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127.暴露

第127.暴露

        “你此话当真?”窦希音坐在寿王府的高椅上,因为太过激动,身体都下意识地前倾。

        “千真万确。”

        窦希音瞳孔放大,若有所思地倚在扶手上。她想了一会,突然兴奋起来,站起来说道“来人,备车,本王妃要进宫。”

        “刘太医此番有功,重重有赏。之后你要紧密盯着赵太医,一有消息立刻来禀报本王妃。只要你做得好,本王妃绝不会亏待你。”

        ……

        慈宁宫里,杨太后在嬷嬷的搀扶下坐起身,缓慢喝着药。今年这场雨下的久,京城中许多人都生了病,杨太后毕竟年纪大了,即便贵为太后,也不能幸免。

        她已经病了许久,太医日日来诊脉,名贵药材流水一样花出去,但是杨太后的病还是不见好。

        宫人禀报“寿王妃来了”的时候,杨太后还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厌弃道“她怎么来了?”

        自从元宵节那场事情后,杨太后和杨甫成闹僵,对杨妍母女更是正眼都不想看。杨太后自忖这一辈子心狠手辣,对不起很多人,但是对杨家绝对恩至义尽,她给了窦希音十五年的荣宠,结果窦希音就这样回报她。杨妍那个白眼狼,居然还敢信誓旦旦地说,都怪杨太后偏心,在她们姐妹中只偏心杨皇后,不管杨妍的死活。

        杨太后气急了,从此不再管二皇子的事。她何苦来哉呢,劳心劳力为二皇子挑选政治势力,结果没人领情,一转身还要骂杨太后越俎代庖,手伸得太长。二皇子爱娶谁娶谁吧,他们杨家的事,杨太后再也不会管。

        虽然发狠心再不管杨家的事,但是杨太后的感情还是被伤到了。因为一直情绪郁郁,等六月开始下雨后,杨太后身体弱抵抗差,直接就病倒了。

        这一病宛如山倒。病人本来就情感脆弱,杨太后虽然每日山珍海味,但是环顾大殿,眼前只剩下同样暮色迟迟的老宫女和老嬷嬷,没有孙儿承欢膝下,也没有儿子儿媳侍疾,委实触景伤情。

        这几日虽然也有人来给请安,比如程瑜瑾,便每日雷打不动。但是小辈们都是过个面子就走了,程瑜瑾是孙媳,伺候太婆婆本来就不该是她的职责,更别说她还有孕在身。至于理当赡养杨太后的儿子儿媳,一个是皇帝,日理万机,一个是皇后,主管六宫,都是大忙人,每日过来问一句就已经是孝顺至极,杨太后压根也不奢望这两个人给她侍疾。至于其他妃嫔,杨太后嫌弃她们吵闹,算计太多,一律挡在门外不见。杨太后如今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她成日和年轻人们斗心眼了。

        眼前空空荡荡,唯有杨太后一个人躺在床上养病,整日见不着阳光和鲜亮,宛如等死一般。此情凄寂,杨太后不由就想起自己早逝的儿子。杨太后心情越发抑郁,病更是好不了。

        今日听到宫人说窦希音来了,杨太后着实意外。窦希音虽然是二皇子妃,但是她这种王妃和太子妃不一样,太子和太子妃住在宫里,但是其他皇妃却都另立府邸,住在宫外。这样看起来是自由,但是距离宫廷这个权力中心,自然也远了。

        外人进宫一趟不方便,二皇子要上朝还好,窦希音住在宫外,想要日日给太后请安就不太现实了。窦希音一直都是初一十五跟随众人来一趟,其他时间,并不往杨太后这里跑。

        所以今儿窦希音来慈宁宫,真是稀客。

        窦希音进入慈宁宫,一进门就被殿中那股浓郁的药味呛了一下。外面连着下了半个月雨,杨太后一个老年人独居,还生病,殿里的空气绝对不会好闻。药味混着阴湿的潮味,仅是闻着就让人心情沉重,仿佛整个大殿都透露出一股阴沉沉的衰亡之气。

        窦希音忍住难闻的神色,努力笑着走入落地罩,对杨太后说道“太后,您今日身体可好些了吗?”

