么样,杨太后说什么,他们明面上还得乖乖听着。故而杨妍在家里大哭大闹,寻死觅活,杨甫成除了私下补贴大女儿,其实不能做什么改变局面的事。

        杨妍还不肯干休,日日往娘家跑,但是窦希音的心却冷了。

        此刻窦希音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红墙,忍不住微微恍惚,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许是因为她站了太久,宫墙那边的人以为周围没人,放肆说起话来。

        “二皇子怎么突然去了凌渊阁?”

        二皇子?窦希音耳朵一动,忍不住屏息仔细听起来。

        宫墙那边是一条甬道,这两个宫女许是没想到墙后站着人,说话十分无所顾忌。只听另一个声音说“是二皇子不让人声张的。今日元宵,圣上高兴,大宴群臣,二皇子喝醉了,他不想扫圣上的兴致,于是就自己去凌渊阁醒酒,让太监去准备些醒酒汤来。”

        “那岂不是说,二皇子身边没人?”开始的那个声音啧啧感叹,“二皇子一个人在凌渊阁,遑论还是喝醉了的,身边没人伺候,万一出些什么事可怎么办?”

        “在宫里,能有什么事?”另一个人口气不以为意,忽然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你听说太后娘娘要给二皇子选妃的事情了吗?”

        “我知道,据说今日太后召了许多家小姐进宫,是不是未来二皇子妃便在这些人里面了?”

        “铁定是。我们赶快去大殿里伺候着,说不定,就巴结上了未来的二皇子妃呢。”

        “但不是说……窦小姐才是准皇妃么……”

        “嗨,你说她呀。她如今就是一个花架子,你现在看她还锦衣玉食,威风十足,但是她说不到好亲事,这便是她一生最风光的时候了。你且看着她,她还要往下坡路走呢。等过两年,恐怕连生计都成问题,到时候谁还记得她是谁?她一路下跌,以后连入宫给二皇子妃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二皇子妃还会在意她?”

        “你说的也是,她毕竟不是杨家正经小姐,杨家因为她是准二皇子妃才捧着她,现在不是了,还会供着她多久?单靠窦家,她算得了什么人物。”

        “……”

        声音逐渐远去,两个宫女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远了,从头到尾,窦希音连对方的脸都没有见过,可是却被气得浑身打颤。

        不过区区两个宫女,她们怎么敢这样说她!可是窦希音愤怒之后,又绝望地发现,她们说的没错。

        窦希音指甲不知不觉掐到掌心里,她不能如此,她必须要想办法自救,她决不能落到宫女们口里的那个境况。

        永寿宫。

        杜若悄无声息地进门,附在程瑜瑾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程瑜瑾听到后只是点头,并无言语,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她依旧微笑着看台上喧嚣热闹,看台下众生百态,姿态优美端庄,笑容柔和温婉,是谁都挑不出错来的太子妃。

        宴会过半,突然有人匆匆走进来,低声和杨皇后说了些话。杨皇后的表情变了,都顾不上说场面话,便急忙离席而去。

        台下的人当然都看到了,他们没当回事,只以为是宫里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杨皇后去处理宫务了。

        可是又过了一会,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嬷嬷进殿,弯腰在杨太后耳边说了什么。杨太后的脸色一下子变冷,看表情隐隐有怒气。此时本来有一个小姐在杨太后身前讨趣,她准备了一箩筐奇言妙语,但是看着杨太后的表情,一时什么都不敢说。

        杨太后耷拉着嘴角,在嬷嬷的搀扶下站起来,随着她的动作,永寿宫满满当当的人一齐安静下来。杨太后站在宝座前,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唇,说“哀家乏了,先走一步。太子妃。”

        程瑜瑾应声上前,顿身行了个万福“儿臣在。”

        “皇后不在,你暂时看顾着元宵宴会,有什么事情拿到后面来问哀家。”

