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140章 薨逝

第140章 薨逝

        钟皇后一案还没查出结果来,但是这段时间,杨皇后被限制行动,曾经杨甫成的亲信、门生纷纷降职,而杨甫成起复之日,依然遥遥无期。

        杨夫人不久前还是风光无二的首辅夫人,顷刻间,就卷入人命官司中,成了毒害前皇后的嫌疑人。

        屋漏偏逢连夜雨,偏偏这种时候,杨太后病倒了。杨甫成的儿媳几次递牌子想进宫探望杨太后,都被拦下。

        这几日杨太后没日没夜地做梦,梦中全是早逝的怀悯太子,杨太后时不时梦魇,经常对着空气大喊大叫,有时候喊仁宗贵妃,有时候又喊怀悯太子。后面越发严重,甚至会冲着空无一人的地方又抓又挠,像是在和什么人对抗一般。

        在慈宁宫伺候的宫女都瘆得慌,不敢独自在杨太后塌前待着。慈宁宫内殿那股浅淡的香味始终悠悠飘着,无人在意。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宫里宛如笼罩着阴云,众人连走路都是悄悄的,无人敢大声说话。月末,下了一场雨后,端午来了。

        往年宫里都会举办端午祭典,集中驱五毒赶晦气。今年太后病重,皇后禁足,后宫里没人张罗这些事情,端午自然没有大办。宫女们自己系一根五色丝线,剪一张彩色符纸,就草草过去了。

        李承璟从外面回来后,发现慈庆宫里没有点灯。他心里一紧,快步走向正殿,手中暗暗含着力,一掌推开殿门。

        殿内忽然次第亮起红灯笼,众多宫女提着宫灯,跪在地上齐声道“恭贺太子殿下千秋。”

        李承璟愣了一下,想起来端午亦是他的生日。最近多事之秋,李承璟既要忙杨家的事,又要查钟皇后当年之事,哪里有心情过生日。而他缺位多年,宫里没有先例,能将端午和他的生日联系起来的人,寥寥无几。

        程瑜瑾站在最前面,笑盈盈对李承璟行万福,一如他们第一次相见“殿下万福,生辰快乐。”

        李承璟真是无奈极了,屋里没点灯,吓了他一跳,结果只是为了和他说生辰快乐。然而心里再无奈,李承璟到底还是笑了出来,走上前扶住程瑜瑾的手“好端端的不点灯,吓我一跳。你竟然还记得?”

        “我怎么会不记得。”程瑜瑾站起身,这时候大殿里宫灯次第亮起,他们二人相携往里面走,“殿下生辰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忘了什么也不能忘了殿下呀。”

        好听的话谁都拒绝不了,李承璟也是如此。他神色不知不觉变得柔和,两人走入内室,程瑜瑾将他按在椅子上,然后亲自端了一碗长寿面回来。

        李承璟看到,惊讶“你还准备了吃食?”

        “对啊,我亲手做的。”程瑜瑾将碗放在他面前,说,“许久没进厨房,厨艺生疏了。如果有不好的地方,殿下海涵吧。”

        李承璟不由拉住程瑜瑾的手看“你还在恢复身体,怎么能自己动手?厨房的水是凉的还是温的,有没有伤到你?”

        “殿下,我又不是面揉的,早就没事了。”程瑜瑾笑着坐在他旁边,说,“想来想去我没有什么好送殿下的,就只能做些吃食聊表心意。长寿面一碗只有一根,绵长不断,长寿长福。愿殿下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李承璟眼睛里全是星光,看着程瑜瑾的目光温柔极了“你的心意我知道,你现在还在恢复身体,这些事情不必你来动手,交给下人就好了。”

        “那怎么能行。”程瑜瑾笑着,斜斜瞥了李承璟一眼,“我生日在十二月,两个孩子生日也在十二月,我们一家人只有你生在夏天。我当然不能委屈了你,不然像是我们三个在排挤你一样。”

        李承璟忍不住笑,眼中碎金点点,宛如星辰。

        李承璟吃完长寿面后,和程瑜瑾一起进内殿看明月明乾。他们身体日渐壮实,再也看不出刚出生时细弱的样子。李承璟抱了抱两个孩子,如实评价“李明乾他又胖了。”

        “什么胖。”程瑜瑾从箱笼里取东西出来,听到这话瞪了李承璟一眼,“孩子那叫胖吗那分明是健康壮实。”

        “好,你说的对。”李承璟将两个“健康壮实”的娃娃放到塌上,让他们自己爬着玩。他一转身瞧见程瑜瑾手里拿的东西,问道,“你拿了什么?”