        杨太后冷笑着看了窦希音一眼,说“让你失望了,还没死。”

        窦希音顿时尴尬,她自搭自话地笑了笑,说“您身体康健就好,儿臣在宫外也能放心了。”

        杨太后冷笑了一声,显然十分不以为然。窦希音想到自己今日的来意,硬是忍住尴尬,热着脸凑上去,给杨太后捶腿道“太后娘娘,儿臣最近偶然得知了一件事情,深感为难,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杨太后勉强提起些兴致,终于赏了窦希音一个正眼“什么?”

        窦希音心里笑了,故意神神秘秘地左右看了看,凑近了压低声音说“儿臣偶然从太医院得知,太子妃这一胎怀的,是双胎。”

        杨太后听到这里,一直死板的脸上终于出现些许波动“双胎?”

        “没错。”窦希音非常得意,说道,“太子妃的平安脉一直是赵太医负责,连怀孕也是赵太医诊出来的。今日刘太医不小心看到了赵太医掉在地上的药方,发现其中的几味药,像是配给怀双胎的孕妇调养身子的。太子对太子妃如此在意,断不会让人胡乱给太子妃吃药。太后,您看,是不是……”

        杨太后已经听懂了,无论刘太医到底是如何发现了赵太医的药方,程瑜瑾怀的是双胞胎,基本可以确定了。杨太后意外之余,生出一种恍然大悟之感。怪不得李承璟将程瑜瑾怀孕一事捂得严严实实,怪不得都过了三个月危险期,东宫还是没有宣布喜讯。

        最开始杨太后还觉得奇怪,如今结合双胎,很多疑惑的点都迎刃而解。窦希音见杨太后听进去了,继续说“太后,你看自从五月起,又是阴雨连绵又是江南瘟疫,您也突然生病,听说前几日连圣上都不太舒服。而五月,不正是太子妃被发现有孕的时候么。”

        杨太后暮气沉沉的目光忽然变得尖利,精光内敛,宛如鹰隼,丝毫没有老年人的浑浊病弱。窦希音被这样的目光看着,狠狠吓了一跳,浑身的汗毛都被盯得竖起来了。

        杨太后定定盯了她一会,慢慢卸去力道,又变成那个懒洋洋病恹恹的太后“寿王妃,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一言一行注意影响。”

        窦希音这才能继续呼吸,她深深吸了口气,这时才发现后背被冷汗打湿了。窦希音连忙笑着,说道“太后娘娘教训的是,儿臣从小最是敬仰太后娘娘,还请太后多教我。”

        杨太后冷冷瞥了窦希音一眼,阖上眼,没有再说话。

        程瑜瑾照常在慈庆宫养胎,自从李承璟走后,程瑜瑾做什么都没兴趣,衣服没心情画图样,连点心也懒得折腾,早晨出去给皇后、太后请安,回来后便绕着庭院走几圈,之后所有时间,都窝在殿内看书发呆。

        但是今日,程瑜瑾临完一张帖子后,不知道怎么了,心跳的莫名很快。她本来打算临两张字帖,但是因为总觉得心神不宁,第二张没写两个字,就放下笔,再也静不下心。

        她正在奇怪,外面忽然禀报“太子妃,赵太医求见。”

        “赵太医?”程瑜瑾皱眉,心里那种莫名的预感更强烈了。今日并不是请平安脉的日子,李承璟也不在宫内,赵太医一个外男,为什么会在这种时节突然上门?

        程瑜瑾不知不觉敛起神色,说“请。”

        赵太医急匆匆进宫,进来后都没有抬头,弯着腰就要给程瑜瑾下跪“臣参加太子妃。”

        “赵太医这是做什么。”程瑜瑾连忙让杜若拦住,问,“太医对我有恩,何故行此大礼?”