        “是。”程瑜瑾低头,道,“儿臣遵旨。”

        杨太后说完就在嬷嬷地搀扶下出去了,大殿里众人看着杨太后的背影,好一段时间都安静的落针可闻。

        程瑜瑾笑着抬了下手,说“太后和皇后娘娘暂离席片刻,夫人们继续宴饮便是。”

        大殿随着程瑜瑾这句话,才又继续热闹起来。在座的众多夫人们虽然端起酒,但是眼睛里都在悄悄琢磨皇后和太后今日的异常。

        此刻,不知道谁最先发现,杨妍也不在了。

        淑妃眼睛扫了一圈,果然不见杨妍的踪影。淑妃心痒痒,借着敬酒的机会,悄悄来程瑜瑾身前问“太子妃,这是怎么了,皇后和太后何故双双离席?”

        “太后和皇后自家人的事,我哪里知道呢?”程瑜瑾说着端起自己的酒樽,对淑妃示意了一下,笑道,“淑妃娘娘,请。”

        淑妃了然,识趣地将酒一饮而尽,不再发问。而程瑜瑾只是做了个样子,倾了倾杯子便算承了酒,并不当真饮入口中。

        程瑜瑾低头瞧着杯中的清酒,酒水清澈,明晃晃倒映着四周的雕梁画柱,金粉描金。程瑜瑾放下酒樽,心里不经意地想,今日她还有许多事要办,可不能被酒耽误了功夫。

        醉酒误事啊。

        元宵节下午,时间就在众人心不在焉却又强装太平中过去了。程瑜瑾一直留在永寿宫主持大局,言谈举止都十分恰当。众人也突然发现,原来太子妃是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主子,主持大局毫不怯场,而且有些突发细节,处理的竟然比皇后都好。

        太子妃平日里并不争出头,众人也习惯了看出太子妃仪态万方,仿佛皇家最漂亮最招牌的吉祥物。但是皇后和太后娘娘不在的时候,她的能力才干,并不输与任何一人。

        杨皇后和杨太后出去后,一下午都没有回来。程瑜瑾全程巧笑倩兮,端庄得体,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宫里发生了什么。一直等到回到慈庆宫,程瑜瑾才收敛了笑容,问“殿下呢?”

        “殿下还在乾清宫陪圣上宴饮,尚未回来。”

        皇帝无论做什么,身边总是要带着李承璟,这些大型宴会,李承璟是必然要陪在皇帝身边的。虽然麻烦,但是从这些细节,也能看出来皇帝的态度。程瑜瑾点头,心想她已经等了一下午,再等一会也没什么。程瑜瑾先去净房沐浴洗漱,等出来后,才发现李承璟已经回来了。他身上还带着微微的水汽,想来在另一间净房洗过澡了。

        李承璟见程瑜瑾出来,对她摊开手。程瑜瑾跟着坐在李承璟身边,问“殿下,怎么样了?”

        李承璟刚刚洗完澡,发梢微湿,仅着中衣,衣领处露出一截修长的脖颈,隐约还能看到白皙劲瘦的胸膛。李承璟一手包住程瑜瑾的手,放置在自己膝上,微微点头“成了。”

        程瑜瑾不禁挑眉,似乎有点急切,但是又生生按捺住“外面发生了什么?”

        “二弟不小心喝醉了酒,悄悄去凌渊阁醒酒,身边的太监有的去拿醒酒汤,有的去准备热水,竟然没人留在二弟身边。也实在是赶巧,正好在所有人都在外面忙的那段时间,窦小姐误入凌渊阁。二弟睡着后没有意识,兼之喝了酒,血气旺,便……”

        对着程瑜瑾,李承璟没有说的太详细,但是程瑜瑾靠这些片段,已经能串联起来下午发生了什么。程瑜瑾眸子转了转,说“所以下午,杨皇后匆匆离席,便是去处理窦希音和二皇子的事情了?只不过最后事情实在压不下去,才惊动了杨太后?”