        程瑜瑾侧坐在塌边,握住李承璟的手,在他手腕上系上五色丝线。

        “我记得我第一次知道九叔生日的时候,便是在端午。那时候我仓促间全无准备,只好为九叔送上一条自己编的五色丝线。他们说你生日恶,我偏不信。”程瑜瑾在背后打了个细细的结,抬起头笑道,“好了,九叔必长命百岁,折而不挠。”

        灯火温柔,给眼前一切都打上柔和的釉光。李承璟看着眼前细瓷一般的美人,不期然想起刚认识程瑜瑾那一年,她突然听到他生日在端午,吃了一惊,随后取出自己的五色丝索系在他手上,还专程开解他五月只是毒虫多,并非不吉利。

        李承璟当时就看出来了,程瑜瑾给他系的,多半是她自己的五色丝线。那样精致细腻,能让她随身携带的,必然是她给自己编的长命索。

        只不过当时话题起得突兀,程瑜瑾全无准备,只好拿出了自己的丝线圆场。没想到那条五色线成了红线,程瑜瑾不止将自己的祈福辟邪之物送给他,最后连自己也赔了进来。

        同样的场景,只不过景中人的心境已经完全不同。那时候,程瑜瑾对他而言还是一个挂名的侄女,而如今,已成了他的妻子,旁边还爬着他们的两个孩子。

        李承璟没让程瑜瑾的手退开,他反手抓住那双纤纤细手,问“你和孩子们的呢?”

        “他们俩早就系好了。”程瑜瑾指给李承璟看,果然,两个孩子脚腕上已有细细的丝线。

        李承璟问“那你的呢?我记得你不喜欢系在手上,那就是随身带着了?”

        程瑜瑾看了他一眼,磨磨蹭蹭没动。李承璟笑“你自己拿还是我来找?”

        ……流氓。程瑜瑾只好自己取出来,说“系在手上太孩子气了,我都多大人了,系了被人笑话。”

        “你才多大,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李承璟接过来,给她绕在手腕上,“本来就是个孩子,嫌什么孩子气?”

        这话程瑜瑾听了忍不住反驳“殿下,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吧,怎么对我总是一口一个小孩子。”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承璟煞有其事点头“也对。可能给你当叔叔当久了,总拿你当晚辈看。”

        程瑜瑾笑,作势去打他,李承璟轻松握住她的手,在灯光下细细欣赏她纤细白皙的手腕,五色丝线挂在上面,精致又艳丽“美人如玉,诚不欺我。”

        程瑜瑾想夺自己的手回来,抽了两次都不成功。李承璟的视线顺着纤手,转移到眼前人的脸上。程瑜瑾自从生产后调养十分精细,如今腰肢恢复如昔,胸和臀却比往日更丰盈。她皮相本来就白,现在增添了为人母的柔和,灯下宛如细瓷一般,莹莹生辉,美的让人心生妄念。

        李承璟手指在程瑜瑾手腕上打圈,程瑜瑾怀孕后,他们两个都是谨慎的性子,自然一点风险都不敢冒,再没行过房事。之后李承璟去江南赈灾,回来程瑜瑾很快临盆,产后程瑜瑾调养了好几个月,李承璟怕伤到了程瑜瑾的根基,不肯让她冒险,直到她产后三个月,两人才小心翼翼试了一次。

        这段时间朝中事一茬接着一茬,他们俩又足有许久没有行房。

        今夜,李承璟就有些意动了。他由衷叹道“瑜瑾,美玉也,果真人如其名,美玉无瑕。若往后日日如今日,岁岁如今朝,我就心满意足了。”

        程瑜瑾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在这样的目光中,又忍不住笑“你想就想,干什么要给自己找这么光辉的理由。”

        李承璟也笑,拉着她坐过来“可能是太子当久了,改不过来了。”

        李承璟正打算叫人将李明乾和李明月抱出去,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刘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殿下,急报。”

        程瑜瑾和李承璟对视一眼,都不由收了笑“何事?”