        赵太医依然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起来“微臣有罪,特意来向太子妃请罪。”

        程瑜瑾和杜若对视一眼,程瑜瑾微微活动了一下坐姿,沉声道“赵太医,有话不妨站起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太医起身,将他发现自己行医箱子被人翻过一事如实禀报。他说“微臣是行医之人,对整洁极为在意,所以臣的东西被翻动过后,虽然痕迹很小,微臣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微臣先前给太子妃配的药有一味拿不准,打算拿回家翻翻书,没曾想,却被……微臣有罪,微臣万死难辞其咎。”

        赵太医是真的非常内疚,只要水平不要相差太大,行医之人看对方的药方,多少都能看出门道来。太子早就吩咐过,但凡走露风声,唯他是问。赵太医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故而十分谨慎,没想到,他千防万防,却没想到在太医院内有人敢翻动他的医箱。

        程瑜瑾摆了下手,说“事已至此,追究责任有什么用,解决问题才是要紧。你可知是谁动了你的箱子,这段时间,太医院有何人出入?”

        显然赵太医也有备而来,沉着说道“臣发现东西被翻过后立刻去问看门的童子,童子说一盏茶前,刘太医出去了,说是去宫外出诊。”

        程瑜瑾眉目一动,已经猜到他去了哪里。正在这时,太监特意扬高了声音,在门外喊道“太后娘娘派人至。”

        赵太医皱眉,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这样快。他有些为难地看着程瑜瑾“太子妃……”

        “无妨。”程瑜瑾慢慢站起身,眉目间一派清和镇定,“该来的总会来。太后有召,怎么能不走这一遭。”

        太后派来的嬷嬷果然是请程瑜瑾去慈宁宫的,而且寸步不离地守着她,显然是防着程瑜瑾去通知别人。程瑜瑾十分冷静,什么话也没说,便跟着太后的人出门了。

        等到了慈宁宫,一进门她就感觉到气氛不对。程瑜瑾假装不知道,照常给杨太后行礼“儿臣见过太后娘娘。太后今日咳嗽可好些了?”

        杨太后冷眼看着,心中还是不由叹了口气。瞧瞧,一样是面子情问好,窦希音只会说“您今日身体可好些了吗”,但是程瑜瑾就能准确地问出咳嗽怎么样了。

        如果窦希音有程瑜瑾这般才干,杨太后怎么会不同意二皇子娶窦希音?可惜啊,不是一路人,终究要毁掉。

        杨太后点点头,声音嘶哑,说“好些了。听说这几日太子妃一直留在东宫内养胎,等闲不踏出宫门。这可不行,怀孕虽然要静养,但是基本的走动还是不能缺,要不然,临产时恐怕会很艰难。”

        杨太后都开始关心她的胎相了,程瑜瑾知道今日这一关不会轻松,于是越发冷静,笑着点头“谢太后教导,儿臣记下了。”

        杨太后偏头咳嗽了一声,说“哀家这几日身体不利索,精神头不好,好久没有问过小辈们的事了。说来着实遗憾,宫里添丁这么大的事,哀家这个曾祖母反倒是最后知道的。你肚子里的胎儿已经六个月了吧,哀家还不曾好好看过他,快坐下,哀家让懂产科的宫嬷嬷给你摸一摸。”

        程瑜瑾心中悚然一惊,眼神微动,果然看到杨太后身边站着两个嬷嬷。她们穿着一身深蓝色衣服,色调阴沉,脸上也毫无表情,头发扎的紧紧的,几乎将头皮都勒住。这两个嬷嬷看人的眼神阴冷又幽深,打量人时不像是看人,倒像是打量什么货物。