        “没错。后来杨首辅也过去了,皇上听到风声后不太高兴,但是也没说什么。我下午一直跟在皇上身边,凌渊阁具体是什么情形,我也不甚清楚。”

        程瑜瑾点头,煞有其事地说道“这是自然,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离席后,妾身受太后之命在永寿宫主持大局,一下午分身乏术,并不曾注意窦小姐的动向。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看到,不过窦小姐本来就和二皇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然有损皇家名节,但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是美事一桩。”

        李承璟不说话,眉梢微微一挑,看着她笑。程瑜瑾在这样的目光中丝毫不慌,不紧不乱地瞪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李承璟摇头,说“没什么。只是感叹太子妃好气量,日后可万不能惹到太子妃。”

        程瑜瑾轻哼了一声,道“殿下过奖,不及殿下教得好。”

        他们两人各自装模作样地表达了一番自己的清白高洁。明明天底下再不会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两人心黑手黑,却还能面不改色地说出“我不甚清楚”,“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看到”。

        过了一会,程瑜瑾问“殿下,那之后杨家会怎么做?”

        李承璟对此毫不在意,不紧不慢地说“那就是杨家的事了。一笔写不出两个杨,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杨甫成会选择谁都是他们自己的决议,与我们何干?”

        程瑜瑾轻轻点头,知道李承璟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最后二皇子妃到底是谁,都没有所谓了。二皇子即便是赴宴喝醉了酒,身边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就算真一时忙不开,窦希音怎么能这么巧,正好在所有人都出去的时候,凑巧走进去?

        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而是必然。程瑜瑾和李承璟一个在内一个在外,俱悄悄推了一把。程瑜瑾负责将窦希音挑拨起来,然后送她走出内宫,至于凌渊阁的事情,就不是程瑜瑾能够得着的了。

        但是看效果,李承璟安排的非常隐蔽巧妙。他们两人都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而且他们不过是暗中推动,大摇大摆走进去,还扒了衣服和二皇子有肌肤之情的,乃是窦希音自己。她一没被迷晕二没被逼迫,她干出来的事,和别人有什么关系?

        李承璟当然不愿意看着二皇子结一门有权势的亲家,但是说白了,再强的权势都强不过皇权,二皇子娶另外一位正妃诚然会添些麻烦,但也仅是如此。区区一个窦希音,还不值得李承璟专门设套算计。

        李承璟真正要做的,是在众臣面前撕开一个口子,让天下人看到杨家并非铁板一块,杨太后和杨首辅嫌隙已生。至于窦希音,不过一个添头罢了。

        李承璟捏着程瑜瑾的手指,若有所指地说道“杨家骤然发迹,家族内部的教养却没有跟上。如今仅仅是外孙女罢了,以后杨家自作自受的报应,还多着呢。”

        程瑜瑾立马想到一个人,她对此也有所耳闻,于是试探地问“殿下,你说的是杨首辅之孙,杨孝钰?”

        杨孝钰……在京城中的名声十分大,欺男霸女,吃喝嫖赌,可谓样样齐全。杨家这一辈唯有他一个独苗,说是杨夫人的眼珠子、命根子都不为过。窦希音不过是杨妍的女儿,就能干出脱衣服倒贴皇子的事,而杨孝钰是杨家的独孙,祖父是首辅,姑祖母是太后,姑母是皇后,祖母和母亲又对他有求必应,想也能知道,杨孝钰会长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杨孝钰猖狂到敢在当街踹摊子打人,调戏朝廷命官的家眷。京中许多人家受过他的气,但是有杨首辅和杨太后包揽着,苦主俱敢怒不敢言,无人敢声张。

        李承璟似笑非笑,说“那是杨家的事,我可不知道。”

        以前杨家只手遮天,能庇佑杨孝钰无法无天下去。然而养蛊终有反噬,只希望杨家能一直只手遮天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