        “太后娘娘,薨了。”

        太后薨逝不是小事,程瑜瑾很快就换好了衣服,赶来慈宁宫。

        慈宁宫此刻哭声一片,宫女太监惶然无主,见了她齐齐下跪“参见太子妃。”

        程瑜瑾应了一声,沉着脸走入宫内。她进殿后率先去看杨太后,杨太后刚断气没多久,一动不动地躺在往常养病的床榻上,周围跪了一地的人,哀哀哭泣。程瑜瑾停在塌前,细微地闻了闻,发现香料已经换了。

        程瑜瑾放了心,也十分哀戚地上前探了太后脉搏,随后含泪跪下。

        这种时候宫里的变化就体现出来了,杨皇后得到消息反而比程瑜瑾这个太子妃晚,杨皇后跌跌撞撞跑过来,瞧见杨太后的身体,整个人都魔怔了。她上前探了太后鼻息,之后不想相信,又去看了太后瞳孔,直到太医在一旁低声提醒太后已经薨逝了,杨皇后才如遭雷击般,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恸哭出声。

        杨皇后哭声哀戚,简直说得上撕心裂肺,一听就知道是真心哀痛,毫无掺假。过了一会,皇帝也在李承璟的陪同下过来了,见着杨太后的尸身,皇帝叹气道“子欲养而亲不待,太后这就去了。吩咐礼部,准备太后身后事吧。”

        杨太后的丧礼极尽哀荣,内外命妇全部入宫哭丧,杨皇后尤其悲痛,哭得死去活来。太后出殡那天,杨皇后哀痛过度,直接在灵堂上哭晕了过去。

        可不是晕了么,杨太后一死,皇帝再无顾忌。刚出了太后头七,钟皇后一事就定案了,杨甫成其妻因为谋害先皇后,理当斩首示众,念在其生育了杨皇后,皇恩浩荡,赐其全尸,着杨氏饮鸩酒而死。

        而杨首辅管妻不力,教孙无方,私德有亏,撤去首辅之位,念在其多年功勋饶过一命,但是没收全部家产。其子杨世隆,同样削官为民,永世不得复用。

        窦希音也被牵连,褫夺王妃封号,贬为平民。窦家见势不对,赶紧将杨妍休弃,忙不迭把人扔回杨家去。

        杨太后已经下葬,但是杨皇后还是恹恹的,仿佛彻底失去生机。杨皇后如今确实没什么盼头可奔,杨家一夜间就倒了,父兄贬为平民,所有财产充公,连路上的盘缠都没有。而她的母亲死了,姑姑死了,姐姐被休弃,外甥女没名没分,连妾室都不如地寄居在寿王府。

        树倒猢狲散,曾经巴结着杨家的人,如今一个个避之不及。而杨皇后自己,也面临着废后危机。

        二皇子跪在乾清宫前,请求皇帝看在杨皇后替皇家开枝散叶、生儿育女的份上,饶杨皇后一命。皇帝大怒,让二皇子回去闭门思过,二皇子认错,却纹丝不动。

        他依然跪在乾清宫前,不吃不喝,太监偷偷塞过来的软垫也不要,就那样结结实实地跪着。儿子毕竟和女人不同,之前杨皇后来求情的时候,皇帝看都不看,如今换成二皇子,才跪了没一会,皇帝就不忍心了。

        等到日头正中、最磋磨人的时候,皇帝从乾清宫里出来,叹了口气,让太监给二皇子撑伞,扶二皇子起来。

        二皇子随着皇帝进殿,他在御书房内又跪了很久,为杨皇后求情。皇帝最后没有表态,只是挥手让人送二皇子回府。

        李承钧从乾清宫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李承璟进殿。他们两人在台阶上,一个上一个下,擦肩而过时,李承钧停住,对李承璟说“长兄,你的仇已经报了,杨家沦落至斯,母亲也成日以泪洗面,你还要如此咄咄逼人吗?得饶人处且饶人,莫非,你非得把母亲逼死才甘心?”

        李承璟停住,侧过身,隔着两个台阶,低头看他“我咄咄逼人?我将人逼死?”

        李承璟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轻轻挑了下唇角“可是,我的母亲,却已经被他们逼死了。你这个从小被人捧在手心、坐享一切利益的天之骄子,和我谈得饶人处且饶人?”

        李承钧说不出话来,他后退一步,对着李承璟长长作揖,手几乎碰到台阶“太子殿下,兄长,是我的母亲和外祖父对不起你,我代长辈请罪。你有什么气有什么恨,冲着我来便可,请放过母亲。”

        李承璟没有理会,他无喜无怒地转过身,继续朝着坐落在汉白玉高台上的乾清宫走去,眼中一丁点感情都没有。

        “冤有头债有主,你有什么资格,代母受罪?你代替你的生母,那谁又来替我的母亲受罪?”

        李承钧惊讶地抬头,看见李承璟缓慢雍容,拾阶而上。他步步朝着象征全天下最高权力的乾清宫走去,似乎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李承钧再也忍不住,朝上追了两步,问“所以,你还是不肯收手了?”

        李承璟已经跨上最后一阶台阶,站在高台上,没有回头,淡淡说“孤还是那句话,是非对错,人情因果,全交由律法处置。”