        程瑜瑾想明白了这两人的身份,再打量她们的手,光看着就生出一股寒意。宫里阴私多,许多宫妃不明不白怀了孕,或者得罪了高位嫔妃,都是一些手上有经验的嬷嬷去灌药打胎。她们手上的功夫极其邪门,一碗药下去,手在宫女妃嫔腰上肚子上用力揉捏,保准这一胎掉的干净,甚至以后都再也怀不上。

        杨太后即便贵为太后,也没有理由强行让太子妃堕胎。程瑜瑾出门时就心里有数,杨太后今日恐怕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想确定程瑜瑾怀的到底是不是双胎。程瑜瑾到底是光明正大过来的,杨太后的主要目的是确定,真让程瑜瑾有什么三长两短,杨太后还不敢。

        然而即便心里明白,程瑜瑾还是不敢冒险,她怎么敢让这些人碰她的肚子。杨太后说是检查,但是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暗地里下阴手。

        许是见程瑜瑾久久不说话,杨太后也没了耐心,沉甸甸说“太子妃年纪轻,没反应过来,你们还不去教着太子妃?”

        两个嬷嬷应了一声,一左一右围着就要往程瑜瑾身前走。这时候身后无声无息贴上来好几个五大三粗的嬷嬷,将程瑜瑾后退的路堵住。

        连翘和杜若都被这种阵仗吓住了,杜若立刻上前拦在程瑜瑾身前,然而这是慈宁宫,连翘杜若即便再努力,也无法拦住三拳四手。杨太后混迹了宫廷半辈子,手底下的腌臜手段不知道有多少,杜若和连翘被看不见的手扭了一下又一下,明明看着只是很轻微的拉扯,可是扭在身上能疼的人站都站不住。

        杜若最开始还想着躲开这些暗亏,但是发现那两个嬷嬷就要走近后,杜若彻底放弃躲避,护着程瑜瑾后退。杜若忍住身上一阵阵钻心的疼,说“太子妃,您出来时刘公公还问过要不要跟着,您说陛下可能有事吩咐,将刘公公留在宫里。但是奴婢刚刚突然想到有东西落在慈庆宫里,可能需要刘公公送过来。”

        李承璟临走时将刘义留给程瑜瑾了,程瑜瑾今日走时特意没带刘义,让他一见势不对就去乾清宫请皇帝。杜若现在特地说出此事,就是想提醒杨太后顾及皇帝。

        杨太后果然皱了皱眉,但也只是如此。刘义虽然是李承璟的贴身太监,但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主子和奴婢也是如此。如果刘义的主子李承璟在宫里,那刘义的背景就非常吓人,但是现在李承璟不在,任刘义手眼再通天,也不可能单枪匹马闯到皇帝面前。

        只要确定了程瑜瑾怀的是双胞胎,杨太后大可以用不祥的名义压制东宫,逼程瑜瑾堕胎,皇帝后面即便知道了,也无话可说。

        杨太后眼皮子依然耷拉着,程瑜瑾渐渐退到墙角,她不小心踢到多宝阁,知道自己再无路可退。

        两个嬷嬷显然也发现了程瑜瑾后退无路,毫无忌惮地往程瑜瑾这里走。两个嬷嬷转瞬逼近很多,毫无预兆的,程瑜瑾突然转身,搬起多宝阁上的花瓶,也不看到底是哪个朝代的古董,用力朝两个嬷嬷砸去。

        两个嬷嬷没料到看着文文弱弱的太子妃竟然有这么烈性的时候,下意识朝旁边躲开。价值不菲的花瓶砸到地上,发出刺耳的一声尖响。程瑜瑾借着这个空档又扔了好几个,完全不管不顾地乱砸。

        转瞬间价值连城的孤品花瓶就成了地上的一堆碎瓷片,慈宁宫众人都被这个变故惊呆了。程瑜瑾捡起一片尖锐的瓷片,蹭的一声指向外面,眼神孤绝“你们若敢碰我的孩子,那就最好让我今日一起死在这里。不然但凡我活着一日,就绝不会放过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